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呂建和/女兒的盲人點字課

2015-05-11 13:29聯合新聞網 呂建和

父親傷痕下的秘密

小莉每次看到這張照片就感到無比心痛,那是某次她陪著檢查完眼睛的父親到日本料理店,小莉點了父親愛吃的握壽司,三個不同口味的美麗握壽司,就擺放在眼前桌面上,但小莉的父親幾乎要把臉貼近握壽司,才能看得出一點點食物的輪廓。她用相機留下了這一幕,回家後哭了好久好久,這一幕成了她至今心裡無法抹去的傷痛。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其實,小莉父親的視力不知從何時已開始退化了,但她父親個性很ㄍㄧㄥ,從來都不說,還是時常去打籃球,身體不時就都帶著傷回家,問他也問不出個結果來。只是近來他的視力逐漸退化到影響了日常生活,才向小莉及二個妹妹透露他眼睛看不清楚一事,到醫院檢查才知他的視力不只是退化問題,而是快完全看不見了。一眼的視野只存留一圈光,一眼的視力也只剩下0.4,原本健康的父親怎麼一下子就成了請領殘障手冊的身心障礙者。

更令人無法接受的事實是,醫師說父親的視力每年會下降12%,她們根本不敢告訴父親。但小莉卻在心裡默算著,父親完全喪失視力的時間,她眼眶泛著淚水不敢想信那個日子的到來竟是那麼快,父親就會成為所謂的「盲人」,而且是在觸手可及的不久未來,就算她再怎麼努力搖頭,也驅趕不了這個可怕的念頭。

留住最後一絲視線

小莉知道什麼樣的居住環境才是對父親最好,無奈自己和妹妹們的能力卻不夠給父親一個安全的居住環境,看著父親在家裡常常撞得左一塊瘀青右一處傷口,她只能默默地把自己的悲傷收拾起來,但她還是想為父親多做一點事。

小莉和二個妹妹討論後決定,趁爸爸還看得見的時候,要多帶他到處走走看看,讓他感受各種事物。其實無非是希望父親在完全看不見時,還能記得曾看過的各種景物,讓他在未來全盲日子裡還能回味曾經的美好,而每次父親也很努力去記住所看到的點點滴滴。他總以近到不行再近的距離,用僅剩的微弱視力,欣賞花的模樣和姿態,用雙手觸摸他所能觸摸的物品。也時常蹲下只為了與孫子同高度,可以仔細看清楚二個可愛孫子的模樣,不只要把他們看進眼裡,還要把他們牢牢記在心裡面,即使他看不見他們長大的帥氣模樣,但至少他可以永遠不會忘記他們小時候的可愛模樣。

努力維持生活的尊嚴

即使父親視力已惡化到如此地步,他還是有著固執一面,帶著父親出去時,常怕他會一不小心跌到或撞到人,因此不自覺下意識地會想要攙扶他,但父親卻還是堅持要自己走。因此每當看他不小心撞到東西時,她們也不敢說什麼還要裝作若無其事,但有時也會撞到人,父親總滿臉抱歉不斷向對方對不起,此情此景讓她們感到無比的心酸。後來,小莉就偷偷地跟二個小孩說,要他們去牽著阿公,但要說是他們想被阿公牽,也唯有如此父親才願意讓人牽著一起走,或許這是他僅有的一點點自尊心,她有必要小心替父親維護著。

愛從點字課開始

小莉報名了為盲人所開的點字課,不只認真聽講,回家及工作之餘,像小學生學寫字簿上有著不同點點數組合起來的各種點字形狀,她努力描點著,費力地要將像注音符號般的基本點狀背誦起來。她深怕學得太少太慢,還從網路上找了更多作業,只希望自己可以快點學起來,問她學著這幹什麼,不是應該她爸爸去學嗎?她說要她爸爸學可能太慢了,她也怕她爸爸心裡會受傷,所以她先把它學起來,再來慢慢教爸爸。

小莉知道她們不可能時時刻刻都陪在父親身邊,也請不起專人照顧父親,其實她也知道要父親學會點字談何容易,但她還是要一試再試,她沒什麼奢求,只要父親可以認得某些字彙就夠了,當父親想喝水時可以分辨冷熱水不會被燙到;當父親想要上廁所時,即使用不著再開燈了,也可以知道那一間不會走錯;當父親臨時肚子餓了,可以知道在那個抽屜有東西可以填一下肚子;當父親有突發狀況時,學會只按一個鍵就可以撥出電話找到她們;其實,還有好多好多的事她都還沒能想到。

現在她真的只有一個小小奢求,只求父親不要那麼快看不見,她還有好多地方想帶他去走走看看,讓父親在未來看不見的日子裡,有很多很多美好的事物可以反覆回憶,少點遺憾。但她知道,遺憾卻已永遠在她心中,無法抹滅。

呂建和

呂建和

振興醫院資深公關
一雙眼,看著醫院裡每天上演的劇場。如流動的光影,這裡有哭、有笑、有爭執、有感謝,是一個情感激素最澎湃的場域。溫暖哀傷的筆調,帶你看到種種的病患樣態。歡迎來到白色舞台。

延伸閱讀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