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洪惠風/睡眠債與談判

2019-03-10 12:46聯合報 洪惠風

睡眠債的代價,有時不只是當事人要付,而是全體大眾都要共同承擔的。 圖/ingim...
睡眠債的代價,有時不只是當事人要付,而是全體大眾都要共同承擔的。 圖/ingimage
華航的勞資協商安排在半夜一點,好像很異想天開,前所未聞,其實這不是什麼新鮮的招式,只是舊招式的21世紀版本。

歐美的勞工合約談判,常常會一直持續到深夜,讓大眾覺得好像雙方都很有誠意,不願意任意中斷協商。但在20幾年前出版,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柯恩教授「愛迪生的詛咒」書中,告訴我們這有時只是一種談判策略,是一種蓄意利用「睡眠債」來讓雙方達成共識的方法。

書中提到有個有名的勞工問題調停人,告訴作者他協調勞資糾紛時,有好幾個步驟,第一步是讓每一個人都把問題丟出檯面,接著讓雙方相互攻擊大肆批判對方,在這個階段一定不可能有任何成果;接著等到期限已經迫在眉睫,譬如說是政府已經要強制介入或是罷工啟始點時,他就逐漸的增加雙方留在會議桌上的時間,也慢慢的剝削雙方的睡眠時間。

譬如說談判時,時間接近午夜,他就會建議雙方「已經接近十二點了,大家都很累,不如暫停一下,養足精神,明早九點再繼續。」這建議聽起來合情合理,可是協調人知道雙方回去後,都會跟自己的團隊討論這一天的得失與第二天的策略,加上通勤時間,盥洗時間,每個人的睡眠時間都被壓縮到不可能超過四、五個小時,會議時還提供大量的咖啡,刻意利用咖啡因干擾睡眠;但他本人呢,則絕不碰咖啡,還在會議地點旁邊租個房間減少通勤時間,讓自己得到充足的睡眠,成為會議中唯一清醒之人

持續好幾天後,每個參與談判人員的睡眠時間都已經被壓榨得差不多時,到某個時間點,這個協調人就會說「各位,雖然時間已經那麼晚了,但我們談了那麼久,就差一點點,就差那麼臨門一腳,不如今天大家辛苦一點,熬個夜,就能把問題通通解決。」於是在每個人的精神不濟,疲乏到神智不是那麼清楚時,就一直談到天亮,最後通過的版本,其實常常是協調人前幾天就擬好的,只做輕微修改,接著最重要的,是要讓一夜沒睡的雙方在早上召開記者會,宣布事情已經解決,敲下定腳磚。等到雙方睡醒腦袋清醒後,才會發現許多協議好像並不是自己的意思,也不太記得當時協商的過程,可是木已成舟,無法反悔

這些招式在今天錄影那麼方便還有網路直播的時代,也許並不實用,但我要說的重點,並不是這些賤招,而是睡眠不足的「睡眠債」對於判斷力與注意力的影響。

自古拷問犯人時,常常藉著剝奪睡眠讓人意志力下降,就能從敵人口中問出所要的情報。睡眠不足會讓免疫功能下降,體重增加,增高糖尿病、憂鬱症、高血壓、癲癇症、肌肉痠痛…,讓人認知功能變差、判斷力下降、記憶力減低、產生假記憶…,還會讓發育期的青少年長不高,在1997年智慧型手機還未出現時,明尼蘇達大學做過一個研究,發現跟7點15分上課的學生相比,8點40分上課的學生睡眠比較充足,成績也比較好。

歷史告訴我們,機師的睡眠債曾引發空難、醫護人員的睡眠債曾引發醫療失誤、核能電廠員工的睡眠不足引發了三哩島事件及車諾比核災、卡車火車或是遊覽車司機的睡眠債引發了大車禍。

睡眠債的代價,有時不只是當事人要付,而是全體大眾都要共同承擔的。

咖啡因
睡眠不足
洪惠風
醫師公衛

洪惠風

新光醫院教研部副主任

延伸閱讀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