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研究:杏仁可代替早餐 尤其對這二種人更有益

lorem ipsum dolor sit

潘懷宗/每天吃進澱粉的比例 可危及你的壽命長短!

2018年8月由美國波士頓布萊根婦女醫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心血管醫學臨床研究部門的莎拉.謝德爾曼(Sara B Seidelmann)醫師發表在《刺胳針公共衛

lorem ipsum dolor sit

沒太多時間、不想練太壯 「休閒」健身者怎達到成效?

你如果去跟任何一個熱愛健身的朋友或教練說「我不想練太壯」,我相信你會得到的,若不是一個超大大到他眼球差點掉出眼眶的白眼,就是一陣風量強到鼻屎差點噴到你臉上的嗤笑。這真的已經變成了健身世界的萬年老梗,儼

lorem ipsum dolor sit

本來就不「胖」的人怎麼減脂?別被專家名人唬了

很多人上健身房跑步時,喜歡邊看健身房的電視邊在跑步機或滑步機上完成冗長沉悶的有氧運動。而健身房的電視大多會播放各種減重大挑戰的節目(像是旅遊生活頻道的超級減重挑戰,或幾年前很風行的 Chris Pow

lorem ipsum dolor sit

莉的自由/台灣離婚率飆高 如何處理婚姻中的危機?

隨著人權的抬頭及自主權的提高,走向民主的大環境裡離婚率也逐年的提高,在中華民國婚姻危機處理協會服務多年的我,更能深刻的體會到婚姻的本質,愛情所帶來的初衷卻因為柴米油鹽消失殆盡,常言道婚姻是愛情的墳墓,

lorem ipsum dolor sit

低頭族、駝背並無不舒服 如何看待這些「壞姿勢」?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的興趣大多是看書、打電動或做白日夢,女大生我在大學開始重量訓練前,一直是個駝背頗嚴重的人。但我自己其實不知道這件事,因為我沒有因此痛或肩頸不舒服(唯一的問題大概是主觀上的「不好看」)

lorem ipsum dolor sit

優照護/照顧年邁父母一定是女兒的責任嗎?

蔡碧倩(化名)是位獨身女性,在外商工作近十年,能力受上司賞識,時常外派到其他國家考察,或代表台灣分公司到亞洲區總公司開會。對她而言,工作不僅為了謀生,更是肯定自我的最重要方式,這種生活卻遭到了嚴重的挑

陳光超/咖啡色盔甲的它?他?她?

陳光超

「紅色999呼叫」「紅色999呼叫」「紅色999呼叫」這是代表即將有大量傷患送到急診的代號,所有的人,都要到急診室集合。雖然已經過了下班時間,我們還是馬上放下手邊的事情,趕到急診室。 一到急診室

陳光超/他在瀕死的過程中看到了美人魚

陳光超

「主任早啊!」紀先生笑嘻嘻地坐到診療椅上,先開口跟我問好。 「怎麼啦?」我問他。 「右邊還是一直流鼻濃,聞起來臭臭的。」 「哦?」「這樣子可能要吃抗生素了。」「若是沒有效,甚至可能要

陳光超/醫學如藝術 追求完美的張學逸教授

陳光超

打從我到耳鼻喉報到當菜鳥的第一天,就被丟到由張教授領軍的喉頭頸科。那時候的喉頭頸科,專門在做喉癌跟口腔癌的手術。每天都是從早上七點到第二天清晨才能把手術結束,非常忙碌,號稱新兵訓練。因為上面部主任也姓張,我們私下都叫他小老闆。

陳光超/Mrs H 愛馬仕夫人

陳光超

清晨四點,窗外下著大雨,挾著隆隆的雷聲,顯得這個暗夜非常的不寧靜。開刀房內,總醫師正聚精會神地處理一個顏面骨折的急診病人,我在一旁幫忙拉勾。呼叫器響起,值班護理師看了一下呼叫器上面的號碼, 「怎

陳光超/大體老師的保佑

陳光超

一個禮拜之內,飛了兩個國家示範教學。除了在現場要用3D實況轉播人工耳蝸手術給大家看之外,還要帶外國醫師做顳骨手術。學習顳骨手術的材料有比較便宜的人造顳骨,適合給初學者練習。由於我都是訓練比較資深的外科醫師,所以用的都是真的帶肉顳骨,我們稱之為wet temporal bone。一般就是把顳骨連著耳朵鋸下來,或者把大體老師的整顆頭顱鋸下來,先把一側開完之後,再換另外一邊來練習。這種練習非常重要,不僅可以讓你了解顳骨內部的構造;或是你有新的手術想法,也可以讓你先在這些頭顱上試試可不可行,幫助醫師研發新的手術。

陳光超/痰,謊言,咽喉炎

陳光超

門診外面,傳來一陣騷動。有位病人跟其他的候診病人吵了起來,她告訴門診小姐,她的情況很嚴重,必須要先看。可是,不僅別人不讓她先看,門診小姐也叫她按照號碼乖乖排隊。我在門診房間裡面,聽到她罵人的中氣十足,

陳光超/開刀五個失敗四個的耳科傳奇

陳光超

我現在常常以人工耳蝸專家的身分,征戰海外,四處演講,示範手術。同儕笑說我由頭頸癌專家,中年轉業成功,變成耳科專家。然而我這不尋常的耳科生涯,卻是由開刀補了五個有破洞的耳膜,開刀後卻有四個耳膜破洞還是原

陳光超/林志玲之眼

陳光超

低頭就流水的鼻脊髓液漏 「嗨!光超老弟!」聽到有人用這麼親暱的方式跟我打招呼,在門診還真的不常見。是誰會用這樣的方式跟我打招呼呢?我把視線從螢幕移動到這位頂著大光頭的女士身上。她的眼睛笑起來瞇瞇的,

陳光超/海外手術PK戰

陳光超

「這個手術,是由來自台灣的陳醫師主刀。」耳機傳來現場主持人的聲音,我知道開刀房與會議室的連線實況轉播開始了。 「過去幾天,各位已經看到,來自於德國,法國及澳洲的醫師所示範的手術。今天讓我們看看,台灣的手術跟他們有沒有不一樣的地方。」 「蛤?」我聽得心裡嚇一跳,怎麼主辦單位在同一場會議,竟然找了不同國家的醫師來做手術,這不叫做PK,什麼才叫PK呢? 「絕對不能用標準的傳統方法開!」我告訴我自己。本來考量到到外地做手術,可能只能發揮80%的實力。因此我打算用傳統方式做手術,只求安全下莊。

陳光超/潑硫酸的標哥

陳光超

若是出生就知道有極重度聽力障礙的小朋友,我們會鼓勵他盡早接受人工耳蝸的手術,最好在一歲前就進行治療。 可是人工耳蝸的費用非常昂貴,家裡有這麼小的聽障小朋友,他們的父母親,大部分都還很年輕,很多是沒有能力支付這筆費用。 幸好我們的政府提供30萬至60萬元的補助,幫助這些有聽障兒童的家庭。每次到了申請人工耳蝸補助的季節,我們都需要開出很多份的殘障證明,讓他們去申請這些補助。

陳光超/我被告了?!

陳光超

「陳醫師,請你到院長室。」 短短的一句話,對方就掛上了電話,聽起來非常地不友善。尤其是那個時候我還是個小咖的醫師,很少能夠見到院長一面。 似乎有事情發生了! 打開院長會議室的門,一眼就看到詹

陳光超/夏天

陳光超

緊閉的窗戶外面,是杭州冷冽的冬天。天色昏暗,玻璃窗上水氣迷濛,看不清楚外面是下著雨還是下著雪。雖然是坐在診間裡面,還是覺得寒氣逼人。真是後悔沒有多帶件保暖的衣服來。「請下一位病人進來。」我邊說邊低下頭

陳光超/我要很多很多的薪水

陳光超

以往,只要是診斷為膽囊癌,幾乎就像宣判死刑一樣。因為極難早期發現及治療。而我老爸就是那些少數可以存活的幸運兒。雖然他的肚皮上有大大的不規則的刀疤,現在卻成了老爸向他人炫耀的「抗戰勝利紀念碑」。

陳光超/救人的濫醫師

陳光超

「醫生,你不要救他。」 「醫生,你假如幫他治療,你就是壞人。」 「醫生,你又不差一個病人,就算作點好事,不要幫他開刀。」 在擠滿了人的診間,我看著一臉無辜的這個男人,頂著一頭凌亂的捲髮,身材

陳光超/該消失的3月2日

陳光超

耳鼻喉科醫師幾乎一輩子只跟三條神經作戰。耳科醫師手術做得再爛,只要不傷到顏面神經就沒有大問題。鼻科醫師最怕傷到視神經。試想病人因鼻子問題來求醫,手術後鼻子雖然通了,眼睛卻瞎了,真的無法跟病人解釋。而喉

陳光超/十根壓舌板

陳光超

我的職場生涯有很多的意外,到北投振興醫院更是意外中的意外。在我當總醫師的時候,就曾經來過這家醫院支援門診。那時候,坐在門診一整個下午,一個病人也沒有看到;看到的就是落地窗外,紅色的磚牆,湛藍的天空,飄

陳光超/絕命關頭---當醫師的爸爸躺在手術台上

陳光超

我才剛剛結束一個越洋電話會議,確定下週六在密西根大學附屬醫院的訪問行程,卻接到媽媽打來的電話。「你爸,要你帶一些安比西林回來。」電話就掛了,似乎完全不能商量。 安比西林是抗生素,怎麼可以亂吃。於

陳光超/這事不能讓老婆知道

陳光超

中國大陸地大人多,到處都有臥虎藏龍之輩。我有這樣的認知,是來自於我的病人。 我在最近十年,專心從事人工耳蝸的工作。由於有貴人的相助,及辜嚴倬雲女士的支持,讓我在國際上略享聲名。目前已有超過兩百多

陳光超/那個醫師真奇怪

陳光超

值班的那天,接到五樓病房電話呼叫,要我去宣布死亡。這位病人患了普通的甲狀腺癌,卻拒絕治療,最後轉變成分化不良型的癌。病人走的很快,情況也很慘。免疫系統完全被破壞,全身皮膚都被霉菌感染。宣布死亡時,看到

陳光超/我把病人的手弄殘廢了

陳光超

文/陳光超(亞東醫院人工耳蝸中心主任) 當年還在醫學中心擔任總醫師時,麻醉科規定,為了讓醫師護士可以回家吃飯,下午四點後,開刀房就不再接需全身麻醉的病人。原本立意良好的規定,卻因為手術太多,無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