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lorem ipsum dolor sit

醫院也瘋狂/沒4000萬不要來急診?

lorem ipsum dolor sit

莉的自由/台商夫「哪個企業家沒三妻四妾」相伴30年糟糠妻傷透心

陳姊,夫妻倆30年前因為在台灣工廠經營不善,負債累累,就往內地發展,倆夫妻同心協力即養家又拼事業,小孩們也送到國外接受良好的教育,也長大回來接家族企業,陳姊一路走來雖辛苦,但老公也對家庭負責,努力工作

lorem ipsum dolor sit

健美女大生/本來就不「胖」的人怎麼減脂?別被專家名人唬了

很多人上健身房跑步時,喜歡邊看健身房的電視邊在跑步機或滑步機上完成冗長沉悶的有氧運動。而健身房的電視大多會播放各種減重大挑戰的節目(像是旅遊生活頻道的超級減重挑戰,或幾年前很風行的 Chris Pow

lorem ipsum dolor sit

莉的自由/台灣離婚率飆高 如何處理婚姻中的危機?

隨著人權的抬頭及自主權的提高,走向民主的大環境裡離婚率也逐年的提高,在中華民國婚姻危機處理協會服務多年的我,更能深刻的體會到婚姻的本質,愛情所帶來的初衷卻因為柴米油鹽消失殆盡,常言道婚姻是愛情的墳墓,

lorem ipsum dolor sit

低頭族、駝背並無不舒服 如何看待這些「壞姿勢」?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的興趣大多是看書、打電動或做白日夢,女大生我在大學開始重量訓練前,一直是個駝背頗嚴重的人。但我自己其實不知道這件事,因為我沒有因此痛或肩頸不舒服(唯一的問題大概是主觀上的「不好看」)

lorem ipsum dolor sit

優照護/照顧年邁父母一定是女兒的責任嗎?

蔡碧倩(化名)是位獨身女性,在外商工作近十年,能力受上司賞識,時常外派到其他國家考察,或代表台灣分公司到亞洲區總公司開會。對她而言,工作不僅為了謀生,更是肯定自我的最重要方式,這種生活卻遭到了嚴重的挑

周傳久/當「好」老人」和「好」失智老人,要先預備的

周傳久

有位七旬女性長者很會理財,十多年只見她對房地產不斷買近賣出累積巨額財富,在台灣少有人說景氣時,煞羨他人。 但最近開始不斷責怪其夫,不但在家如此,四處遇人也說,弄得老夫妻分居,但這位訴苦者也變得失

周傳久/只有年輕人衝動愛打架?老人打架原因有這麼多…

周傳久

最近在醫學中心清潔服務團隊,兩位老年工作者打架,讓管理單位頭痛。說老人,的確算老。這個清潔公司平均年齡六十五歲,也就是很多超過七十歲。打架起於工作時不滿對方說話口氣和聲音,於是越吵越激烈,放下掃具打起

周傳久/失去尊嚴的舊式失智照顧方式還需要嗎?

周傳久

走訪丹麥奧登斯市(Odense)失智友善社區,這是整個城市在執行的計畫,希望因應越來越多失智者,多數人可以在社區居住到最大極限。因為這樣最有生活品質,減少環境改變導致無謂的生活緊張,這也都是社會成本。

周傳久/北歐成功的長照案例都是因為他們有錢?

周傳久

我們已經投注許多資源在長照,而且每每一聽到歐洲日本等照顧的成功模式或案例,就組團考察。台灣去國外考察的人數頻率與花費,恐怕只有中國大陸可以比擬。 然而想追求更好品質的照顧,除了年年出國考察,和國

周傳久/照服員留不住真的只和薪水不好有關嗎?

周傳久

「幫你預備的洗澡已經預備好了。」「你現在不想吃沒有關係,等你想吃的時候再告訴我。」這是多年前從挪威和芬蘭護理師學習長照時記得的表達方式,當時聽了覺得很友善,後來自己在機構實習照服員,想起來更感動。

周傳久/聲音 長照服務中最容易被忽略的環境因素

周傳久

不久以前到日本老人醫院,看到每位護理師穿的鞋子很漂亮,恭維他們。但護理主任說,好穿重要,更重的設計是在讓護理人員走路減少磨地噪音干擾病人。這意味著他們考量到照顧環境因素,讓不能自行移動或常時間固定一處

周傳久/別再只說阿們 喘息照顧必須落實

周傳久

最近有位身體不好的七旬民眾,因為照顧九旬媽媽很累,希望申請喘息照顧。政府的確已有這種制度,民眾可以向地方政府長照中心申請,會有照管專員來府評估,若失能合於服務標準,就可以得到補助。請居服員到家裡稱為居

周傳久/感動人的失智復健

周傳久

幫助鼓勵老人作運動延緩失能不是新聞,但失智的呢?怎麼幫助他們?因為失智所以不能得到幫助?事實並非如此,而且有很多希望。 不久前在日本老人醫院失智區,有較長時間觀察他們怎麼引導長輩活動,減少持續長

周傳久/我們需要更科學的方式發展長照服務

周傳久

五年前,丹麥用「嚴肅玩樂高」方式,和荷蘭、芬蘭大學服務設計系與實務界人士,一起發展未來護理之家。後來「未來護理之家」成了一棟經典新機構。在社區中而非社區外,讓失能不再適合獨自住家的人有去處,也增加民眾

周傳久/讓我們走出「誤解失智」

周傳久

第一次聽到失智會發生什麼狀況,已經17年了。那是在高雄一個安養機構。裡面的神職人員說,有的年輕時很秀氣,失智後居然拿自己的糞便塗牆壁。這讓我留下一個印象,就是失智會有異常行為,是恐怖的。 又一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