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lorem ipsum dolor sit

健美女大生/運動要「痠」才有用?實際可能和你想的相反

「教練,我上次練完回家隔天完全不痠欸,會不會白練?」 這個問題可以榮登當健身教練會被問的前10大常見問題。如果你也有過這個疑問,女大生現在就來解救你脫離苦海。 我先說結論:別太執著於痠痛感

lorem ipsum dolor sit

林靜芸/雲端公媽,不用擔心以後沒人拜了!

曉耘當年嫁過來的時候,婆婆還年輕,拜公媽的事情,婆婆作主。平常日子早晚燒香奉茶,初一、十五插花兼拜水果。從過年、元宵、清明、端午、中元、,中秋、重陽、圍爐拜到又一個新年,拜三牲飯菜、奉酒,並燒紙錢。如

lorem ipsum dolor sit

李明亮/人生路上的「要與不要」

在走人生這一條路上,對聰明的人來說是很簡單的,但是也是最危險的,最容易失敗的。 1935年國民政府公布了一些令人一點也不感興趣的教條,稱為青年守則或童子軍守則。句句排得整整齊齊,標準的中國文化的

lorem ipsum dolor sit

謝向堯/過年期間最好別來醫院報到?醫師的真心告白

春節是全家團聚,大部份行業在除夕至初三,甚至到初五都會完全休息,但醫護人員必須全年無休的堅守崗位。雖然醫療人員也渴望與家人團聚,但病患總得有人照顧;反過來講,只要不是狀況太差的患者,誰願意留在醫院過年

lorem ipsum dolor sit

劉秀枝/瘦身的聰明吃法

最近見到雙和醫院的劉文德醫師,發現50歲的他明顯瘦身,且精神奕奕,充滿活力,原來7年中,他的體重從90公斤逐漸降到64公斤(BMI 20.9),足足減了26公斤。

lorem ipsum dolor sit

醫院也瘋狂/糖尿病患者 應注意食物的「升糖指數」

陳光超/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蚊算

陳光超

「嗯嗯嗯嗯嗯-轟」一陣急促的聲音,由遠而近,像救護車極速靠近似的,穿進我的右邊耳朵。本能的全身肌肉緊繃起來, 頭往枕頭的另外一側急偏過去,「啪」一聲,右手反射性地賞了自己一個耳光,馬上翻身打開床頭燈,

陳光超/咖啡色盔甲的它?他?她?

陳光超

「紅色999呼叫」「紅色999呼叫」「紅色999呼叫」這是代表即將有大量傷患送到急診的代號,所有的人,都要到急診室集合。雖然已經過了下班時間,我們還是馬上放下手邊的事情,趕到急診室。 一到急診室

陳光超/他在瀕死的過程中看到了美人魚

陳光超

「主任早啊!」紀先生笑嘻嘻地坐到診療椅上,先開口跟我問好。 「怎麼啦?」我問他。 「右邊還是一直流鼻濃,聞起來臭臭的。」 「哦?」「這樣子可能要吃抗生素了。」「若是沒有效,甚至可能要

陳光超/醫學如藝術 追求完美的張學逸教授

陳光超

打從我到耳鼻喉報到當菜鳥的第一天,就被丟到由張教授領軍的喉頭頸科。那時候的喉頭頸科,專門在做喉癌跟口腔癌的手術。每天都是從早上七點到第二天清晨才能把手術結束,非常忙碌,號稱新兵訓練。因為上面部主任也姓張,我們私下都叫他小老闆。

陳光超/Mrs H 愛馬仕夫人

陳光超

清晨四點,窗外下著大雨,挾著隆隆的雷聲,顯得這個暗夜非常的不寧靜。開刀房內,總醫師正聚精會神地處理一個顏面骨折的急診病人,我在一旁幫忙拉勾。呼叫器響起,值班護理師看了一下呼叫器上面的號碼, 「怎

陳光超/大體老師的保佑

陳光超

一個禮拜之內,飛了兩個國家示範教學。除了在現場要用3D實況轉播人工耳蝸手術給大家看之外,還要帶外國醫師做顳骨手術。學習顳骨手術的材料有比較便宜的人造顳骨,適合給初學者練習。由於我都是訓練比較資深的外科醫師,所以用的都是真的帶肉顳骨,我們稱之為wet temporal bone。一般就是把顳骨連著耳朵鋸下來,或者把大體老師的整顆頭顱鋸下來,先把一側開完之後,再換另外一邊來練習。這種練習非常重要,不僅可以讓你了解顳骨內部的構造;或是你有新的手術想法,也可以讓你先在這些頭顱上試試可不可行,幫助醫師研發新的手術。

陳光超/痰,謊言,咽喉炎

陳光超

門診外面,傳來一陣騷動。有位病人跟其他的候診病人吵了起來,她告訴門診小姐,她的情況很嚴重,必須要先看。可是,不僅別人不讓她先看,門診小姐也叫她按照號碼乖乖排隊。我在門診房間裡面,聽到她罵人的中氣十足,

陳光超/開刀五個失敗四個的耳科傳奇

陳光超

我現在常常以人工耳蝸專家的身分,征戰海外,四處演講,示範手術。同儕笑說我由頭頸癌專家,中年轉業成功,變成耳科專家。然而我這不尋常的耳科生涯,卻是由開刀補了五個有破洞的耳膜,開刀後卻有四個耳膜破洞還是原

陳光超/林志玲之眼

陳光超

低頭就流水的鼻脊髓液漏 「嗨!光超老弟!」聽到有人用這麼親暱的方式跟我打招呼,在門診還真的不常見。是誰會用這樣的方式跟我打招呼呢?我把視線從螢幕移動到這位頂著大光頭的女士身上。她的眼睛笑起來瞇瞇的,

陳光超/海外手術PK戰

陳光超

「這個手術,是由來自台灣的陳醫師主刀。」耳機傳來現場主持人的聲音,我知道開刀房與會議室的連線實況轉播開始了。 「過去幾天,各位已經看到,來自於德國,法國及澳洲的醫師所示範的手術。今天讓我們看看,台灣的手術跟他們有沒有不一樣的地方。」 「蛤?」我聽得心裡嚇一跳,怎麼主辦單位在同一場會議,竟然找了不同國家的醫師來做手術,這不叫做PK,什麼才叫PK呢? 「絕對不能用標準的傳統方法開!」我告訴我自己。本來考量到到外地做手術,可能只能發揮80%的實力。因此我打算用傳統方式做手術,只求安全下莊。

陳光超/潑硫酸的標哥

陳光超

若是出生就知道有極重度聽力障礙的小朋友,我們會鼓勵他盡早接受人工耳蝸的手術,最好在一歲前就進行治療。 可是人工耳蝸的費用非常昂貴,家裡有這麼小的聽障小朋友,他們的父母親,大部分都還很年輕,很多是沒有能力支付這筆費用。 幸好我們的政府提供30萬至60萬元的補助,幫助這些有聽障兒童的家庭。每次到了申請人工耳蝸補助的季節,我們都需要開出很多份的殘障證明,讓他們去申請這些補助。

陳光超/我被告了?!

陳光超

「陳醫師,請你到院長室。」 短短的一句話,對方就掛上了電話,聽起來非常地不友善。尤其是那個時候我還是個小咖的醫師,很少能夠見到院長一面。 似乎有事情發生了! 打開院長會議室的門,一眼就看到詹

陳光超/夏天

陳光超

緊閉的窗戶外面,是杭州冷冽的冬天。天色昏暗,玻璃窗上水氣迷濛,看不清楚外面是下著雨還是下著雪。雖然是坐在診間裡面,還是覺得寒氣逼人。真是後悔沒有多帶件保暖的衣服來。「請下一位病人進來。」我邊說邊低下頭

陳光超/我要很多很多的薪水

陳光超

以往,只要是診斷為膽囊癌,幾乎就像宣判死刑一樣。因為極難早期發現及治療。而我老爸就是那些少數可以存活的幸運兒。雖然他的肚皮上有大大的不規則的刀疤,現在卻成了老爸向他人炫耀的「抗戰勝利紀念碑」。

陳光超/救人的濫醫師

陳光超

「醫生,你不要救他。」 「醫生,你假如幫他治療,你就是壞人。」 「醫生,你又不差一個病人,就算作點好事,不要幫他開刀。」 在擠滿了人的診間,我看著一臉無辜的這個男人,頂著一頭凌亂的捲髮,身材

陳光超/該消失的3月2日

陳光超

耳鼻喉科醫師幾乎一輩子只跟三條神經作戰。耳科醫師手術做得再爛,只要不傷到顏面神經就沒有大問題。鼻科醫師最怕傷到視神經。試想病人因鼻子問題來求醫,手術後鼻子雖然通了,眼睛卻瞎了,真的無法跟病人解釋。而喉

陳光超/十根壓舌板

陳光超

我的職場生涯有很多的意外,到北投振興醫院更是意外中的意外。在我當總醫師的時候,就曾經來過這家醫院支援門診。那時候,坐在門診一整個下午,一個病人也沒有看到;看到的就是落地窗外,紅色的磚牆,湛藍的天空,飄

陳光超/絕命關頭---當醫師的爸爸躺在手術台上

陳光超

我才剛剛結束一個越洋電話會議,確定下週六在密西根大學附屬醫院的訪問行程,卻接到媽媽打來的電話。「你爸,要你帶一些安比西林回來。」電話就掛了,似乎完全不能商量。 安比西林是抗生素,怎麼可以亂吃。於

陳光超/這事不能讓老婆知道

陳光超

中國大陸地大人多,到處都有臥虎藏龍之輩。我有這樣的認知,是來自於我的病人。 我在最近十年,專心從事人工耳蝸的工作。由於有貴人的相助,及辜嚴倬雲女士的支持,讓我在國際上略享聲名。目前已有超過兩百多

陳光超/那個醫師真奇怪

陳光超

值班的那天,接到五樓病房電話呼叫,要我去宣布死亡。這位病人患了普通的甲狀腺癌,卻拒絕治療,最後轉變成分化不良型的癌。病人走的很快,情況也很慘。免疫系統完全被破壞,全身皮膚都被霉菌感染。宣布死亡時,看到

陳光超/我把病人的手弄殘廢了

陳光超

文/陳光超(亞東醫院人工耳蝸中心主任) 當年還在醫學中心擔任總醫師時,麻醉科規定,為了讓醫師護士可以回家吃飯,下午四點後,開刀房就不再接需全身麻醉的病人。原本立意良好的規定,卻因為手術太多,無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