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lorem ipsum dolor sit

好食課/養成良好外食習慣 營養師教你多選「低脂肉」

您是否白天要面對公司壓力,回家要照顧老小一家人,沒時間注意自己的飲食狀況,長期下來身體開始出現許多問題呢? 今天就讓營養師來告訴你,我們要如何在忙碌的生活中,用最有效的方式照顧自己的身體吧!

lorem ipsum dolor sit

林靜芸/想休息、想運動不用等有空!每天一點小改變,放過被壓榨的身體!

強哥是上班族,典型的大好人,效忠老闆,照顧部屬,愛太太,疼兒女,卻從不知道對自己好。被職務綁著,無法脫身,所以強哥常羡慕別人旅遊。他與太太約定,60歲退休,二人一起環遊世界。可惜的是,等不到約定實現,

lorem ipsum dolor sit

蘇一峰/避免心血管疾病找上門!流感一周內,不可劇烈運動與過勞

藝人高以翔於27日凌晨在中國錄製「追我吧」節目時、劇烈運動時心跳停止昏倒,送醫搶救十小時後最終宣告不治。 朋友指出高以翔在25日出席活動時,身體已經有些感冒的症狀,但他並未休息,第二天隨即前往中國寧

lorem ipsum dolor sit

蘇一峰/真的安全嗎?你應該知道的電子煙懶人包

美國一名18歲少年亞當(Adam Hergenreder),抽食電子菸一年多後出現肺部損害如同70歲老人一般........ 亞當住院與死神拔河時,選擇站出來以自身例子來警告還在使用電子菸的所有人:

lorem ipsum dolor sit

潘懷宗/全球唯一減緩且逆轉阿茲海默症新藥 最快後年上市

全球失智症人口(目前約五千萬人)正快速增加中,2050年將到達一億五千萬人。其中又以阿茲海默症是最常見的類型,約佔失智症的6成,但近20年來各大藥廠前仆後繼、燒錢無數,新藥開發的失敗率竟然高達99.6

lorem ipsum dolor sit

好食課/同時增肌又減脂 營養師教你這項健身飲食法

碳水循環飲食(carbohydrate cycle, carbo cycle)是種進階飲食法,傳言可以減脂又能兼顧運動強度,所以在健身界越來越熱門。碳水循環飲食法需要搭配運動狀況,設計至少三種不同碳水

許瑞云/我的頭好痛!

許瑞云

自從六年前老大出生後,每次生理期的第二、第三天,華薇都會頭痛欲裂,有時痛點在右耳後,有時痛點在左耳後,最近則是中間痛,頭痛的時間短則6小時,有時甚至持續劇烈頭痛12小時,而且每次一頭痛,經血就馬上停止,直到頭痛緩和了,月經才會恢復正常。

許瑞云/我的背好痛!

許瑞云

平碩來看診的時候,已經罹患僵直性脊椎炎一、二十年了,家裡還有兩位年輕的親友也都得到這個病,每次去醫院拿藥,都只是免疫抑制劑。平碩雖然覺得自己可以忍痛,但是服藥這麼久,卻沒有明顯改善,每次半夜或清晨醒來時,都感到特別疼痛,要等到起床活動兩三個小時後,痛感才會減緩,但一整天都覺得背部僵硬,原本只有下背部疼痛,最近連上背部都開始痛了。

許瑞云/抗拒上學的孩子

許瑞云

欣佩今年國三,已經一個禮拜沒去學校了。大約從國一下學期開始,欣佩的功課漸漸有點力不從心,經常睡眠不足,身心都很疲憊,國二時情況變得更嚴重。

許瑞云/心臟肥大無力

許瑞云

近年來玉珍不時昏倒,走路也很喘,就醫後被診斷心臟擴大,醫師開了一堆藥,可是玉珍還是很無力,還愈來愈懶,因為實在不想再吃藥,所以來看我的門診。

許瑞云/如何避免情殺?

許瑞云

根據現代婦女基金會的調查,感情中暴力與情殺原因第一名就是提分手。如果對方曾有過被拋棄或劈腿的創傷未修復,就容易因不安全感、自卑或害怕再度被分手,而採取強烈控制伴侶的手段。

許瑞云/小小孩的公園遊戲爭霸

許瑞云

一歲多的小凱自從學會怎麼爬上階梯、鑽過山洞,然後順著斜坡溜下來後,溜滑梯就取代搖搖馬,成為小凱去公園時最喜歡的遊樂器材,總是央求媽媽帶他去公園溜滑梯。

許瑞云/關心不是監控

許瑞云

很多人表達關心的方式讓被關心的人感到不舒服,自己卻沒有察覺,一旦發現對方不但不領情,甚至還有負面的感受時,自己也不免覺得委屈和生氣。

許瑞云/關係的改變來自自我覺醒

許瑞云

容貌姣好,看得出年輕時是個大美女的知香,近年來和先生分隔兩地,先生獨自在中國從事教學工作。有一次知香在先生的微信上看到他和一個女學生的合照,雖然照片中還有其他人,但知香覺得這個女生出現的頻率特別高,就認定先生有了小三,還因此得了憂鬱症。

許瑞云/腸躁症愈來愈嚴重怎麼辦?

許瑞云

春華來看診的時候,整個人繃得很緊,很多地方的能量都塞住了。她說去年工作出了很多錯,沒辦法把事情做好,也不知道怎麼跟別人互動,整個人變得好笨,讓她很害怕去上班。原本就很困擾的腸躁症,也從那時候開始變得更嚴重,看了醫師都說是自律神經失調,但是吃了藥還是沒有改善。

許瑞云/我捨不得離開他…如何走過分手或離婚?

許瑞云

分手或離婚往往很難承受,我想談談人在面對感情觸礁時,經常出現可能讓自己卡住的幾個觀念與想法。

許瑞云/下一個男人會更好?

許瑞云

很多人常用「下一個男人會更好」來安慰失婚或失戀的女性,事實上,下一個男人真的會更好嗎?真實情況往往不如想像的那麼美好,想要下一個男人會更好,其實是有先決條件的。

許瑞云/禪修體驗分享

許瑞云

禪修和內觀的好處非常多,透過禪修可遠離痛苦,幫助身心自在喜悅。只是禪修和內觀過程並不輕鬆,需要不斷強化忍耐力和毅力,有時甚至會感到身心劇痛,卻能對自我與他人的生命得到更深體悟。

許瑞云/所有我處不來的人 都是我不愛的自己

許瑞云

我在談到人要懂得「愛自己」的時候,常常會有很多人直覺的反應就是告訴我,他覺得自己明明很「愛自己」,為什麼還是會出現因為不愛自己所產生的種種問題。事實上,有很多人並不完全了解什麼才是真正的「愛自己」,也不確定自己是否愛著自己。有些人因為自我感覺良好,認為自己很愛自己,也非常欣賞自己,以為這就是所謂的「愛自己」,但是,自我感覺良好和愛自己是兩回事,自戀也不代表是真正的愛自己。

許瑞云/跟不負責任的父母和解

許瑞云

有些父母在孩子很小的時候就離開他們,沒有負起養育兒女的責任,直到年紀大了,才以「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的理由,回頭要求孩子奉養,子女往往難以接受。我在能量場上看過不少這樣的父母,雖然現實中理直氣壯,大言不慚的要求「不熟」的孩子盡孝道,但其實內在心虛慚愧,正因如此,言行反而更猖狂,為的是虛張聲勢,才能無視自己過去犯下的錯。

許瑞云/婆媳之戰

許瑞云

許多婦女都有婆媳問題,有些人甚至因此而有憂鬱傾向。

許瑞云/怎說「情緒不是我的」呢?

許瑞云

有人不懂為什麼「情緒不是自己的」?人之所以會生氣,不是因為自己想生氣嗎?

許瑞云/我覺得大家都在針對我

許瑞云

宜何在門診問卷有關疾病的欄位上填了「強迫症」。因為強迫症的關係,宜何總是會出現許多強迫性思考,例如對所有陌生人帶著敵意。

許瑞云/我討厭不夠好的自己

許瑞云

來找我看診的時候,湯小姐的乳癌已經擴散到骨頭。由於癌症病患本身常有多重情緒問題,所以第一次看診時我先處理她與原生家庭及配偶間的關係。一個月後回診,胸部腫瘤好轉,疼痛緩解;於是第二次門診,我們試著尋找更深層的病因。

許瑞云/癌症病人一定要 做化療或放射線治療嗎?

許瑞云

許多癌症病患來找我看診,無論是剛確診,或是已經罹癌一陣子的病友,經常都會問我是否一定要接受化療或放射線治療。由於化療及放療對人體有很大的副作用,且現今西醫對治癌症的選擇有限,加上坊間諸多另類療法五花八門且眾說紛紜,往往讓病患無所適從,不知如何抉擇。

許瑞云/愛的本質

許瑞云

一位乳癌已經擴散到骨頭的年輕女病人來我到的門診。我們在第一次會面時處理了她跟原生家庭和先生的關係。一個月後,她的情況稍有好轉,疼痛也緩解很多。

許瑞云/因型施教

許瑞云

人的情緒能量場分為四種原型:感受型、聽覺型、視覺型、邏輯型。在處於危急或重大壓力時,我們幾乎都一定會用與生俱來的原型反應。每一種類型的反應模式又有很大的差別,在教養上更要因「型」施教。

許瑞云/真正的自信

許瑞云

小芳是個年輕女生,長得甜美可愛,但個性很容易鑽牛角尖、自我批判,老是嫌棄自己不夠好,並且很羨慕他人所擁有的優點,喜歡拿自己跟別人比較,所以越來越討厭自己,也越來越容易感到沮喪。

許瑞云/從內疚中釋放自己

許瑞云

傅女士帶著滿臉倦容走進了診間。她因長期的憂鬱症,持續接受心理及精神科藥物治療,但是效果很差。傅女士的父親很嚴厲,孩子只要做錯事就會招來父親的打罵,但是只要先認錯有愧疚感,父親的反應就比較溫和,也會主動安慰孩子。所以她從小就習慣用楚楚可憐的方式扮演弱者的角色,引發父親的同情和憐憫,不再責怪她或要求負責任。這也養成她跟他人相處應對時,不敢發脾氣或抱怨,雖然內心很看不慣對方,覺得都是對方的錯,但總是隱忍著不說,反而先數落自己的不是,怪罪自己,以這樣的方式來取得對方的同情和內疚感。 「我已經那麼痛苦了,你怎麼忍心責罵我呢? 」

許瑞云/以愛為名的自私

許瑞云

A女士對我說:「我先生希望我成為完整的女人。」 我很好奇地問:「什麼是完整的女人?」 她說是願意全心全意為先生和孩子付出,除了上班,周末也應該把時間都花在陪伴孩子和先生身上。 我笑笑地說:「依照他的定義,沒有先生、孩子或失去先生、孩子的女人就不是完整的女人嗎?事實上,每個女人本來就是一個完整的女人啊!」

許瑞云/心放鬆了,就不會亂跳

許瑞云

有位五十歲左右的中年太太來到我的門診,說她最近心臟亂亂跳,雖然吃了心臟科醫師開的抗焦慮藥,但效果不是很好,讓她覺得很心煩。

許瑞云/生命劇本是可以改寫的

許瑞云

鈺菁很少和父母來往,除了平日甚少聯絡,就連逢年過節也不想回家。她和父母親的關係淡薄,是因為她始終沒有從童年時期的陰影中走出來。從鈺菁和姊姊有記憶開始,就要扛起照顧家庭的責任,面對各種殘酷的現實考驗,這讓她們長大後深深感覺人生悲苦,覺得活得很沒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