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張天鈞/藝術對人生有什麼好處?

2016-10-16 09:31聯合報 張天鈞

「藝術雖與生命無關,但對生活卻是必要的。」 張天鈞/繪
「藝術雖與生命無關,但對生活卻是必要的。」 張天鈞/繪
最近,鄰居前輩大畫家金潤作的夫人,送我蕭瑞瓊教授介紹金大畫家生平故事的光碟片。其中讓我感觸最深的是,蕭瑞瓊教授說:「藝術雖與生命無關,但對生活卻是必要的。」這個觀念。我出國一定參觀文史古蹟和博物館,也許就是上述緣故吧!

其實當醫師是很有成就感的,因此我會以病人的福祉做最大的考量,例如以最快的速度進行檢查,好儘早開始處理。或是病人下星期先問我檢查結果,以盡早調整藥物的劑量。儘管有這些成就感,但生活應該還有其他的意義。也許藝術對我而言,是活得有意義的必要元素吧!或許有些人並不認為藝術重要,那也沒關係,只要做他認為有意義的事。

最近同學傳來的LINE訊息,介紹「紫色大稻埕」在公視演出的訊息。我想起以前讀過一本同名書籍,結果上網一查,果然是以這本書為藍本拍的。

在《紫色大大稻埕》一書的末尾,有一些話語我很喜歡,寫出來與大家分享:「大稻埕畢竟是大稻埕,收割之後遍地黃金稻穗,那時三原色只有一種黃色,所以叫黃色大稻埕。近代文明入侵以後,為大稻埕帶來大量的紅色和藍色,從此再也看不見黃色,沒有黃怎能調出綠來!往後只有紅與藍,混合成了紫色,想找個綠都難了!我認為只有紫色沒有政治色彩,你說對不對?」

「我不知道,不過在陽光底下,顏色褪得最快的是綠,最後還是只剩下紫。大稻埕褪了色之後,從此成了古老的名稱。」

大稻埕就是現在的迪化街一帶,以前有一張圖畫很有名,就是郭雪湖繪於1930年的「南街殷賑」,材質為絹.膠彩,大小為134×195公分。其中的「乾元元丹本舖」就是內人外公開的中藥店,當時非常有名,上面畫有兩棵人參。

為了重現當年的場景,我還到現場勘查,並畫下小時候的岳母,但因為沒有笑臉,她並不是很喜歡。而且拍照地的南京東路三坂橋會館雖然還在,但除了榕樹和大門以外,很多已不復舊觀。

歲月不斷的在流失,以前認為不應該的,現在視為當然;以前不可能的,現在已習以為常。也許保有歷史的記憶,不用太激進、強求,是解決事情最好的辦法吧!

張天鈞
心靈安老

張天鈞

臺大醫學院內科名譽教授、兼任代謝內分泌科主治醫師 專長:甲狀腺疾病、甲狀腺眼病變、內分泌疾病

相關文章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