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作者文章列表

張天鈞

臺大醫學院內科名譽教授、兼任代謝內分泌科主治醫師 專長:甲狀腺疾病、甲狀腺眼病變、內分泌疾病

共發表 107 篇文章

張天鈞/末代皇帝與故宮

2013年,到北京故宮一遊,發現北京故宮有很多烏鴉。傳說中,中國清朝皇太祖努爾哈斥曾經避難於有烏鴉的山洞中,敵人認為山洞...

張天鈞/疫病的紅色狂想

最近武漢病毒性肺炎(簡稱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將人心打到谷底,根據衛生福利部之通告,個案臨床表現主要為發熱,少數病人呼吸困難,胸部X光片呈雙肺浸潤性病灶。全球確診例迄四月底止共計3,193,886 例,而死亡病例227,638人,知名人士如湯姆漢克斯、英國王儲查爾斯王子亦染病,而日本知名諧星志村健,更因新冠肺炎致死。

張天鈞/如何使圖畫更美麗

自從車子給女兒開以後,每個假日,她都會想新的景點,開車載我們去玩,這次她想的點子是到礁溪的艾德堡。沒想到車子一上高速公路後就大塞車,沿路走走停停,只到坪林就花了兩小時,因此先是打電話延後用餐時間,後來只好取消。

張天鈞/魯蛇也有美麗人生

很多時候,人生未必能照計畫走,也許你做了充足準備、對即將到來的未來蓄勢待發,但很可能就在一轉瞬的不如意中,成了永遠扼腕的遺憾。能否從錯誤中學習、從失敗中再次站起,成了人生的關鍵。印度電影「萬萬沒想到」(Chhichhore)描述的即是這樣的故事。

張天鈞/由「海獸之子」談人工智慧

2019年5月初,以陽明山拍回來的繡球花為靈感作畫,畫到最後的結果竟然是這樣。為何這樣說呢?主要因為圓滾滾的繡球花,像極了「水泡」。沒想到最近看了電影「海獸之子」,而聯想到此作品。

張天鈞/抽象畫與人

日前到基隆潮境公園一遊,我用特殊手法留下當日用餐時,該餐廳給我的印象(見圖)。從圖畫得知,與寫實已有一段距離,開始進入抽象的世界。

張天鈞/退出職場 走進自然

因為退休了,閒著也是閒著,沒事就和內人到處去逛,或是看看電影。由於自從骨折後,車子就交給女兒開,由於車子已開了十多年,馬力雖大卻故障頻頻,內人覺得危險,因此最近買了部新車給女兒開,女兒不僅開車小心,遇到假日,就會開車載我們去玩。

張天鈞/一場生命的豪賭

最近因為退休了,閒著也是閒著,沒事就和內人到光點臺北看看電影。最近看了一片很有水準的影片,劇情與器官移植有關,特地為大家介紹一下。

張天鈞/再會吧!北投 粉味年代 純純的愛

「再會吧!北投」是我最近看過最精彩的戲碼之一。本來我就喜歡陳明章的「追、追、追」曲子,特別是唱卡拉OK時。這次承蒙名聲樂家簡文秀女士和其夫婿億光電子老闆葉寅夫之邀,到國家戲劇院觀賞「再會吧!北投」的表演。

張天鈞/心的自由與美感

有一天,我畫了一張圖。這是描繪孔雀的作品,主因班上的群組目前正在熱烈的貼孔雀的圖。由於過去我曾畫過很多孔雀,因此想著如何畫出比較漂亮的圖。

張天鈞/追求健康的長壽 「喝茶」是日本長壽村的祕訣

今年某個星期天,攝影大師馮營科先生開著他新買來的車子,載我們參觀他在尖石鄉買的一塊地。在尖石用餐時,有隻貓睡在旁邊的長椅上。由於不習慣該餐的飲食,吃飯時我對這隻貓反而比較感興趣,回來後就畫下牠的身影。

張天鈞/找到天賦 還需勤灌溉

根據今周刊的文章,在人類社會中,天賦是個存在已久的概念,「天生我才必有用」、「行行出狀元」、「因材施教」等相關辭彙,大家都耳熟能詳,但如果真探究起天賦的確切意涵,卻很少有人說得清楚。《未來Family》彙整出關於天賦的六大常見問題,並且從教育權威專家肯.羅賓森(Ken Robinson)等的研究中,試著找出答案。

張天鈞/長期離開工作崗位後,如何迅速復位?

雖然在生病後,才知道平常累積的病人真多,因為到處都有病人或其家屬說「過去得到我的照顧」。也因生病了,有病的器官因為失常造成的不變,才會了解其存在,以及帶來的困擾。例如這一次右大腿骨折,就是很好的例子,讓我彎腰撿東西時都會疼痛,真切感受到它他的存在。

張天鈞/當醫師變成病人 走出復健病房靠的是信心

【什麼是氣色?】 這一次,在休息了數個星期後,很多人都說我氣色好多了。我就想,什麼叫做氣色呢?其實,我們稱讚某人很有精神,叫做氣色好,那什麼叫做氣色不好呢? 我在門診診斷甲狀腺疾病通常做的診斷很少

張天鈞/當醫師變成病人:復健讓我學會不急不急

【溜狗篇】 我因長年睡不好覺而服用安眠藥,這一次,因服用某快速作用又短效的安眠藥,而在睡夢中半夜起床作事,造成大腿骨折,沒想到這樣一來,住院期間反而有了深思的機會。 由於骨折的關係,必須等骨頭長好

張天鈞/當醫師變成病人:手術台上 其實還清醒著

無痛性健康檢查,例如大腸鏡檢查,已是現代的熱門趨勢,因為大家一般都認為這種檢查,會讓病人減少疼痛的恐懼。例如無痛性分娩,就是很熱門的議題。

張天鈞/你吃的海鹽含碘嗎?

有一天,收到泰國好朋友寄來工人穿衣服在鹽田辛苦工作的照片,我跟他說,若能換成打赤膊的會較好,沒想到後來收到的還是一樣,心裡就想,不如畫給他參考,還比較容易。於是拿起畫筆,在畫布上畫了起來。剛好那時科主任在某飯店宴請工作人員,我因下午有門診,怕太累而沒去參加。而他用傻瓜相機拍的金門蜂虎照片,找不到知音欣賞,就寫信給我,於是牠就成了鹽田工人勤奮工作的獨特背景。

張天鈞/繪畫與醫學

我在上課時,時常會教醫學與藝術;寫文章時,也常先介紹一位藝術家的生平,然後以其相關醫學知識做總評,把這兩種知識串聯起來。這是少有的,因為其跨領域性,因此大家一定很好奇,我是怎麼辦到的?

張天鈞/我們需要什麼樣的看病方式?

我的老師王德宏教授講過一句話:「醫療制度最不能管。」但我們卻有號稱傲視全球的健保制度。退休後,可說是自由球員,從最昂貴的自費門診,到俗又大碗的健保我都看過,因此有經驗來談談利弊得失。

張天鈞/高美館╳泰德美術館 窺見《裸》之藝術

記得多年前到高雄市立美術館參觀時,那時正好展出早期雕塑家黃土水的作品,其中許多收藏是我同學的父親──也就是台大醫學系的校友和「醫師之像」的雕塑者提供的,於是問他們,如何買到介紹這些展覽品的書?他們說只剩這本,要買不買隨你,雖然將就了點,也只好買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