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張天鈞/心的自由與美感

2019-07-28 13:31聯合報 張天鈞

是未修改的(圖)
是未修改的(圖)
有一天,我畫了一張圖。這是描繪孔雀的作品,主因班上的群組目前正在熱烈的貼孔雀的圖。由於過去我曾畫過很多孔雀,因此想著如何畫出比較漂亮的圖。

結果是越想把它畫好越糟糕,因為太中規中矩的,反而畫不好,我想,為何會畫不好呢?當然,缺乏顏料是因素之一,因此就在群組留話說,「等顏料一來,我就可畫好。」沒想到有一位好朋友看到我第二天貼上網的圖竟然就說,「哇賽!真的很有感覺。」我回答,這圖是未修改的,這才是修改後的。另一位好友看了圖評論說:「好久沒欣賞到張醫師的鉅作了,這隻充滿孤傲的孔雀,以他的自信,在色彩繽紛的群花中相互媲美。如同張醫師在名醫環繞的台大醫院中,始終是醫神一樣。另,此幅畫之風格,有點像象徵主義─魯東的筆韻,值得喝采!」

這才是修改後的(圖)。
這才是修改後的(圖)。

過了一天,我再貼上修改後的圖。沒想到我的女兒竟然跟我說,啊!不一樣了……雖然也是漂亮,可是原來那張不見了。我知道她不好意思說,但我知道她真正的想法。

過了一天,我再貼上修改後的圖(圖)
過了一天,我再貼上修改後的圖(圖)

因為描繪自然,就要注意自然之美,注意光影和顏色變化,但這就像臨摹一樣,談不上創作。如同克利作品的理論根據所說的:「1924年左右,克利記下了他對於藝術的想法,並於翌年在包浩斯出版社以筆記(Notebook)形式,英文出版,書名為《Writings on Form and Design Theory》,對現代藝術十分重要,就好比達文西的《A Treatise on Painting》對文藝復興的貢獻。」

該書能夠指引畫家如何尋求新的表達方式。克利一拿起畫筆,便極端的自由奔放,進入奇思遐想的即興創作之中,這種作品無法被模仿。他一直認為人們努力去畫一幅畫,是不合邏輯的。他說:「人們在學習,在通過尋找本源去認識某種事物,去研究可見物的史前形象。然而這還不是高水準的藝術,因為神祕是在高水準之上才開始的。」克利進而認為:「直覺是絕不可能被替代的。」他經由靈感來發揮詩情畫意。「通過回憶而變成抽象。」

他在日記中這樣寫道:「最近二十年中,沒有任何畫家在作品中表現出如此神祕的相識、銷魂,和帶有如此稀有的激情。」也就是說,直覺──亦即「心的自由」相當重要。這也就是趙無極作品吸引人之處,因為他就是本乎心的自由自在進行創作

張天鈞
醫師公衛

張天鈞

臺大醫學院內科名譽教授、兼任代謝內分泌科主治醫師 專長:甲狀腺疾病、甲狀腺眼病變、內分泌疾病

延伸閱讀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