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每天洗澡有風險?專家:每年有將近2萬人因此喪命

洪惠風/三小、梅杜莎、心臟、食人族

2020-11-22 12:14聯合報 洪惠風

疫情後我整天戴著口罩,長了一堆口罩痘,有兩顆痘痘不偏不倚,一左一右長在眉心懸針紋的兩側,看起來就是個「小」字。在這個眉心「小」字的上方額頭,還有存在已久的「三」條抬頭紋,看起來,就像是「三」跟「小」兩個字。

照著鏡子,發現不需開口,只需抬頭就能罵人,讓我哭笑不得,我把這個悲劇po上了臉書……

第二天帶著住院醫師們查房的臉友﹘﹘感染科威爺醫師,一進電梯看到我,打了個招呼,就面帶微笑看向我的額頭,讓我有點不自在。

「你是在看『三小』?」

突然間電梯裡氣氛變了,住院醫師的眼神轉向了牆壁,好像是想不到會遇到這麼粗野的醫師,不知該如何應對。其實我的意思是「你在看我的『三小紋』嗎?」但我猜住院醫師一定是把我們想像成仇人相見,說不定等下就要血濺三尺。

高挑美麗的專科護理師靜宜在旁邊嗅到了劍拔弩張的味道,趕快出來解釋:「主任說的是你臉書上寫的『三小』紋吧,哈哈,還真的很明顯呢。」

住院醫師緊繃的臉鬆了下來,氣氛也緩和了。但我不禁想像,要是靜宜沒解釋,會不會一個月後,就可以聽到外面傳的加油添醋「我跟你說喔,新光醫院的氣氛超差的,連電梯裡面主治醫師都互嗆髒話,不騙你,我親耳聽到的!」

希臘神話中,梅杜莎長滿了蛇髮,任何人看到她的眼神就會變成石頭,從小到大讀的故事書都叫她「蛇髮女妖」。梅杜莎離群索居,躲在沙佩東島上,帕修斯卻千里迢迢,用盡手段找到她的家中,把砍下她的頭當做任務,還把她的頭拿來當武器。

但你知道梅杜莎是怎麼變成這副可怕的模樣嗎?神話說她原本是個美麗無雙的女孩,海神波賽冬有天卻在女神雅典娜的神廟中性侵了梅杜莎,雅典娜非常生氣,怪性交玷汙了她的神廟,卻不敢對波賽冬發作,就遷怒梅杜莎,她把受害者梅杜莎的頭髮變成人見人怕的毒蛇。可憐的梅杜莎,既沒有今天MeToo的申訴管道,也不願誤傷無辜,就跟其他兩個女妖躲了起來,搬到沙佩東島上,卻被善惡不分、無理取鬧的帕修斯侵門踏戶,取了首級。

1500年左右,墨西哥的阿茲特克人,會在神殿上數千人眾目睽睽之下用活人獻祭,用刀把犧牲者的心臟從橫隔膜下取出,把還在跳動的心臟放進玄武岩製的碗中,台下的觀眾卻歡聲雷動,讓目睹的歐洲人觸目心驚,覺得野蠻到不行。

專家說阿茲特克人的目的,是要用對少數人可怕的獻祭震懾敵人,讓俘虜不敢妄動,追求的不是殺戮,而是馴服,追求的是打敗敵人,取得俘虜。歐洲人當時在戰場上以殺敵為目的殺戮行為,在阿茲特克人心目中才是最野蠻的行為。

一次大戰時,南太平洋的巴布亞新幾內亞食人族聽到歐洲戰火的死亡人數時,非常不以為然:「那太野蠻了吧,不吃的話,你們殺那麼多人要幹什麼呢?」

西雅圖的印第安酋長在1852年寫信給美國總統,說「你們怎麼能買賣天空跟土地的溫馨?好奇怪的想法啊!空氣的清新與水光的閃爍又不是屬於我們的,你們又怎能買的到它們呢?」

粗魯、妖孽、野蠻…有時只是誤會,有時卻是立場,在了解事情來龍去脈後,會發現誰是粗魯?誰是妖孽?誰是野蠻?還真的很難說。

洪惠風
醫師公衛

洪惠風

新光醫院教研部副主任

延伸閱讀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