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呂建和/敬你,最後一杯!

2016-08-22 14:43聯合新聞網 呂建和

圖/Shutterstock
圖/Shutterstock
阿菊住進安寧病房,被醫生宣判剩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她曾很怨歎自己的人生,很不甘心,但此刻躺在病床上的她,卻突然覺得一切都無所謂了,一切都過去了,不,應該說,一個月後,一切都自然會過去,就算再不甘願不放手,呼吸停止的那一刻還是會到來,她望著天花板某個點,憶往的思緒就這麼模糊在她漸渾濁的淚眼裡,無聲地反芻即將被遺棄的一生。

十六歲花樣年華的阿菊和母親逃離家暴父親的控制,躲到一個熟人都找不到的地方,長年家暴陰影下,母親已無法面對陌生人,出外工作根本不可能,在經濟無依的狀況下,阿菊休學了,但生活總要過下去,她不是受誘惑而是在走投無路下當了陪酒小姐,她沒得選擇,沒學歷也沒一技之長,有的只是當時的年輕和不討人厭的外貌。

剛開始她沒能掙到錢,她會挑客人也不願被帶出場,常常繳了房租,就沒了生活費,為了生存,她不再挑客人,半推半就下,一次又一次被帶出場,生活漸漸得到改善,她開始學會封閉任何感覺,不然怎麼做下去,只是她還年輕,不到二十歲的她也渴望感情,無奈這種環境下怎麼可能遇到愛情。

有天,附近工地來了個年輕人,青澀模樣看到阿菊就會臉紅,她喜歡逗他,久了便產生情愫,阿菊渴望從他身上找到真情愛,夜裡常跑到工寮與他幽會,只要有時間她就花大錢和他上旅館。她漸漸離不開他,他也很聽她的話,開始有了與他共組家庭的想像,阿菊後來發現懷孕了,欣喜不已,急著去告訴他,他笑了笑,但感覺到他笑得勉強,或許是她的錯覺吧,只是沒多久後,他從工地消失了,沒有留下任何音訊地消失了,她像瘋子般瘋狂尋找,過了好長一段時間的魂不守舍,但卻仍抱著希望認為他最終會再出現,就這樣等到女兒出世了、過了滿周歲、上了幼稚園和小學,他還是沒有出現,阿菊漸漸死了心,她自我貶抑想說一個男人怎麼可能會愛上她這樣不潔的女人,阿菊決心封閉她的情感線,她的三個好姐妹也都勸她,不要再相信愛情了,賺多點錢才較實在。

她們說的沒錯,現在多了個女兒要養,開銷比以前大,即使厭惡了這種生活,阿菊卻不得不接更多的客人,只求給母親好一點的生活和把女兒養大。其實,這些年並不是沒有人對她表示好感,但她總認為好男人對她的好總有一天會變質,而客人對她的好更令她反感,雖然她從事這樣的工作,她卻看不起這些客人,不過有個大她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不一樣,他對她很好,每次來都不是真的要佔有她,有時她已寬衣了,他卻要她把衣服穿上,陪他坐坐聊聊就好。

這位中年男子已娶老婆,但在家裡卻完全沒有地位,形同入贅,老婆娘家有錢供他創業,如今事業小有成就,老婆儼然一付如果不是她娘家的幫忙,那有今天的他,處處盛氣凌人,生了個女兒,女兒也完全沒有把他放在眼裡,常說他是個沒有用的爸爸,阿菊很同情他,把他當成父執輩一般地尊敬。

有天,他被老婆趕出家門,又喝了多酒,阿菊成了他唯一的去處,阿菊從未看過他哭得如此傷心,抱著他細細安慰,他說出對阿菊的好感,吻了阿菊後順勢褪去彼此的衣服,就這樣阿菊打破了發下的誓言,不知不覺愛上了這個脆弱的他,用溫柔撫慰了他那顆受傷的心,他們的愛不炙熱卻溫暖,他對她的疼惜讓阿菊感受到從未有過的父愛,後來阿菊懷孕了,懷了個男孩,他高興極了,直說要離婚讓阿菊有個名分,阿菊也沈浸在對未來的憧憬裡。

只是這憧憬只維持不到半年,他老婆找到了阿菊,要她和他老公斷絕聯絡,不然就要告她通姦破壞家庭,阿菊原本還奢想至少給孩子一個名分,沒想到他老婆竟說連小孩也不要了,最好流掉,也不會給她一毛錢,令阿菊心碎的是,她跟她老公說一旦再去找阿菊,全部財產都不會給他並斷絕一切後路,她告訴阿菊,「我老公要我轉達他再也不會來找你了!」她沒有哭,阿菊不想在她面前哭。

阿菊生完小孩後,就把小孩交給她媽媽照顧,雖然她母親不時叮嚀她要常回家探望小孩,但阿菊一年回去的次數屈指可數,並非她不疼愛小孩,而是她覺得對不起小孩,她的工作也讓小孩蒙羞抬不起頭,買了很多東西給小孩,卻永遠搞不知道小孩的喜好,最後就能給更多的錢,小孩漸漸對她不親,甚至厭惡起她這個母親,甚至比從未見過面的父親還要嚴惡,所幸姐姐很疼愛小弟弟,會幫著外婆照顧這個同母異父的弟弟。

阿菊對感情已經完全死心,工作只為了賺錢,空洞的眼神是對未來的不期待,她生活快樂的時光,只剩和好姐妹們一起吞雲吐霧、喝高梁,配上花生米,幹譙生活的五四三,後來酒愈喝愈多、菸愈抽愈多,她聞著手指的焦油味,麻痺生活的艱辛,那是阿菊唯一真實感受活著的時刻。

阿菊的母親突發心臟衰竭走了,她回去奔喪要見母親最後一面,卻被女兒擋在門外,她跪地哭哭哀求,才見到母親過世的面容,原來母親已這麼蒼老了,臉上的皺紋何時變得這麼深了,她想不起母親曾有過的笑容,身旁的女兒和兒子怎麼都一下子長大成人了,她也想不起他們母子三人曾一起快樂吃飯的時刻,原來她錯過了這麼多,她的人生算活過了嗎?

她大醉一場,爛醉如泥,回家的路上大雨下著,她搖搖晃晃在雨中大聲呼喊哭泣,回到家後大病,狂咳又高燒不退,昏迷中被送到醫院,檢查後卻竟意外發現她罹患肺癌,已轉移多處器官,她得知後沒有悲傷的表情,只淡淡說:「喔,我知道了!」醫師說明了治療方式,建議自費用標靶藥物,可以延長生命,她苦笑著搖搖頭,心想多活些日子有什麼意義,只同意傳統的化學治療,她想把身邊存的錢都留給她的女兒和兒子,她把這個心願交待給了她最親的三個姐妹。

化療效果並不好,腫瘤沒縮小,更進一步轉移到骨頭和腦部,而化療副作用卻讓阿菊受盡痛苦,她向醫生表達放棄治療的意願,她輕蔑地笑出聲,那是自嘲,她一直笑一直笑到眼角都流出淚來了,這是她住院以來第一次笑,也是第一次哭,她擦乾了眼淚,「醫師,謝謝您的照顧,我和姐妹們都想和你喝一杯高梁,不知可不可以?」不勝酒力的醫師一口答應阿菊,他知道這應是她最後的心願了,「好,下次我就帶瓶高梁來,我們好好喝一杯吧!」

隔天,醫師依約帶了瓶出現在病房,阿菊的神智已開始不清,「阿菊,我帶高梁來了,要不要喝一杯啊?」阿菊想說話卻說不出來,只用搖頭表示不要,後來就陷入昏迷。往後幾天,雖然阿菊時有短暫清醒時刻,但卻未再提起喝酒一事,直到阿菊嚥下最後一口氣,那瓶高梁酒還在冰箱裡。

四十九歲的阿菊結束了一生,還差一星期就過半百,姐妹們都還來不及幫她過五十歲生日。火化當天,只有三個姐妹到場,短短一個小時,阿菊就成了一堆骨灰,每個姐妹各夾了塊阿菊火化後碎骨放入骨灰罈裡,之後工作人員用小掃帚把其餘骨灰全掃進畚箕,快速倒入骨灰罈內,上頭舖了床據說可以祝願往生極樂世樂的往生被,然後用手壓了一下,依稀可聽到小小碎裂的聲響,最後重重蓋上蓋子,阿菊在這塵世的一生已經收攏進這小小骨灰罈裡,幾乎不留下任何痕跡,如果有,也只在她們三個姐妹的心裡。

她們拿出事先準備好的58度高梁酒、四個白色塑膠杯,每個杯子各倒了滿滿一杯,一杯放在阿菊的骨灰罈前,「阿菊,這最後一杯高梁酒,敬你!」三個姐妹都一口飲盡。「阿菊,這輩子辛苦你了,不過現在的你,比我們都幸福,你走的時候還有我們三個好姐妹來送你,等到我們三個姐妹最後一個走時,不知還會有誰會來送我們,你先去那邊等我們相聚,記得準備好高梁等我們再共飲!」天空下起了雷雨,午後的天氣如此多變,三個姐妹看著骨灰罈上阿菊的照片,看著看著,臉上也像外面的雷雨落下了無數斗大的淚珠,不停!

家暴
安寧病房
呂建和
心靈安老

呂建和

振興醫院資深公關
一雙眼,看著醫院裡每天上演的劇場。如流動的光影,這裡有哭、有笑、有爭執、有感謝,是一個情感激素最澎湃的場域。溫暖哀傷的筆調,帶你看到種種的病患樣態。歡迎來到白色舞台。

相關文章

猜你喜歡

精神疾病總有一天會完全康復 回到人生正常軌道嗎?

薑黃過時了…2018超級食物新星是?

骨整合手術 近期引進台灣

影/病患體內藏細菌 馬偕引進快抓設備

市售添加催熟劑的水果 吃了會傷身嗎?

我愛吃火鍋/蔬菜羊肉鍋 簡便又營養

脖子腫又難呼吸 就醫驚見拳頭大的甲狀腺瘤

微創釘加微創支架 腰椎手術新發展

美國《預防》雜誌掛保證 原來咖啡好處這麼多

多吃杏鮑菇 可以降3高

餐餐薑母鴨、羊肉爐憂爆血管 自費洗血脂可緩解嗎?

防失智、助睡眠…沒事多按大拇指 好處多

蕃茄、檸檬、柿子 多吃這些蔬果防甲狀腺癌

打長照硬仗難靠政府 聰明計畫才能提升戰鬥力

5種天然勾芡法 一次學會

6歲黏手機 近視飆到500度

子宮肌瘤開刀 還會復發嗎?

減重、健身保健品可能含「違禁」成分 恐傷身

冬天吃南瓜 暖胃也暖心

嫩薑、粉薑、老薑 誰比較容易發芽?能吃嗎?

低濃度散瞳劑治近視  北市擬引進

被褥未洗就重用 男童全身癢又紅

內視鏡甲狀腺手術 變唐老鴨風險降

醫界說書人蘇上豪 飽受僵直性脊椎炎之苦

別再亂傳了!草莓使用勃激素(GA)對人體無害

骨折細菌入侵 阿嬤痛到不能走

杭菊怎麼分台灣產和大陸產?專家教你這3招

消基會抽檢兒童高腳椅 塑化劑超標

水痘疫情升高 上周就診人次創今年紀錄

她真的是88歲嗎?西本喜美子學攝影、出版寫真集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