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不只牛奶喝不夠 這7種壞習慣也會讓你「缺鈣」

洪惠風/從英國歷史 談國民醫療權

2018-08-05 11:25聯合報 洪惠風

「國家到底是什麼?哪些基本人權,是國家應該提供的?」

醫療權是國家該負責的嗎?居住權呢?國家該提供人民最基本的住宿空間嗎?這些問題,每個國家根據自己立國理念,而有不同做法。

英國人在二戰期間,開始了醫療改革,決定國民的「醫療權」是國家應負擔的責任,他們在倫敦奧運中炫耀了這項成就,卻引起爭議

2012年的奧運開幕式中,英國人吹噓了他們在各個領域上光榮的歷史,其中一部分,是醫療。

表演呈現了英國人在醫療上的成就,其中有南丁格爾領導的護理制度、有在發明心電圖的貢獻(心電圖機最後還是靠荷蘭的愛恩合分Willem Einthoven的臨門一腳),最後由接受了小飛俠彼得潘的全部版權、歐洲最大的兒童醫院GOSH(倫敦大奧蒙德街醫院Great Ormond street hospital)作為轉接,帶出了下一段主題──兒童文學。而兒童文學的一開始,也是從小飛俠彼得潘故事中,孩子們躲在被窩用手電筒看書的梗帶出來。

在這個全球矚目的奧運舞台,表演爭議最大的部分,就是國家健康服務體系NHS(National health service)。它的功能褒貶互見,最諷刺的是,在奧運後沒幾年,英國就發生了全球矚目的醫師大罷工。當NHS被搬上2012年奧運的舞台時,美國的媒體大加撻伐,英國自己的媒體《Daily Mail》也有意見,它說「把那麼多病床搬到開幕式,時間還那麼長,明明就不是在歌頌勤勞辛苦的護士們,而是在表達政治上的意識形態,本質上就是『左派宣傳』」。導過「貧民百萬富翁」的奧運開幕式導演博伊爾,好像在跟楊志良前署長的「醫療還是左一點好」的言論相互唱和。

二戰前,英國的醫療體系基本上有三塊:私人系統、市立系統、慈善系統。在戰後的1948年,英國創立了國家健康服務體系,它主要的理念,是把醫療看成跟「消防隊、警察局、學校」一樣,當成由國家來支付費用的系統,這種觀念在當年是非常激進的想法。

二戰期間,共產主義思潮衝擊全球,也影響了英國政治人物。英國勞工黨副主席葛林伍得(Arthur Greenwood)規畫了戰後英國的重建,他成功說服內閣接受畢佛瑞吉報告(Beverage report),把醫療改革當做國家「從搖籃到墳墓」照顧計畫中的一部分

受命的衛生部部長貝凡Aneurin Bevin,戰後成功達成了這項艱難的任務,把原來的三大體系轉成了國家體系。其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就是成功建立了家庭醫師制度,這個制度把所有英國人民,都指派給某一特定的家庭醫師,這個家庭醫師是病人進入醫療系統的窗口。簡單來講,就是每一位英國公民,經過家庭醫師的把關,才能享有基本的免費醫療權利。

在推動這個新制度之初,遭到醫師們的強大反彈,貝凡使用了許多手段,其中很重要的,就是成立顧問醫師(Consultant)制度,當家庭醫師需要時,可以轉診給顧問醫師。貝凡化解阻力後得意的說「我把他們(指的是醫師們)的嘴都塞滿了黃金」(I stuffed their mouths with gold.),並且也在1948年曼徹斯特的公園醫院演講中表示「我們現在是全世界道德的領袖」。 (We now have the moral leadership of the world.)

今天,台灣的醫療到了十字路口,如果想轉往家庭醫師制度的話,這些歷史,這些手段,都不能不知,不是說我們要照著做,而是要了解其中複雜的人性與反應。

洪惠風
醫師公衛

洪惠風

新光醫院教研部副主任

相關文章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