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lorem ipsum dolor sit

健美女大生/運動要「痠」才有用?實際可能和你想的相反

「教練,我上次練完回家隔天完全不痠欸,會不會白練?」 這個問題可以榮登當健身教練會被問的前10大常見問題。如果你也有過這個疑問,女大生現在就來解救你脫離苦海。 我先說結論:別太執著於痠痛感

lorem ipsum dolor sit

林靜芸/雲端公媽,不用擔心以後沒人拜了!

曉耘當年嫁過來的時候,婆婆還年輕,拜公媽的事情,婆婆作主。平常日子早晚燒香奉茶,初一、十五插花兼拜水果。從過年、元宵、清明、端午、中元、,中秋、重陽、圍爐拜到又一個新年,拜三牲飯菜、奉酒,並燒紙錢。如

lorem ipsum dolor sit

李明亮/人生路上的「要與不要」

在走人生這一條路上,對聰明的人來說是很簡單的,但是也是最危險的,最容易失敗的。 1935年國民政府公布了一些令人一點也不感興趣的教條,稱為青年守則或童子軍守則。句句排得整整齊齊,標準的中國文化的

lorem ipsum dolor sit

謝向堯/過年期間最好別來醫院報到?醫師的真心告白

春節是全家團聚,大部份行業在除夕至初三,甚至到初五都會完全休息,但醫護人員必須全年無休的堅守崗位。雖然醫療人員也渴望與家人團聚,但病患總得有人照顧;反過來講,只要不是狀況太差的患者,誰願意留在醫院過年

lorem ipsum dolor sit

劉秀枝/瘦身的聰明吃法

最近見到雙和醫院的劉文德醫師,發現50歲的他明顯瘦身,且精神奕奕,充滿活力,原來7年中,他的體重從90公斤逐漸降到64公斤(BMI 20.9),足足減了26公斤。

lorem ipsum dolor sit

醫院也瘋狂/糖尿病患者 應注意食物的「升糖指數」

趙可式/安寧之母的人生告別書

趙可式

上帝造宇宙用了七天,所以我也用了七天完美向世界告別! 第1日:上帝創造了晝夜: 我在人世間已度過了無數個晝夜,工作忙碌時睡眠不夠,早上起不來。焦慮煩惱時黑夜漫漫! 今後可好了,我不必再煩惱晝夜!

趙可式/不要壓抑 讓悲傷有出口

趙可式

台灣每年大約有17萬人死亡,換言之有17萬家庭經歷生離死別的哀傷。但我國醫療及社福體系極少提供悲傷撫慰服務,整個文化也欠缺正確知識,使哀傷家屬只能孤獨地啃噬著痛苦,或因錯誤觀念墮入複雜性哀傷。

趙可式/為自己作醫療選擇

趙可式

阿美在60歲以前一直很健康,之後病痛不斷,在兩家醫學中心都診斷為胰臟癌末期,癌細胞擴散腹腔及腹膜,醫師建議減除痛苦並提升生活品質的安寧療護;然而,子女們希望母親能有更多治療,到處打聽後轉到另一縣市的某家醫院。

趙可式/燒燙傷撕心裂肝 止痛增求生意志

趙可式

八仙樂園發生粉塵爆炸,傷患500多人,分送54家醫院。媒體報導有些燒燙傷病人因為太痛苦而失去求生意志,「好漢就怕痛來磨」,那種撕心裂肝的痛楚,有時比死亡更可怕。

趙可式/哀傷不必壓抑 更不必忍淚

趙可式

台灣發生8歲女童慘遭割喉,任何有血肉的人都會同感悲憤!

趙可式/插管度餘生 連李光耀都怕

趙可式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日前去世,一代強人驟逝,各國哀悼。其實,他在2013年所出版的遺著「李光耀觀天下」《One Man's View of the World》,即已預立醫囑,若康復無望,不願插管維生。此舉對全新加坡民眾起了帶頭及啟發的作用,真不愧為英明智慧的國家領導人。

趙可式/生命或尊嚴 醫療抉擇的不歸路

趙可式

林阿嬤洗腎患者,72歲時因感冒併發肺炎,造成呼吸衰竭,醫院建議氣管切開使用插管及人工呼吸器。5名兒女投票表決,3票贊成,2票反對,最後決定氣切並急救到底。經過醫院悉心治療,林阿嬤康復出院。如今她83歲,雖每周需三次洗腎,卻能坐在白蘭花樹下為兒孫打毛衣,生活品質相當好。

趙可式/病情告知 是技術更是藝術

趙可式

阿雄的母親給某大醫院院長寫了封信,摘要如下:「本人12歲的兒子阿雄罹患血癌,我們不願讓他小小心靈受創,但醫師直接告知病情,導致他不吃飯,不說話,吵著回家。我們事先請醫師不要在病人面前提起病況,醫師卻說遲早都得讓病人知道。此話打擊病人心情和治療意願。希望貴院對病情告知這種重要議題,醫療人員有更妥善的處理!」

趙可式/對安寧療護誤解所造成的悲劇

趙可式

【聯合報╱趙可式】 24歲肝癌女孩阿珠的慘痛經驗: 阿珠雖從小接種了B型肝炎疫苗,但因抗體消失,仍感染B肝。她不知每半年要做腹部超音波及抽血檢驗αFP胎兒蛋白的重要性,等發現肝癌時

趙可式/安寧療護推手 化療如亂針刺仍感恩

趙可式

【元氣周報/記者魏忻忻/報導】 幸福傳遞者/趙可式(成大護理系教授、安寧療護推手) 如果票選最不希望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罹患癌症絕對名列前茅。但患有乳癌的成大醫學院護理系教授趙可式,卻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