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lorem ipsum dolor sit

好食課/喝咖啡怕骨鬆?科學證據教你怎喝才不用怕

台灣的咖啡市場越來越蓬勃,每天來上一到兩杯咖啡已是家常便飯之事,但是大家對於咖啡都存在許多的健康疑慮,像是常喝咖啡會不會上癮?咖啡會不會導致心悸,今天好食課要破解的迷思,就是要一個一個破解有關咖啡導致

lorem ipsum dolor sit

優照護/照顧年邁父母一定是女兒的責任嗎?

蔡碧倩(化名)是位獨身女性,在外商工作近十年,能力受上司賞識,時常外派到其他國家考察,或代表台灣分公司到亞洲區總公司開會。對她而言,工作不僅為了謀生,更是肯定自我的最重要方式,這種生活卻遭到了嚴重的挑

lorem ipsum dolor sit

潘懷宗/連呼吸都會胖? 研究告訴你是真的!

常聽到有人調侃自己,無論用何種方式減重,總是瘦不下來,說是「連呼吸都會胖」,以前總將這句當成玩笑話,現在,一篇最新的科學研究證實這句話竟然是真的,完全顛覆你的想像!一般人的觀念中,肥胖多半是由飲食不當或缺乏運動所致。但是,美國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2017年7月份發表在美國化學學會(ACS)《環境科學與技術》(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期刊的研究報告指出,家中灰塵含有干擾內分泌的環境荷爾蒙,也會間接造成人體肥胖。

lorem ipsum dolor sit

李偉文/人人都該寫回憶錄

大部分人都以為寫回憶錄是曾經在商場或政界叱吒風雲、引領風騷的藝術家或發明家的專利,像我們這樣庸庸碌碌平凡的上班族,有什麼值得述說的歷史?

lorem ipsum dolor sit

吳佳璇/積存與父母相處時光

2018年3月底,台灣悄悄跨過高齡社會門檻,65歲以上老人超過全人口14%。兩位重量級女作家也不約而同在這個時間點發行新書,談自己近來與老病父母同居的生活。

lorem ipsum dolor sit

醫院也瘋狂/我來掛急診 為什麼不是先來先看?

陳亮恭/看人工智慧 改變醫療未來

陳亮恭

夜半病患病情變化時,常需急做心電圖,緊急時刻,醫師若能找到一台新式心電圖機去檢查,心裡頓時會踏實許多。

陳亮恭/不需抗老化 而是抗老態

陳亮恭

唐朝詩人李端在「贈薛戴」中寫到「交結慚時輩,龍鍾似老翁」,詩中所謂的「龍鍾」.依照「廣韻」解釋,乃是一種竹子的名稱,用以形容年老之後如竹之枝葉搖曳,不能自禁的樣貌,之後作為形容人衰老後行動不便的詞彙。

陳亮恭/長照人力不足 有錢也難幫

陳亮恭

為推動長照2.0,政府頂著鋼盔提高遺贈稅調高菸稅,原本預期增加三、四百億元經費,最後僅收不到兩百億元。許多人擔心長照費用不足,我很早就說錢應該花不完,暫時不必擔心經費缺口。

台中白茫一片令人震驚 陳亮恭:空污不只影響呼吸道

陳亮恭

我的老家靠近台中港,雖然從小搬到台北,每年總會回台中掃墓。不記得哪一年,看到幾根煙囪高聳入天,且沒看到排煙,那時的我看著藍天白雲,覺得掃墓時焚燒金紙與草木的煙霧更為嗆人。

陳亮恭/低薪、血汗…剩小確幸的醫護困境

陳亮恭

從機場回家的路上與空服員朋友聊天,談到空服員的勞動權益與薪資,對於他們工作的辛勞,心有同感.這些因應工作狀況所提供的薪酬,很大比率是全民買單。然而,當我詢問她因應相似的勞動狀況,落實醫護人力納入勞基法的政策,醫療成本將顯著增加,健保費很可能也將大幅增加,她卻憤憤不平:「怎麼可以這樣!」但對比空服員爭取勞動權益的狀況後,她便語塞了。

陳亮恭/對長輩付出關心 就是高齡友善社會嗎?

陳亮恭

我住的社區有一個負責環境清潔的阿姨,我常在倒垃圾的時候遇到她,她每天總是爽朗的問候我,當我低落的時候,阿姨還會跟我說:「今天怎麼沒元氣啊!」這爽朗的陽光阿姨,雖然她的工作有點粗重,也總忙進忙出的。

陳亮恭/老不是病,翻轉思維的起點

陳亮恭

陳阿嬤自從做完年度健檢後就悶悶不樂,整分報告充滿了許多紅字,檢查的醫院一共推薦她到八個科就診,看著這些數字,她實在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按圖索驥逐科求診,花了二個月看完後心情更加低落了,數不清她一共被安上了幾個病,只知道她一轉眼間變成了一個用疾病與藥物寫日記的人生,往昔生活變得紊亂,跑醫院的頻率與所耗的時間奪去她平日的活力。

陳亮恭/高齡照護的精準醫療

陳亮恭

「老化」是簡單兩個字,但卻代表複雜的過程,社區一般的健康老人中約有五成具有身體活動能力的衰退,雖然並未進展為失能,卻是失能高風險的長者;此外,社區中也有三成以上長者自覺記憶衰退,雖然這些長者不見得演變成失智症,但也可能是認知衰退的重要指標。傳統上,研究身體功能衰退與認知衰退的人常是獨立進行,殊不知,有一成多的長者在很早期時就同時具有身體活動與認知功能的衰退。「老化」這麼簡單兩個字代表的意義卻如此複雜,也難以用簡單的方式解決。

陳亮恭/長壽的「風險」 不僅僅在於錢

陳亮恭

自古以來,長壽就是人類追尋目標,人類歷史上99%以上的時間都處於平均餘命約40歲的時代。近兩百年,我們成功地接近了古人的夢想,平均餘命由40歲逐漸突破80歲,邁向90乃至於百歲。然而,快速劇變的人口結構,對整體社會也產生全新風險,新政府上任以來處理的年金改革、長照2.0與健保制度調整,都在因應長壽現象的社會風險。越晚處理,緩衝空間就越小,對人民的直接衝擊越大。

陳亮恭/銀光經濟─高齡化社會的解方

陳亮恭

人口快速高齡化帶來許多挑戰,一直有人將之視為機會,也有人認為以高齡者作為經濟發展的目標不恰當,特別是照顧相關服務,商業化可能帶來負面影響。然而,銀光經濟實際上應有機會改變社會快速高齡化衝擊。

陳亮恭/當長照變成特許行業 民眾權益何在?

陳亮恭

長照2.0試辦計畫敲鑼打鼓推動至今已數個月,各項問題如雨後春筍般冒出,雖說試辦計畫本質上就是在建立模式與發現問題,但由於試辦計畫製造更多的問題,反而憑添困擾而折損推動效能。長照服務法將於今年六月正式上路,也就是說,全國的長照服務將在這部法的架構下運作,而現階段推動的長照2.0試辦計畫與長照服務法之間有不少適法性的疑慮。

陳亮恭/在地安老 地方政府出手吧

陳亮恭

台灣高齡者的照護目標是以發展「在地安老」的方向為主,也就是高度強調社區與居家服務的重要性,這也是全世界的主流想法。因此,地方政府的角色便更為吃重,財務狀況較為理想的縣市有許多可以發揮的空間與創意,以滿

陳亮恭/長照2.0納失能預防 美意行得通嗎?

陳亮恭

政府推動長照2.0,強調向前延伸做失能預防、向後延伸做居家安寧。這是非常宏觀的策略思維,但規畫邏輯矛盾、思慮欠周,使一番好意變得騎虎難下。身為國內發表最多衰弱相關研究團隊,有些事情實在不得不說。

陳亮恭/別再說芬蘭人死前兩周才臥床了!

陳亮恭

2008年,公視報導了芬蘭佑華斯克拉的活躍老化方案,內容提及積極運動的長輩期望可達到死前兩周才臥床的目標。「死前兩周才臥床」自此暴紅,各界競相引用,不管民間或學者,乃至於中央到地方官員,甚至是主管高齡相關業務的官員也都以此為根據,闡述國人在死前依然有很多年(常常說是8年或10年)臥床的狀態,顯見國人對於高齡議題欠缺關心。這幾年來如出一轍的說法,讓我一方面高興政府重視高齡議題,一方面卻滿心疑問。

陳亮恭/社區在地化服務 盼長照2.0烹出好菜

陳亮恭

議論許久的長照2.0終於上路,然而許多服務與問題並沒有一覺睡醒而改變。長照2.0的政策中帶有許多的創新規畫與政策目標,自然也非一蹴可幾,然而政府確實跨出了重要的一步,希望能穩健的邁向正確的方向。

陳亮恭/高齡照護 中年就要開始

陳亮恭

常有人問我,老年人問題這麼複雜,疾病多、照顧問題多、家庭問題也多,到底要怎麼做才是最重要的?多看醫師?多吃維他命?多運動?注意飲食?每天都有不同的訊息在網路與通訊軟體流傳,到底哪個才是對的?

陳亮恭/忽略產業化 恐走入死胡同

陳亮恭

長照以生活照顧為主體,但醫療攸關生活品質。長照個案多因慢性病造成的失能所致,原本的醫療狀況就極其複雜,失能之後,照顧難度更是倍增,純以醫療眼光切入長照絕非好事,但罔顧醫療對於長照的重要性,卻可能犯更大的錯誤。唯有整合醫療、長照、保健與復健,充分落實在地安老的目標,避免反覆就醫與住院,又因住院加重失能,造成健保與長照的雙輸。

陳亮恭/若生命只剩一年,你選擇積極醫療還是痛快過活?

陳亮恭

張太太陪同近90歲的先生長期在門診追蹤,張先生是位退休醫師,對健康有很多的想法與目標,對於醫療的建議他始終彬彬有禮的配合。張太太除了照顧先生與遊山玩水之外,平日以製作手工餅乾為樂,每次門診都會帶著她製作的手工餅乾來,尤其是食安風暴時,她總是不忘提醒我吃她的餅乾而少吃外食。

陳亮恭/年輕新血投入長照服務的誘因

陳亮恭

日前去了趟日本,到東京近郊的柏市,參訪被視為日本超高齡社會解方的社區,對於整合產業界、學術界與地方政府所推動的高齡社區有進一步探討。其實,柏市的相關計畫早有耳聞,過去也與幾位主要規畫者交流,這一趟令人印象深刻的不是硬體,也不是財務設計,而是在柏市工作的年輕人

陳亮恭/2028,台灣人口結構大失衡

陳亮恭

台灣人口的快速高齡化已非新議題,2025年台灣將成為全球少數的「超高齡國家」(老年人口比率超過總人口數20%),2010年台灣老年人口約占總人口數10%,2025年將倍增至20%,人口老化速度比起日韓都來得快。人口結構改變帶來很多獨特挑戰,政府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有效策略。

陳亮恭/健康老化 你需要這兩種醫師

陳亮恭

兩千多年前西方醫學老祖宗「希波克拉提斯」除了寫下醫師誓詞外,對於健康的許多觀察至今依然正確,他的醫療理論大力主張疾病的復原,主要來自大自然賦予人類內生的能力,醫療只是輔助角色。他也對醫療角色有些觀察,留下「偶爾治癒、時常治療、總是安撫(Sometimes cure, often treat, always comfort)」的名言。

陳亮恭/高齡化社會的醫療解方

陳亮恭

10年之間 高齡醫學崛起

陳亮恭/2025無齡世代 台灣準備好了嗎?

陳亮恭

我國人口高齡化趨勢高居世界領先群,推估2025年便成為「超高齡國家」,亦即65歲以上老年人口達總人口數20%以上,台灣老年人口比率從2010年的10%,僅耗費短短15年就將此數字推高一倍至20%,實在是另一個台灣奇蹟。

陳亮恭/失智長輩送機構=不孝?

陳亮恭

罹患失智症4年的洪媽媽,近來症狀日漸加重,陸續出現各種精神症狀,家人必須輪流向她自我介紹,才能提醒洪媽媽記得家人。至於四處投訴在家受虐待或報警抓孝順女兒的事件,更是稀鬆平常。

陳亮恭/半年看病90次 醫師害他被健保罰?

陳亮恭

初診的九旬老翁帶著妻女,無奈地在診間坐下,女兒一副憤憤不平的表情,好像有許多不滿要訴說。老翁拿出一張紙來,原來是他被列為健保門診高度耗用的對象,今年上半年門診逾90次,建議他到高齡醫學整合門診來接受整合照護。

陳亮恭/老伴與你的健康關係

陳亮恭

門診中見過形形色色的老夫老妻,幾十年婚姻生活的互動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從他(她)們的婚姻關係也牽涉到病患的健康狀況,不單純是家務事而已。

陳亮恭/失智照顧 不是有愛就能達成

陳亮恭

失智症照顧是大學問,過去研究指出,若考量病患生活品質與照顧成本,輕度失智患者以社區居家照顧模式為佳;中度失智症,機構式照顧是較佳的選擇。

陳亮恭/照顧高齡者 隨身心變化開藥方

陳亮恭

近年來,國際上有許多針對高齡者的醫療研究,結果讓許多人跌破眼鏡,這些結果在不同研究被反覆驗證,進而改寫醫療服務模式上的標準,這樣的現象被稱為「反向流行病學(Reverse Epidemiology)」,也就是一反過去認知,連專業醫師都看不太懂,如何讓一般民眾解讀?

陳亮恭/潛在不當用藥 增老人跌倒風險

陳亮恭

林婆婆平日身體硬朗,因感冒與慢性濕疹,加上嚴重夜間搔癢就醫,醫師看診開立5、6顆藥物,擔保一定改善。

陳亮恭/生活大於健康 健康大於醫療

陳亮恭

健康照護與資通訊是我國兩大重要且發展領先的產業,因應人口快速高齡化的未來及遠距照護需求,兩者相互結合,從命理合婚的眼光來看,理應是八字六合的一對佳偶,怎麼到現在卻還看不到璀璨成果?

陳亮恭/長照服務的靈魂人物:照顧管理專員

陳亮恭

陳先生自從中風後,在醫院接受了一連串的治療與復健後,即將返回家中。可是,家人對於後續的居家照顧服務,與家中無障礙環境等等的事情,沒有一件放心的,因此也遲遲無法放心出院。雖然醫院建議他可以去住護理之家,

陳亮恭/高齡多重問題 光吃藥不能解決

陳亮恭

我國高齡民眾一年就醫次數近30次,有四成因慢性病長期就診,當中的四成服用5種以上慢性病用藥,其中一成長期吃近10種藥物。

陳亮恭/長照當中的醫療服務

陳亮恭

以使用者角度打造制度 多年來的高齡醫學臨床實務服務,病患與家屬給了我很多的直接回饋,讓我發現健康照護體系設計上的矛盾,其中最明顯的一個部份就在於醫療與長照體系間的互動。 這是一個講不完的故事,

陳亮恭/長照制度的財務穩定:日本經驗看台灣

陳亮恭

在經歷了數年的爭議之後,我國長照終於見到曙光,長照服務法通過之後,長照保險法也送進立法院審議。不過,談到財源才是更大的挑戰,包括「稅收制」與「保險制」的爭論,與預防未來資源浪費的設計等等,這其中的爭議

陳亮恭/人口老化的創新思維 不能等!

陳亮恭

我國人口老化速度之快,高居世界第一,但這個第一與亞洲其他國家相去無幾,我在韓國開會的時候總聽到韓國學者說他們人口老化速度是世界第一,數字上看起來也是如此,相去不多。

陳亮恭/照護失智爸爸 「他怎可忘了我!」

陳亮恭

失智症患者認知功能的逐漸退化,是一件令人傷感的過程,而認知功能的衰退不僅是記憶的流失,時常還伴隨著判斷力與抽象思考能力的退化,整體組合起來就變成一幕幕令人難以應對的紛爭。

陳亮恭/防癌有「秘笈」 防老也需要

陳亮恭

人口老化是全世界共同的趨勢,而所有的慢性病與老年人常見疾病,也都伴隨著這個趨勢不斷上升,不過,近年來大家也同時觀察到,癌症的發生也居高不下,偶有人會說癌症的發生與人口老化有關,但這個關聯真的存在嗎?

陳亮恭/自己長輩自己顧 非得靠外籍看護?

陳亮恭

猶記政府開放外籍看護協助照顧家庭失能長輩,政策剛上路之際,巴氏量表的門檻是35分,幾乎重度失能的臥床個案,大致都能通過。但後來逐漸變得複雜,有些從沒見過的病患,竟也要求我開立外籍看護申請表。

陳亮恭/尊嚴vs.灌食 重度失智患者的照護挑戰

陳亮恭

陳小姐的父親失智多年,逐漸進入重度失智階段,家人近年陸續從國外返家陪伴,全家人都希望父親循著有尊嚴的照護模式,走完人生最後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