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張天鈞/繪畫與醫學

2018-10-07 11:08聯合報 張天鈞

我在上課時,時常會教醫學與藝術;寫文章時,也常先介紹一位藝術家的生平,然後以其相關醫學知識做總評,把這兩種知識串聯起來。這是少有的,因為其跨領域性,因此大家一定很好奇,我是怎麼辦到的?

其實我自幼就喜歡畫畫,因此若問我是什麼時候開始繪畫的,這是很難界定的,若是指繪畫的工具,則比較容易。例如畫家林惺嶽在其傳記就提到,喜歡油畫那種厚重的感覺,但受限經濟因素,因此就用水彩來表現,以致讓老師­­­­馬白水先生罵:水彩沒有水的感覺。

的確,若用工具來分,繪畫時間的界定就容易多了。因為我很清楚記得,當年考上丙組第二名,獲頒獎金5000元,因此突然富有起來,悉數購買油畫用具,關於這點印象是很清晰的。

您一定好奇的想問,既然那麼喜歡畫畫,為何不以此謀生呢?我以前就提到,日本知名畫家­竹久夢二曾提到「詩稿無法取代麵包」;也曾有人說過:「如果你是畫家,大家會希望你早死,以便作品升值;如果你是醫師,人家會希望你活久一點,以便好好照顧他們。」因此純靠當畫家維生,只有少數人可辦到,例如當年的席德進。大部分人還得教畫維生。

您一定也會問,您有畫室嗎?在哪邊?畫家只要能畫出傑作,並不一定要有什麼有派頭的工作室,例如羅蘭桑,只需椅子做靠背,就可畫。

不過最基本的配備,舉油畫為例,就必須有畫布、油畫顏料、亞麻仁油、洗筆液、畫筆,這些都不能少。

繪畫的用處很多,例如,神經外科泰斗庫欣,就曾勸他的學生多畫圖,因為用畫的比文字敘述的表達更清楚,例如挫傷。但在用電腦申報保險費用的現今,就很難了!

至於用繪畫陶冶身心,我看是不必了,因為醫學的取得曠日廢時,因此除非有很大的興趣,要能兩者合而為一,事實上很難。至於我,會將繪畫當成寫日記般,等於是生命歷程的紀錄。例如到阿拉斯加旅遊前後,同樣畫阿拉斯加,卻有全然不同的感覺(見圖)。

造訪阿拉斯加前(圖)後的作品,繪圖的風格感受明顯不同。 圖╱張天鈞提供
造訪阿拉斯加前(圖)後的作品,繪圖的風格感受明顯不同。 圖╱張天鈞提供
造訪阿拉斯加前後(圖)的作品,繪圖的風格感受明顯不同。 圖╱張天鈞提供
造訪阿拉斯加前後(圖)的作品,繪圖的風格感受明顯不同。 圖╱張天鈞提供

總之,從繪畫演進的歷史看來,用膀胱裝顏料,使顏料攜帶變方便,現代人寫生容易得多;而錫罐的裝載,更使畫圖變得容易。而由於科技的發達,寫生局限了我們的視野,但也有它本身的快樂存在。

此外,內心世界感覺的表達也是很重要的,這也是畫得寥寥數筆的常玉和莫迪里亞尼作品那麼受歡迎的原因。

張天鈞
醫師公衛

張天鈞

臺大醫學院內科名譽教授、兼任代謝內分泌科主治醫師 專長:甲狀腺疾病、甲狀腺眼病變、內分泌疾病

延伸閱讀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