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醫療/ 耳鼻喉

失智症可控因素「聽損」佔近一成 專家籲電子耳補助空間仍大

人工電子耳對於聽損患者來說是相當重要的治療方式,但目前健保給付上仍多限制。圖/記者鄒尚謙 攝影
人工電子耳對於聽損患者來說是相當重要的治療方式,但目前健保給付上仍多限制。圖/記者鄒尚謙 攝影

據衛福部身障證明統計,累計至2022年6月國內罹患重度或極重度聽覺機能障礙者約為2萬754人,但使用人工電子耳植入人數,比例仍顯偏低。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周慶明表示,聽力受損是造成失智症的重要因素之一,但65歲以上長者並沒有人工電子耳的補助,在預防上仍有許多努力空間。

周慶明指出,聽力就像隱形疾病一樣,不太明顯也不受政府關注,但根據WHO統計,全世界有15億人口有聽力障礙問題,11億年輕人長期處於娛樂噪音下,隨著人口老化,2050年將增加到25億人聽力障礙纏身。

「聽力是造成失智重要的因素。」周慶明表示,在高度失智的重度病人中,有3%可用人工電子耳治療獲得一定程度改善,政府重視失智症,但健保治療只對18歲以下年輕人有補助,但65歲以上長者卻沒有補助,政府、醫界在這方面的預防還有努力空間。

長庚醫院耳鼻喉部前耳科主任吳哲民說明,根據國際期刊《刺胳針》上的研究顯示,聽力是失智症治療中的最大的可控因素,占了8%~9%。吳哲明解釋,其中可能的機轉相當多,由於聽力是人接受外界刺激的主要來源之一,當聽力受損,人就會更用力聽,大腦就專注處理能聽到淺薄的資訊,思考、解讀對方可能的含意,造成大腦部分區域活化程度不足,產生失智症風險;同時,聽損也會造成患者與社會脫節,社會刺激不足的狀況下,也容易產生失智症。

根據衛福部統計,聽覺機能障礙者65歲以上佔七成,但接受人工電子耳聽力治療的比例仍低,顯見對於成人電子耳的社會補助政策出現缺口,現行補助年齡與聽損範圍標準限制,均影響成人重度聽損者的行動意願。

吳哲民統計,在他近800例的個案追蹤研究發現,習語後失聰的成人植入者,術後聽知覺表現大部分有顯著改善,通常術後3至6個月即可看出成效,較學語前失聰兒童更快速。

「醫師你是不是聽不到?」林口長庚耳鼻喉部喉科主任李立昂本身就是聽損患者,在上診時病患大聲吼聲時,他才驚覺自己聽損了,又正值新冠疫情期間,人人戴上口罩,連讀唇語的可能都失去,聽力便開始垂直下降,挫折感海嘯般襲來。

李立昂表示,自己的聽損主要是先天家族遺傳史,加上後天長期熬夜、睡眠不足,造成身體長期處於缺氧、發炎狀態,讓聽力受損更加快速。在攻讀博士班時,火警演練的警報聲響起時,同學們都逃出教室,但李立昂因為「高頻聽損」沒辦法聽見這些警示音,這才讓他感到嚴重性,即使配戴助聽器語言辨析力僅剩2成外,也沒辦法補足他無法聽見高頻音的缺口,生命受到威脅。

去年李立昂找到吳哲民進行電子耳手術治療,術後僅輕微頭暈外,聽力程度大幅進步,也恢復了自信,更以自己的經歷,幫助患者建立面對疾病的勇氣。

吳哲民認為,台灣成人植入電子耳治療仍有相當大努力空間。他的一名病患張先生,30歲起就因為家族病史和耳鳴,聽力不斷下降,被迫辭去工作,在家休息,48歲那年選擇進行人工電子耳治療後,現在成為一名音響玩家。

張先生認為,如果政府補助能讓原本就學有專精的聽損者重返職場為社會做出貢獻,會是相當有意義和有價值的一項支出。但若只是因為聽力而無法發揮多年所學長才,就會是社會重大的損失。

失智症 聽損 聽力障礙 人工電子耳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