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劉宗瑀/玉兔搗「月」

2015-08-23 11:20聯合報 劉宗瑀

五臟廟前香如火 腰帶漸寬終後悔

遙想當年窈窕影 長嘆此身非我有

石學長:「快點來人幫忙 !CPR!」

一吆喝下,護理站裡所有人都放下手中工作,用最快的速度衝進最角落裡石學長所在的病房。

慧慧小姐,今年芳齡25,住院來接受縮胃手術。

我也跟著在狂奔,順手搶了病歷,翻開最前面幾頁簡單掃過資料,護士推著急救車「嘩啦嘩啦」直奔,劃破病房寧靜的夜晚。

一進到病房時我有點傻眼了:啊!是縮胃手術啊,怎沒想到。

原來,一般來住院接受縮胃手術的,多半是病態性肥胖(Morbid obesity)的病人,BMI超過35,飲食調節運動控制等等都無效之後,把胃部分切除,減少飲食吸收量,達到體重控制的方法。

眼前的慧慧小姐,體重150公斤,所有的肉肉占滿整張病床,此刻正昏迷不醒。

叫!叫不醒。

捏!沒反應。

摸!咦?手腕……米其林輪胎人般的一節節手臂,摸不到脈搏。再摸!一路從手肘摸到頸部、連股動脈都拚命摸摸壓壓了、還是摸不到脈搏。

石學長:「剛剛護士要我看一下這床病人,說剛開完刀會傷口痛,結果就發現根本叫不醒啊。」

眾人把急救設備陣仗擺開,然後發現需要把急救藥物打入體內的點滴不動了。七手八腳合作著把病人服脫下,三個護士同時找著左手、右手、左腳,想要再打一條通順的新點滴,無奈根本找不到血管。

血氧機夾上指尖(就算再胖的人手指頭還是有的),血氧濃度開始下降,就連心電圖都出現不穩定的波動。點滴線先不管了,急救的插管跟心肺復甦按摩得馬上開始。

我捲起袖子,想要爬上病床跪在病人身側按壓,卻發現……沒有空位了。

一眼看向負責插管的石學長,也因為病人頸部過短、急救時需要為呼吸道通暢做的「壓額抬下巴」動作根本做不出來,慧慧小姐的雙下巴,不,是三下巴跟四下巴,塞滿了頸部的空間。

所有人都踢到鐵板,你看我、我看你,時間緊迫了,只能繼續不斷嘗試,我站在床邊直接彎腰把雙手伸老長,還墊著腳尖想盡辦法把心肺按壓的力道呈現標準「垂直」於胸口的角度。最驚人的,是我用力按壓了慧慧小姐胸口時,力道呈現波浪往外擴開來,沿著肉肉往外漣漪般晃動,不只力道都散開、胸部皮膚過厚、垂直傳遞到心臟的力量都歪掉滑開來。

我此刻就像徒手搗著整張床面積大小的麻糬,不知道究竟這樣按壓有沒有效。

玉兔搗月。

石學長一手拿著插管喉頭鏡,對抗病人頭部重量跟頸部力量,整個馬步蹲著脹紅了臉,手抖得好厲害啊!竟然成功了!

接著CVP也順利的從鎖骨下靜脈放置成功了。

滿身汗忙了一晚,病人轉進加護病房後竟然悠悠醒來,原來是嘴饞偷喝果汁,結果嗆到咳不出來,一暈過去就……

學長:「這個故事讓我知道,減肥好辛苦,但如果已經胖到連急救都讓同事們很困擾棘手,那就還是乖乖減肥吧!」

(打油詩作者╱劉彌鵬)


▍提供優質新聞,還需要你的鼓勵,按讚加入《元氣網粉絲團》:

插管
減肥
體重
肥胖
心肺復甦術

劉宗瑀

高雄市立聯合醫院一般外科暨乳房專科醫師

延伸閱讀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