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一座泳池裡到底有多少尿?加拿大研究團隊公佈答案

呂建和/幸福的真實隨著聲音的遠去,斷了!

2015-01-01 08:30聯合新聞網 呂建和

他攙扶著大腹便便女子來到急診室,女子約莫二十多歲上下,臉部表情痛苦扭曲不斷呻吟喊痛,羊水已破臨盆在即。他一路緊緊握著她的手,焦急神情全寫在他臉上,女子滿臉淚水一直喊著他的名字,「阿峰,我好痛!」

沒多久,產房內傳來陣陣嬰兒啼哭聲。阿峰忍不住抽噎地哭了,生了、生了、終於順利生下來了。醫師拍拍肩膀恭喜他,白白胖胖小男嬰。他靦腆地笑開了,微低著頭不斷向醫師道謝!

二個他最愛的人都在身邊,此刻正睡得安穩而香甜,阿峰不由自主嘴角漾起淺淺笑意,他就這樣靜靜望著他們的臉龐。一個那麼熟悉,一個雖然剛認識,卻不覺陌生,而且第一眼就愛上他了,沒有任何條件沒有任何理由。那一刻他是幸福的,打從心裡感到幸福。

開門聲打破了寂靜,護士詢問阿峰需要訂產後調理餐嗎?還是要自己準備?要用什麼牌子奶粉尿布?一連串問題,阿峰都無法立即回答,不是不需要,也不是他無法決定,而是他根本沒有能力說要或不要,只是吞吞吐吐「我…我…我…」,後面的話卻始終說不出來。

阿峰臉上笑容頓時消失大半,多了分擔憂。隨著夜晚的降臨,擔憂愈來愈深,幸福卻也愈來愈遠,漫漫長夜,將眼前的幸福,從真實的擁有,一點一滴地消融,最終成為一幅無法觸及的畫面,彷佛這一切只是他的想像罷了!

糾結的愁緒與揪心的情感全凝結在他深鎖眉頭間,沈重到幾乎無法得到一絲絲喘息。

護士通知阿峰,媽媽和小朋友明天可以出院了。因為產婦早已中斷健保投保,自費生產大約要準備三萬多塊左右費用,阿峰聽了怔愣了一下,「好…好…我知道了!」伸手摸了摸口袋,怎麼湊卻也只有一千多塊。

轉頭回望只見小小身軀依偎在母親身上努力吸吮著,新手媽媽不成調的曲調隨意哼唱著,不懂世事的母子倆當然也不懂阿峰此刻心事。或許他們不懂也好,阿峰這樣想著。

隔天阿峰並未依約出現,醫院人員一直聯絡不上他,他直到傍晚才來探視母子倆,滿臉歉意說著各種沒有來辦出院的理由。因為阿峰的女朋友有輕度智障,醫院人員代為聯絡她的父母親時,他們起初相當生氣,但聽到她生下一個健康男寶寶,語氣變溫和許多。

但是對阿峰還是不諒解,認為是阿峰把他們女兒拐跑的,而且他還不務正業只是到處打打零工,連自己三餐都成問題,還奢想養活他們的女兒,真是不知好歹。

聽聞老人家對他的指責,阿峰沒有任何反駁地重重嘆了口氣,頹喪說對不起二位老人家和他們的女兒,現在對不起的還多了一個,他的兒子。當初沒想太多,因為她很喜歡他,或許喜歡這個說法並不適當,說依賴可能比較貼切,她很喜歡找阿峰聊天,也喜歡依偎在他身邊,如果找不到就會一直找。

阿峰從來沒這樣被一個人依賴過,這讓他覺得自己還是一個有用的人,才會不顧反對把她帶走。「後悔嗎?」這個問題,他沒有回答,只見他表情痛苦把頭埋進雙手裡。

她父母同意幫忙付住院費用,唯一要求就是要把女兒和孩子帶回家,且不准阿峰再和母子接觸和聯絡,聽了這些話,他許久不作聲,頭低得更低了,不知過了多久,他哽咽地發了聲「好」,彷彿這個字讓他如鯁在喉,快要無法呼吸。

出院那天,臨走時,她一直在找阿峰,她的父母不斷輕聲告訴她,阿峰出去忙了,要先帶她和寶寶一起回家,她聽了似懂非懂地把寶寶抱得更緊了,彷彿深怕別人把這個屬於她和阿峰的東西也硬生生搶走。

這些景象阿峰都看在眼裡,他側身躲在病房外轉角處不敢探頭窺看,怕她一不小心看到他不想走了,她口中不斷叫喊著「阿峰…阿峰…」,又聽見寶寶哇哇大哭聲音,他只能揪著心用無聲哭泣回應他們。

淚水不斷滑落,他從來不知道他的淚水竟如此廉價,喚不回任何一絲絲卑微的幸福。手上牢牢握著照片,那是寶寶出生沒多久,護士為母子倆所拍下來的,那也是他曾擁有過的幸福的唯一證明,然而照片裡卻缺了他,他想,或許幸福從來就不屬於他。

幸福的真實隨著聲音的遠去,斷了,他捨棄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或許是被迫,但卻也是不得不如此,那種無奈的痛,讓他離去的身影顫動不止,再怎麼用自己的雙手緊抱自己,也無法撫慰他受傷的心!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呂建和

呂建和

振興醫院資深公關
一雙眼,看著醫院裡每天上演的劇場。如流動的光影,這裡有哭、有笑、有爭執、有感謝,是一個情感激素最澎湃的場域。溫暖哀傷的筆調,帶你看到種種的病患樣態。歡迎來到白色舞台。

延伸閱讀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