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原來我的命這麼賤只值50塊!」歷經被綁架生死關頭,謝哲青體悟:人生,只要能吃能睡就夠了

母親臨走前去旅行他不能諒解、事後卻氣自己 暖醫:有時,需要被救的是「家屬」

2020-10-17 10:06元氣網 原水文化

面對無法救治的病人,我們要救家屬。圖/ingimage
面對無法救治的病人,我們要救家屬。圖/ingimage

失去至親的痛,要經過多久的時間,才能走出傷痛。我覺得即使是三十年,那個痛還是無法遠去,尤其當這個痛是伴隨著無限的內疚與自責時。所以,我現在行醫,很常做的一件事,就是要設法解除家屬的內疚與自責。

對我來說,五月是一個困難的月份,尤其看著大家都沉浸在歡慶母親節的溫馨氣氛中。我很不喜歡母親節,甚至可以說「我想要逃避母親節。」

我最想逃避的節日「母親節」

我的母親在我17歲的那年往生了。當時的她,心臟衰竭、雙腳浮腫、頻頻咳嗽、半夜睡覺完全無法平躺、沒走幾步路就氣喘吁吁。還記得,我陪著她坐了1小時的公車,到達醫院的時候,她直接就被送進加護病房了。再過幾天,她就要接受心臟瓣膜置換手術了。這個手術,她整整等了2年。

在2年前,醫生告訴母親「如果妳不接受手術的話,妳就沒辦法看見妳兒子結婚了。」只是她同意進行手術,依然來不及看見自己的兒子結婚,來不及看見自己的孫子出生,也從未享受過什麼好一點的物質生活,更沒機會讓她兒子替她看病,因為馬來西亞是公醫制度的國家,醫療費用不高,但就是要「等」。

即將動手術的前2天,我因為當天學校有重要的考試,就沒去醫院。心裡想著「不差這一天,隔天考完試再去就好了。」結果,這個念頭成了我一輩子最大的遺憾。我在考最後一個科目的時候,接收到來自校長室的廣播,直奔醫院。趕到時只剩下空床,母親已經被送到太平間了。我的母親在手術前一天往生了。

籌備喪禮的期間,當阿姨們(母親的姐妹)正煩惱著,該去哪裡找媽媽可以沖洗成遺照的照片時,竟然發現家裡的衣櫥裡,藏著一張裝好框的放大照片。原來,媽媽早就考慮到這一點。我看得出來,那張照片是2年前就照好的,大概就是媽媽答應手術的那段時間。照片裡,媽媽的眼眶紅紅的。每一次想到她在為自己準備遺照時的孤獨身影,我的眼淚也會不聽使喚的掉下來。

然而,更讓我感到自責的是,這張遺照是在她準備(等待)要手術的期間,獨自去旅行時所拍的。依稀記得那時只有十幾歲的我,很不能諒解她,明明身體這麼不好,加上家裡經濟狀況也差,她為什麼非得選在這個時候去旅行,而且堅持要去。其實,那不過只是一趟從吉隆坡到檳城的旅行。

後來,我才明白,媽媽是在為自己辦人生的「畢業旅行」。這是一趟只有一個人參加的畢業旅行,也是一趟回來之後就要拍遺照的畢業旅行。她貼心的替家人安排這一切,大概是知道我們幾個孩子都還小,萬一她走了,我們一定不知道要怎麼安排與處理。小時候的我太不懂事,竟然還強烈反對。至今,我仍無時無刻都在為自己的無知與不貼心,感到生氣。

有時,需要被救的是「家屬」

某年農曆年的前夕,一位男性患者突然腦幹出血送醫。面對這樣的惡耗,他的太太依然表現的相當堅強,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仔細地聽著我解說她先生的病情。她雖然眼眶裡泛著淚水,但眼淚始終不曾潰堤,即使我告訴她「你先生的情況很不樂觀,大概就是這幾天了。」最後,她決定不再CPR,同意DNR。這是多困難的決定,但她知道這是對先生最好的決定。

Q:什麼是DNR?

不施行心肺復甦術(DNR)同意書。圖/報系資料庫
不施行心肺復甦術(DNR)同意書。圖/報系資料庫

A:DNR(DoNotResuscitate)即為「拒絕臨終急救」之意願,最主要的目的是讓末期病人能夠安詳離世,避免為了讓患者能短暫延命,一再遭受急救的痛苦,諸如插管、電擊、胸外按壓、強心針劑等。2000年後,國人可以根據「安寧緩和醫療條例」選擇臨終時DNR的權利,並可將此意願註記到健保卡晶片中。

所謂末期病人除了指癌症末期患者外,還包括漸凍人、老年期及初老期器質性精神病態(即失智症)、其他大腦變質、心臟衰竭、慢性氣道阻塞、肺部其他疾病、慢性肝病及肝硬化、急性腎衰竭、慢性腎衰竭,以上都是健保定義符合安寧照護的範圍。

必須釐清的是,即使同意DNR不代表放棄治療或拒絕治療,只是改採緩和醫療。由於末期病人多半治癒無望,其治療目標已不再是治癒疾病,而著重於解除或控制患者因病症產生的痛苦與不適,提升患者剩餘時日的生活品質,達到真正的善終。

【編輯推薦:法律上形同是殺人!為了讓父親善終 「台灣安寧照護之母」做好了坐牢的準備

要說失去至親的痛,要經過多久,才能走出傷痛,我覺得即使是三十年,還是不行,尤其當這個痛是伴隨著內疚與自責。因為曾經體驗過那種痛不欲生的感觸,我心裡很清楚,當病人無法救治時,要想辦法救家屬。那時,我腦中想的是,一定要想辦法解救這位太太,解除她的內疚與自責,阻止先生的兄弟姐妹們或旁人對她的指責。這是我現在行醫,很常做的一件事。我期許自己無論在什麼位子,都要當個有溫度的人。

有些話,不能只對太太(或主要照顧者)說,而是要公開來講,最好當著所有家屬的面說,為的是要阻止其他家屬的指指點點。我直接了當地說:「先生是洗腎的病人,本來就是容易發生腦中風或腦出血,更是很難避免。」這麼說,是因為有些家屬,會責怪太太怎麼沒有把先生照顧好。

「所以這個腦幹出血的狀況,幾乎是無法避免的,而且常常是來得非常突然。可以是前一刻還好好的,還在說話、吃東西,下一刻就突然昏倒,心跳停止。這是真的,這個狀況就是會來的讓人如此措手不及!」這麼說,是因為有些家屬不明就裡,會一股腦兒地責怪太太怎麼沒有提早發現。

「太太平時就照顧得很好了。事情發生的當下,緊急處理也做得很好,她馬上就打電話叫119,也依照119電話中的指示,為先生進行急救CPR,把心跳血壓都拉回來,現在我們才能有這個機會來討論後續。要不然的話,現場就往生了。」這麼說,是要肯定太太的付出,解除她的內疚與自責。

「我們已經急救過一次了,現在腦幹因為出血,已經沒有功能了。腦幹沒有功能,就不是會不會清醒的問題,而是根本無法存活下去。最長不會超過14天,最關鍵的時間則是第3天與第4天。如果心跳停止,再去壓胸、電擊,對病人而言,只是折騰,不會有實際的幫助。所以我會建議不要再壓胸、不要再電擊,讓病人好好的離開。不曉得大家覺得如何做比較恰當?」就算DNR是太太決定的,但我還是會跟其他家屬說「這是我建議的。」這樣說,他們就不會去想是太太不想照顧,才決定放棄的。

「當然,如果有什麼習俗上的需要,例如拜過的衣服,求來的符或符水,都可以拿過來,我與護理師們都可以幫忙處理。」通常聽到這裡,家屬都會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然後如釋負重的從包包裡取出一道又一道的符。這些都是家屬的一番心意,他們也想盡自己的努力,醫護絕對會盡力成全。

這樣的場景、類似的對話,我不知道經歷過多少遍了。只是這一次,我用了比平常更慢的速度、更清楚的咬字在講,因為,這位太太是位外籍配偶。我知道,她每一個字都聽懂了,因為在我跟其他家屬說明完畢後,她眼淚就潰堤了。也許是她的辛苦,被我肯定了。也許是她的內疚,被我解除了。也許是她擔心的責怪,我替她擋下來了。

「醫生,我能不能有一個要求?」太太跟我說,「我先生走的時候,能不能讓我親自幫他(拔管),一直以來,他都很信任我。」聽她這樣說完,換我的眼眶紅了,忍住淚水,我告訴她「當然可以,你的先生會很感謝你的。」畢竟,彼此信任是一件多麼珍貴、多麼不容易的事啊!

奉勸那些「旁人」,若沒有要出錢養人家一輩子或幫忙照顧,拜託管好自己的嘴巴。圖/i...
奉勸那些「旁人」,若沒有要出錢養人家一輩子或幫忙照顧,拜託管好自己的嘴巴。圖/ingimage

幫辛苦照顧病人的太太(或家人)說話,尤其是相對弱勢的太太,對我而言,只是舉手之勞而已,對他們而言,可能是很大的支持力量。他們往往在照顧方面付出最多,卻通常得不到正面的肯定,反而還經常被那些「只出一張嘴」或「偶爾看一眼」的親戚朋友責怪做的不夠多、做的不夠好。每一個家庭都有自己的價值觀和在乎的事,無論做什麼決定,都是家人一輩子要去承擔的。

阿金醫師在說,你有沒有在聽!

身為醫療人員,家屬要做的每一個決定都是很困難的,需要很大的「愛」與「勇氣」去承擔、去面對可能的指指點點。至親的離去難免內疚與自責(可能會一輩子),醫療人員只要多說一句話,多一些同理,就可以解救「活著的人」。

最後,奉勸那些「旁人」,若沒有要出錢養人家一輩子或幫忙照顧,拜託管好自己的嘴巴。

※本文摘自《ICU重症醫療現場:熱血暖醫陳志金 勇敢而發真心話》/出版社:原水/作者:陳志金

DNR
急性腎衰竭
安寧緩和醫療
失智症
腦中風

延伸閱讀

同類文章

安樂死到底該不該合法化?「理想的死亡」有解答嗎

一位血腫科醫師省思:病人常執著於還可以活多久,不如積極去做未圓的心願

「如果知道自己可以安樂死該有多好」 安樂死可以是種預防手段嗎?

50歲人民保母即將離世 她暖心提問「要不要再來一張全家福呢?」

他們有知情、拒絕的權利 黃勝堅:「讓每一個死亡都有意義」

在瑞士安樂死是怎麼一回事?協助自殺醫師現身說法

孤獨死真的很悲慘嗎?一位65歲日本奶奶之死,教我學會「最理想的善終方式」

「生命只有10年」 4歲女童患罕病 漸漸失明且遺忘家人 媽:想聽她說愛我

安寧緩和新里程 衛福部擬設基地醫院助在家善終

72.5萬人健保卡註記安寧意願 1.8萬人預立醫療決定

台灣人器捐,竟是亞洲最高!腦死捐贈、心死捐贈、大體捐贈...差在哪?關於「器官捐贈」你該知道的實用指南

家屬不放手 預立醫療決定也沒用

善終好難…她當年為父拔管 做好坐牢準備

生命的最後一哩路 居家安寧緩和醫療,邁向在家善終的期盼!

醫院院長癌末竟舉辦生前告別式... 老婆:面對死亡不是只能等死,道歉也道謝才能「生死兩無憾」

「我走了媽媽怎麼受得了?」父親和自己都罹癌...生命走到最後,她選擇這樣做

人生一定會碰到的7種「臨終急救法」:葉克膜、氣切、CPR…你該知道可以怎麼選

「還刪長輩文 ?」別到父母離世才感傷自己把對話紀錄都刪了

桃園醫院安寧園藝治療 讓患者與家屬互動敞開心胸

簽DNR就是不孝?媒體請別再說這句話

等下就要檢查了 父親卻在就醫前離世...陳建仁來不及對父親說的話

積極治療疾病的不舒服…安寧緩和照護並非安樂死

台灣人百分百贊同預立醫囑 卻僅三成人採取行動

預立醫療決定書掌握生命自主權 個管師邀先生一同簽署

只是想好好死,有這麼難嗎?「荷蘭安樂死實錄」教會我的「幸福死」

她交代千萬不要急救!家屬威脅不救要告...柯文哲忘不了她醒了被綁在床上激動表情

法律上形同是殺人!為了讓父親善終 她做好了坐牢的準備

樹葬、花葬的好處在哪裡? 不需墓地、造碑且零花費,以最美麗的姿態凋零

「謝謝你們,沒有讓爸爸死在廁所旁邊…」救不了他,卻救了他的3個女兒

為癌末急性腦出血夫簽下拒絕急救同意書!妻知道會走到這一步「但我還沒有準備好…」

猜你喜歡

緊急開刀出狀況 周湯豪抽搐、戴氧氣罩昏迷嚇壞人

單親媽「7年24小時無自由」殺兩子被判死 王婉諭:她的無力應被看見

9輛救護車救不回馬拉度納 死前最後一句話曝光

高嘉瑜閨房亂推說「囤物症」 醫師打臉:是偷懶與邋遢

枕頭泛黃網友驚訝 高嘉瑜:已用十年 房間沒蟑螂有壁虎

高嘉瑜泛黃的枕頭還能睡嗎?專家:不是所有枕頭都能洗

余苑綺淚唸給女兒的遺書 「下輩子還要當家人」

鮮奶、保久乳、奶粉哪個營養? 加熱別煮沸!營養師的答案可能讓你嚇一跳

等不到1個多月後退休 高市警分局勤務中心主任心肌梗塞猝死

每天洗澡有風險?專家:每年有將近2萬人因此喪命

時間到了!海外國人返台健保短期停復保規定擬取消

冰桶挑戰共同發起人死於漸凍症 享年37歲

太少跟人面對面說話、常戴耳機⋯⋯小心 5 個習慣有害大腦,讓你越來越笨

外籍看護家庭喘息服務再放寬 12月起長照2至8級可申請

為什麼蹲久了站起來會眼前一黑?是貧血嗎? 5點注意事項助預防

台灣烏腳病之父曾文賓逝世 享耆壽98歲

「每個月給你錢,還照顧成這樣...」 最易惹怒家庭照顧者的十大困擾句

疫期返台兩樣情 陳時中昔喊誠實都保護今怒迴避質疑

口罩夾層有蟲! 淨新稽查合格並允配合調查

痠痛貼布貼太多會傷肝腎? 沒嚇唬你!有這些使用習慣要注意

「上帝之手」馬拉度納心臟病逝 一代足壇名將殞落

談美豬牛 蔡英文:並不是要求國人一定要食用

健保費率沒共識兩案併陳!月付多35元到105元

陳時中:市場會自主標示萊劑 消基會批政府偷懶罔顧民意

美豬進口五大管理原則 蘇揆秀6張圖一次看懂

余苑綺抗癌狀況穩定 李亞萍叮囑「別再偷吃這東西」

不爽過年返台隔離14天 黃安爆氣「我們不是主人嗎」

旅外國人擬廢除籍前停健保權 除籍後復保最多追5年保費

陳時中透露健保費率考量兩大方向 最晚年底拍板

「由家人照護最好」是迷思!醫師:看護是專家的工作

政壇惋惜!基隆連任4屆現任議員楊石城今胰臟癌病逝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