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焦點/ 長期照護

翻轉腳本/照顧腦麻女50年不曾出遊 無人伸援的他們累了

〈此專題為願景工程基金會及聯合報共同倡議〉

「女兒自己生的,就要負起責任。」夫妻倆五十年不曾出遊、沒有一天卸下照顧責任。插畫/陳靖宜
「女兒自己生的,就要負起責任。」夫妻倆五十年不曾出遊、沒有一天卸下照顧責任。插畫/陳靖宜
「女兒自己生的,就要負起責任」。夫妻倆五十年不曾出遊、沒有一天卸下照顧責任。

他看來和路上的台灣歐吉桑沒什麼不同:Polo衫加夾克、棒球帽,和人人都戴的口罩。但他不單是為了疫情,而是躲避法院前媒體的鏡頭,因為他是「人倫悲劇」的主角,是悶死女兒的凶手。

就稱他「老陳」吧。七十九歲,人生五十年都在照顧重度腦麻女兒。直到前年新冠疫情爆發,女兒牙痛,卻因疫情無法就醫,呻吟數日。止痛藥已無法停止女兒和他的痛苦,他以棉被、枕頭終結一切。

老陳自首,再加上「情堪憫恕」,一審判他兩年六個月。但家人擔心八十歲的人一關進去,還能回家嗎?上訴力拚「兩年以下」,才能緩刑。

在高院法庭上,老陳不太聽得懂法官問話,只回:「該講的都講了。」律師靠過去,悄聲提醒他,可以說「交給律師回答」,他便照著說了。面對法庭攻防,諸如「責任能力」、「辨識能力」,同不同意證物「有證據能力」等等,法條的說文解字離老先生太遠。

「殺人罪,你認罪嗎?」法官問。「我認罪。」老陳說。如果那夜他在女兒斷氣後吞下的六十顆安眠藥也讓他長眠,他就不會站在這兒。

枕頭、棉被、五金工具、甚至雙手,這是近年「照顧殺人」最常見的凶器。台北護理健康大學長照系教授陳正芬指出,這些因長照所苦,不得已動手的照顧者,「往往沒有預謀,手邊有什麼,拿來就用了。」

近來愈來愈多研究發現「照顧者常在下手後自殺」。陳正芬列舉動機:照顧者希望停止受害者的痛苦,又因為不捨、罪惡感,常決定一起走;照顧者若自己也疾病纏身,或者預知情況只會更惡劣,都會成為照顧悲劇的引燃點。

老陳是第一種。照顧重度腦麻女兒五十年,盡心盡力,女兒不曾有褥瘡。幾年前妻子也病了,換他夜裡獨自顧女兒。

誰知道疫情會成為推倒現狀的第一張骨牌。自殺未遂,他在精神病房昏迷數日、清醒後立刻承認犯案。

大女兒在法庭作證時,提及她建議過申請看護,但父母都不願意。陳太太說:「女兒自己生的,就要負起責任」。夫妻倆五十年不曾出遊、沒有一天卸下照顧責任。

一審合議庭法官林孟皇、趙書郁、林柔孜於判決書特別指出,本案家庭不熟悉政府的相關社福措施,政府「也不曾主動給予照顧者支持」,才讓壓力不斷累積,釀成悲劇。

▌延伸推薦: 他們是一群不一樣的殺人犯。不是天生心狠手辣,或者作奸犯科的惡徒;相反地,他們從無前科,可能是家中最有責任感的那個人,照料因病倒下的至親。

「照顧殺人」數位專題報導1:看見照顧殺人

「照顧殺人」數位專題報導2:解開長照枷鎖

【照顧殺人】系列完整報導及後續迴響請見願景工程基金會官網

照顧者 長照 褥瘡 看護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