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母親最後的那段時期,兒子都沒來過…「還好我有生妳!」

呂建和/一部沒有人坐的輪椅

2015-03-02 10:40聯合新聞網 呂建和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他總是默默地推著一部空的輪椅,每天在醫院裡四處穿梭著,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奇怪的是,輪椅上從來沒有人坐在上面過,七十多歲高齡的他,並非不良於行,一雙腳算勇健,走起路來也還穩當,但他就是習慣推著空輪椅,一把拐杖就這樣斜放在輪椅座位上,上頭還擺放著一只裝著水的保溫瓶,輪椅的把手上則綁著一台唸佛機,「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佛號聲從唸佛機裡不斷流洩而出。有時甚至會看到一個外勞跟在他身後走著,偶而遇到路障,外勞出手要幫他把輪椅推過路障,但他就是不願意她去碰輪椅,他很堅持要自己來。

原來,那部空的輪椅,是他病逝老伴生前所坐的輪椅。當她即將走到生命的盡頭,他再也無法牽著她的手一起走,他決定要當她的腳,用輪椅推著她四處走走。即使她再也無法言語,他也要告訴她,很幸運可以有她的相伴,因為有她的一路的扶持讓他的生命有了光采。

看到她眼角淌著溫溼的淚水,他輕柔地用指尖為她抹去,要她不要流淚,她咿咿呀呀地發出不成調的聲音,嘴角還掛著一串即將滴落的唾沫,他動作熟練地從口袋掏出一只她最愛的繡花手帕為她細細擦拭。

他推著她在清晨的薄霧中走著,訴說著他們已模糊褪色的年輕歲月;他推著她在明亮的日子走著,訴說著他們曾經快樂滿足的時光;他推著她在陰雨的天氣走著,訴說他們那段艱苦撐過來的日子;他推著她在昏黃的美景走著,訴說著他們走過同甘共苦的生活而一同扶持的點點滴滴;他推著她在寂靜的黑夜走著,訴說著他們已走到了白髮蒼蒼。

而如今,他唯一能為她做的,就是這樣默默地陪她走著,一步也不離開她,推著她不想讓他推為止。

某一天的夜裡,點點繁星高高地掛在天空上,他靜靜地推著她散步在花園裡的小徑上,園子裡的桂花樹散發著很濃郁很濃郁的香氣,沿著步道走著走著,桂花樹的小小白色花朵香氣四處飄散著迎面撲鼻而來,他突然發現他今天的情感特別濃烈,他很想很想對她訴說,他對她一路走來互相扶持的感謝,也想對她訴說他對她的愧疚與虧欠,他好像從未這麼正式地表達過他心裡的感受,但他也覺得今天的黑夜好像特別地黑,甚至桂花的濃郁香氣裡也有種特殊的香甜味道。

正當他如此恍惚地想著想著時,她的頭就這樣悄悄輕輕地枕靠在他的臂彎裡,她累了,她知道他這個老伴已是不小歲數了,她怕他再這麼地推下去一定會累倒的,也知道他總一天會因為她而被拖垮的,她不忍再讓他就這麼無止盡地推下去,她很謝謝他的一路相伴,如果沒有他,她的最後一段路一定會走得艱辛又孤寂,這次是她最後一次枕靠在他的臂彎睡著了,要牢牢感受他那濃得化不開的溫暖。

她走了,他知道她走了,但他要信守他的承諾,他要推到他走不動為止,雖然她已經不在了,他還是堅持要推著那一把空椅,因為他還有很多話還沒對她說完。

看著他遠走的背影,推著空盪盪的輪椅的手彷彿還顯得沈重,或許不願放手的是他,他需要她陪伴,即使她已不在了。

呂建和

呂建和

振興醫院資深公關
一雙眼,看著醫院裡每天上演的劇場。如流動的光影,這裡有哭、有笑、有爭執、有感謝,是一個情感激素最澎湃的場域。溫暖哀傷的筆調,帶你看到種種的病患樣態。歡迎來到白色舞台。

延伸閱讀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