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研究:杏仁可代替早餐 尤其對這二種人更有益

lorem ipsum dolor sit

潘懷宗/每天吃進澱粉的比例 可危及你的壽命長短!

2018年8月由美國波士頓布萊根婦女醫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心血管醫學臨床研究部門的莎拉.謝德爾曼(Sara B Seidelmann)醫師發表在《刺胳針公共衛

lorem ipsum dolor sit

沒太多時間、不想練太壯 「休閒」健身者怎達到成效?

你如果去跟任何一個熱愛健身的朋友或教練說「我不想練太壯」,我相信你會得到的,若不是一個超大大到他眼球差點掉出眼眶的白眼,就是一陣風量強到鼻屎差點噴到你臉上的嗤笑。這真的已經變成了健身世界的萬年老梗,儼

lorem ipsum dolor sit

本來就不「胖」的人怎麼減脂?別被專家名人唬了

很多人上健身房跑步時,喜歡邊看健身房的電視邊在跑步機或滑步機上完成冗長沉悶的有氧運動。而健身房的電視大多會播放各種減重大挑戰的節目(像是旅遊生活頻道的超級減重挑戰,或幾年前很風行的 Chris Pow

lorem ipsum dolor sit

莉的自由/台灣離婚率飆高 如何處理婚姻中的危機?

隨著人權的抬頭及自主權的提高,走向民主的大環境裡離婚率也逐年的提高,在中華民國婚姻危機處理協會服務多年的我,更能深刻的體會到婚姻的本質,愛情所帶來的初衷卻因為柴米油鹽消失殆盡,常言道婚姻是愛情的墳墓,

lorem ipsum dolor sit

低頭族、駝背並無不舒服 如何看待這些「壞姿勢」?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的興趣大多是看書、打電動或做白日夢,女大生我在大學開始重量訓練前,一直是個駝背頗嚴重的人。但我自己其實不知道這件事,因為我沒有因此痛或肩頸不舒服(唯一的問題大概是主觀上的「不好看」)

lorem ipsum dolor sit

優照護/照顧年邁父母一定是女兒的責任嗎?

蔡碧倩(化名)是位獨身女性,在外商工作近十年,能力受上司賞識,時常外派到其他國家考察,或代表台灣分公司到亞洲區總公司開會。對她而言,工作不僅為了謀生,更是肯定自我的最重要方式,這種生活卻遭到了嚴重的挑

咩姐.come on/你想像過,踏出了門卻再也回不了家的感覺?

咩姐.come on

原本可以回家的,醫生說,打完化療就可以回家了… 但叔叔回家的路,在出院那天早上吐了一口血之後,就變得搖不可及。 護士鈴響起,我拿起話筒問著請問有什麼事,話筒那頭傳來微弱的氣音:

咩姐.come on/關於生病這件事,從來沒有所謂的「才不會」

咩姐.come on

馬路邊,幾個看起來二十出頭的男生聚在一起,人手一根菸,他們輪流在說話與嬉笑之間把焦油用力吸進肺裡,然後再吐出來。 騎樓下,帶著識別證的上班族,在短暫的休息時間,或抽空離開崗位,偷偷享受令人上癮的

咩姐.come on/不和病人說病情 對他們才是最好的?

咩姐.come on

「我們目前沒有打算讓我爸知道病情。」 病人的兒子眼神堅決,好像這是所有的決定裡面最好的一個。 阿公鬆垮的皮膚上佈滿各種大小不一的咖啡色老人斑,混濁的眼球像有一層洗米水覆蓋在虹膜上,口腔裡零星的

咩姐.come on/販賣希望的醫生

咩姐.come on

阿姨癌症末期,用年來計算的療程遙遙無期,但卻也快走到盡頭,腫瘤像天女散花一樣在她的肺葉留下蹤影,從X光上可以看到一塊又一塊的結節,每打一次化療,阿姨的白血球就會直接下降到無法承受下一次治療的地步,總要用好幾個禮拜才能慢慢恢復,偶爾中間還會參雜幾次伺機性感染,於是治療又繼續往後窩言,而在這些等待的期間,腫瘤就會像不屈不撓的戰士一樣,越挫越勇。

咩姐.come on/回家吧,病痛已經不再了

咩姐.come on

三個月的時間可以發生多少事? 隔壁鄰居家裡多了新成員。 期待已久的演唱會要到了。 半年前計畫的旅行即將來臨。 三個月的時間裡,可以全都是令人開心的事,但也可以令人痛徹心扉。 打開灰色的病房房

咩姐.come on/如果人生只剩下一張床…

咩姐.come on

在台灣,安寧這件事,不斷被提起,但也不斷被忽略,好像令人反感的宣傳標語,每個人都知道這個詞彙,卻不願意去了解它的意思和重要性,更糟的是,有人認為這是醫療人員想少做一點事才極力推廣的一種手段,因為人們認為,能夠活越久,越好。

咩姐.come on/童話故事的最後

咩姐.come on

童話的最後,總是用公主和王子華麗的婚禮作為結局,而往後的日子卻很少被著墨,也許,是因為人心太現實,現實地令人嘆息。 午後,灼熱的陽光灑落在靠窗的病床上,橘色的床單被曬得暖和。病房裡,她坐在床邊,

咩姐.come on/叫病人出院,你要負責嗎?

咩姐.come on

「你們要負責嗎?」病人的姊姊這麼說。 台灣是個平靜又祥和的國家---相較於敘利亞隨時隨地會有飛彈落下、美國不時有槍枝藏在某人的口袋裡、北韓定時有人在身旁監聽。 台灣是個平靜又祥和的地方。祥

咩姐.come on/你捨不得的,是自己心痛還是病人難過?

咩姐.come on

雖然終究沒有辦法長生不老,但現今的醫療,可以讓我們選擇想在什麼時候死去。 有好,也有壞。 好的是人們可以和命運再多要一點時間來完成自己未完成的心願,壞的是別人可以輕易地延長你已經不想再繼續的生

咩姐.come on/停止愛我,好嗎?

咩姐.come on

「親愛的,我只有一個願望,那就是請妳先停止愛我,好嗎?」 好不容易說服幾乎足不出戶的外婆,離開沙發椅,重回人群的懷抱,人們摩肩接踵的假日淡水河畔,即使經過整頓,水面上仍舊不時飄浮著文明的垃圾,迎

咩姐.come on/病房裡那一雙看不見的手

咩姐.come on

「那些外傭都會偷東西,然後寄回她們的國家。」鄰居阿姨皺著眉頭這麼說著。這是在我還沒出社會之前,不時被灌輸的資訊。 外傭,大部分的台灣人用這個名詞稱呼那些漂洋過海來幫他們照顧家人的異鄉人,如果把

咩姐.come on/認真道別 讓死亡沒遺憾

咩姐.come on

在踏入護理之前,我從來沒有認真地面對過死亡。 對當時的我來說,死亡在新聞裡、死亡在人們的嘴巴裡、死亡在推理小說的白紙裡。 我記得,當爺爺離開的時候,我站在黃色的布幔和鮮花之前,看著前來祭拜

咩姐.come on/我想逃開,逃離這個為陌生人肩負生命的地方....

咩姐.come on

妳可還記得,帶著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踏入職場的第一天? 你可還記得,昂首於眾人之前,跌倒了多少次?

咩姐.come on/我不知道怎麼和臨終的病人說未來

咩姐.come on

熄了大燈的大廳,和白天吵鬧的樣子截然不同,只剩幾盞發出白光的小日光燈,以及冷氣在空曠間的呼呼聲。一排四張一體的黑色塑膠椅,安靜地在杳無人跡的大廳裡待著。 我沒有急著回家,我朝塑膠椅走去,坐在左手邊數來的第二個位置,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 要有多少勇氣,才能夠面對沒有盡頭的治療?

咩姐.come on/母子互相折磨一輩子,該怪誰?

咩姐.come on

醫院這個地方,是個濃縮的小型社會,人們來來去去,每個家庭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 在父母的愛當中成長的孩子,也許不一定溫柔體貼,但至少,大多數都能擁有辨別是非的能力;但在寵溺當中成長的孩子,又會變成什麼

咩姐.come on/你有什麼理由抱怨你的人生?

咩姐.come on

踏入護理工作的幾年之後,我不再抱怨自己的人生。 下班後,和許久未見的老朋友見面,我們吃著聊著,互相訴說沒見面的日子裡發生的事,大部分都是一些小事──像隨時可以被垃圾車載走的垃圾一般──的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