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李偉文/記憶與遺忘

2015-09-06 11:24聯合報 李偉文

我從中學時代開始參加社團,為了活動所花的時間,往往比讀書還多。長大進入社會後,在公益團體擔任志工的時間,也比賺錢的時間多。

理論上,對於像我這樣有豐富志工經驗的人而言,精神上應該鍛鍊成銅牆鐵壁、百毒不侵才對,可是事實上卻不然。畢竟人還是血肉之軀、凡夫俗子,是情緒性的動物,當我們熱臉貼上別人的冷屁股,付出被人惡意扭曲,當自己的苦心被夥伴誤解,還是會很沮喪,也會有挫折感。

甚至因為自己年輕時候也是個「文藝青年」,所以有時候會羨慕學弟妹們賺錢之餘可以隨時出國看表演,過著有品質、有品味的藝文生活,反觀自己忙忙碌碌卻又兩袖清風,難免也會興起所謂何來之嘆。

其實我相信很多朋友在生命歷程中,也會有許多機會面臨困難的選擇,甚至在選擇之初,我們便知道下場會是如何,若選容易走的路,也許會輕鬆舒適,並且獲得眾人的欣羨與掌聲;若選少被人走的路,也許會孤單辛苦,甚至不被眾人諒解。

當我面對這些困難的選擇時,腦海總會浮起另一個問題來提醒自己:「若是可以選擇的話,我最不想得到什麼病?」

布紐爾導演在自傳裡如此感慨:「我的記憶力很好,所以我從來不覺得能記住什麼事情很稀奇。直到我母親得到失智症,我才發現,原來我們沒有了記憶,就什麼也不是了。

龍應台老師在《目送》這本書也曾記錄了她與罹患失智症的媽媽相處的感觸。的確,失智是一個非常尷尬的存在,是一個別人無法進入的僵局,因為你的健康還在,家人還在,朋友還在,但是你不在了!

因此,我最不想得的病就是失智症。尤其在剛發現罹患失智症到完全沒有記憶這一段長則十數年、短則數月的期間裡,每一天每一個時刻看著「自我在慢慢剝離」,更惶恐的是,你知道不久後你將成為全家人或社會沉重的負擔,可是你又無能為力。

其實,人活一輩子,最後剩下的就是回憶,在回溯過往中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與意義,當自己覺得不虛此生時,才能夠沒有遺憾的離開。

所以,當我面對生命中的困難選擇時,總會勉勵自己:「只有那些我們曾經努力過,曾經為它流過汗,流過淚,付出過心血的事物,才會留下記憶。太輕鬆得來的東西,太舒服的日子,甚至於每天太過於豐盛的物質享受,往往轉眼就遺忘,無法在我們生命中留下任何痕跡。」

總覺得在無限大與無限長的宇宙時空中,人類何其微渺,在短短的一生當中,不可能成什麼大功、立什麼大業,所以,或許我們生活的體會就是生命意義之所在。

因此,全心全意的感受生活的點點滴滴,盡心盡力活出生命的精采,不管是成功或失敗,是挫折或順遂,只要我們用心而且努力過,那麼當我們回顧過往,才能對自己交代:「我不虛此生。」


▍提供優質新聞,還需要你的鼓勵,按讚加入《元氣網粉絲團》:

失智

李偉文

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