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作者文章列表

呂建和

振興醫院資深公關
一雙眼,看著醫院裡每天上演的劇場。如流動的光影,這裡有哭、有笑、有爭執、有感謝,是一個情感激素最澎湃的場域。溫暖哀傷的筆調,帶你看到種種的病患樣態。歡迎來到白色舞台。

共發表 26 篇文章

呂建和/一顆蘋果的重量

她不知道她女兒已經死了,嚴格來說是她不相信。 帶著一顆蘋果來到女兒之前所住病房樓層,說要削蘋果給女兒吃。護士將她留了下來,但不敢告知她女兒已過世消息。社工將她帶至一處休息,把她女兒前天已死亡的事

呂建和/老爺爺人生的最後一哩路

九十多歲的老爺爺已是癌末,死亡,距他近到不過只一步之遙。 老爺爺的兒女們多次跟醫師要求,可不可以替老爺爺裝上鼻胃管,讓老爺爺可以活得久一點,但醫師始終沒有點頭答應。 老爺爺還清醒時,數度用

呂建和/只想再惹你生氣

老母親已九十一歲高齡,說來算長壽了,如果在這年紀辭世,可以說是一種喜喪。但,當醫師告知老母親罹患胰臟癌時,她還是很難接受也很自責,為什麼沒能早點發現,為什麼他們都忽略了母親對胃不舒服的抱怨。 與

呂建和/我們的愛,永遠得不到回報!

趙姐和黎校長倆人已逾古稀之年,兩人過半百後再婚,雖不是一路牽手至今,如今卻牢牢牽著彼此的手,互相扶持走向人生黃昏,不過他們還要再牽著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安安,一個四十多歲的自閉症中年大男孩,無法放手

呂建和/女兒的最後一滴淚

她一直想著醫生告訴她的話,要她慎重考慮是否關掉葉克膜,醫生也說如果決定這樣做,女兒將會在三分鐘內死亡。同樣地,醫生也告訴她,如果不關葉克膜的後果,會有一些嚴重併發症產生,腸胃道可能大量出血不止,甚至面臨截肢的命運,並且為了急救要全身插滿管子或電擊,最後還是會因為嚴重併發症在痛苦中死亡,默然中的她揪起了心,無法再想下去。

呂建和/拜別

她母親因胰臟癌開了三次刀,但此次卻無法再開刀,任何積極治療都是枉然,現在所能做的是減輕她癌末痛苦,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聽到醫師這麼說時,她的淚水潸然滑落。父親在她很小時便撒手人寰,母女一直相依為命,即

呂建和/小鎮的退伍老軍醫

在我兒時記憶裡,有這麼一位醫生在我家鄉開了一家小小的診所,而他與他的診所與二、三十年前這個窮鄉僻壤的小鎮,有著非常緊密的關連。我已經忘了這家診所與這位醫生的名字,但這位小鎮醫生的某些身影卻格外地清晰深

呂建和/鄉音老怪醫大戰稚嫩小鮮肉

臉色蒼白約莫二十歲年輕人來到一般內科看診,戴著厚著眼鏡的他走進診間時才匆忙把玩到一半的手機放口袋,坐在椅子上的他不斷動來動去,標準3C宅男樣,坐在一旁的護士像個偵探在腦海裡重組各種線索,愛吃肉的他不像

呂建和/敬你,最後一杯!

阿菊住進安寧病房,被醫生宣判剩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她曾很怨歎自己的人生,很不甘心,但此刻躺在病床上的她,卻突然覺得一切都無所謂了,一切都過去了,不,應該說,一個月後,一切都自然會過去,就算再不甘願不放手

呂建和/悲慘到不行的受傷就醫記

我受傷了!理由卻是羞於啟齒,因為聽到的人都幸災樂禍地笑了,真是一點同情心都沒有,不過說出來還真是丟臉!好啦、好啦,不賣關子,我是騎「鐵馬」(腳踏車)受傷的,還傷的不輕,難怪大家會露出誇張、大表不解的表

呂建和/女兒的小白紗

那椿意外事件後,她總是刻意忙得讓自己晚點回家,短短巷弄卻走得緩慢且漫長,用手指摩挲著泥灰的圍牆,粗糲尖凸的牆面在手指留下紅腫擦痕,卻一點感覺也沒有,她只是無意識地走著,希望如此疲累的自己,一回到家便可以倒頭就睡,沒有時間可以想任何事,也沒有時間在屋裡到處走動,因為這個屋子裡到處都充滿了回憶,每一個回憶就像一道傷痕,烙印在身體的各處,愈是甜蜜的回憶,傷口就愈深,深到骨子裡,痛徹心扉。

呂建和/為妻子作法的阿男

阿男是個換心人,每隔一段時日就要住院幾天檢查,每次社工師去病房探視他,總會看到一個婦人焦躁在病房內走來走去,不然就是進進出出的,阿男沒有太管她,或許阿男已習慣了別人對妻子的疑惑,還沒等社工師開口問,他就主動說那是他的妻子,並說起了一段久遠的故事。

呂建和/用蠟筆畫出來的爸拔

事情發生一年後,她要獨自一人帶著小女兒小靜到戶外走走,以前一家四口一起出遊的情景已不復追憶,所有相片已被無情大火吞噬,過往點滴是否能如實牢牢記腦海裡,她沒有把握。 要踏出久沒邁出的家門,她不知給自己

呂建和/紅雨傘女子?假的,眼睛業障重

很多醫師對鬼神之說,雖然嘴上都表示「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但他們心底不信的成份還是高過相信的,但有位向來鐵齒的醫師,自從發生了幾件親身經歷的事後,對世界上有鬼魂存在的說法,從此深信不疑。 某日帶

呂建和/荔枝的滋味

今年照例又收到好大一箱的荔枝,還貼心地把葉子全修剪掉,所以整箱裝得滿滿沈甸甸的,荔枝的果實不大,顏色也沒有很深,但卻特別地甜,據說這種品種的荔枝叫做「糯米糍」,吃起來有種特別的Q彈口感。 每年在

呂建和/一家人的愛,將悲痛轉化為永恆大愛!

短短一百公尺的路,他們走的那麼緩慢,只因為不捨得這麼快走完,但那扇手術室的大門卻已然被推開了。阿文的父親眼眶泛紅地最後再次緊握了阿文的手,阿文的姐妹們不敢大喊出聲,深怕驚擾已然沈睡的阿文,只敢牢牢地手牽著手,用淚眼目送他走上人生最後一段路。他們會記得那個憨厚的個性和笑容且永遠不忘把「謝謝」掛在嘴邊的阿文。他一定會同意他們為他的所做的最後決定,捐出他身上可用的器官,造福更多的飽受煎熬的器官等候者。

呂建和/她知道她不能老

其實她已經很老了! 一個滿頭白髮略顯駝背的矮胖婦人,牽著一個步態僵硬神情呆滯的年輕人。說年輕,也已有三十好幾了,然行為舉止卻彷若小孩。他在碩士畢業前夕出現了異常行為,去當兵沒多久發了病,整個人出

呂建和/未完的生日

 母親節前夕,小茹撥了通電話給母親。  母親望著來電號碼,嘴角漾起淺淺微笑。心想,這是小茹離家上大學後第一個生日,她一定是想要媽媽的祝福。母親一接起電話,還沒等對方開口,搶先說,「小茹,生日快樂!」

呂建和/一部沒有人坐的輪椅

他總是默默地推著一部空的輪椅,每天在醫院裡四處穿梭著,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奇怪的是,輪椅上從來沒有人坐在上面過,七十多歲高齡的他,並非不良於行,一雙腳算勇健,走起路來也還穩當,但他就是習慣推著

呂建和/再也握不到阿嬤的手

小蘋果來到阿嬤的病房,這幾乎是一年多來唯一一次的見面,她愣愣站在病床前看著阿嬤,小小年紀根本不知道阿嬤已深陷彌留狀態,昏迷比清醒時候多,醫生說離世可能就是這幾天了。 看護說這幾天阿嬤清醒時候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