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洪惠風/幸福人與薛西弗斯

2021-10-24 12:45聯合報 洪惠風

長大後,才發現「幸福人」不是個遊戲,它是個人生指引,在告訴我們一些人生的哲思。 ...
長大後,才發現「幸福人」不是個遊戲,它是個人生指引,在告訴我們一些人生的哲思。 圖/ingimage
小時沒玩過「魷魚遊戲」,但常玩「大富翁」這類桌遊(我們小時候叫它紙盒遊戲)。

曾玩過一個很奇特的「幸福人」遊戲,這個「幸福人」在開始前,每個玩家要先寫下自己想要達到「財富、榮譽、快樂」三種人生目標的比率,總分120分,玩家可以平均分配財富、榮譽、快樂各40分,也可以把120分全放到財富,不要榮譽與快樂,最先達到自己設定目標的人就成為勝利者。遊戲開始後,每個玩家隨著骰子分配進入不同的行業,每個行業能得到的財富、榮譽、快樂比重各不相同,隨著遊戲進行,不同機運也會得到不同的分數。

長大後,才發現「幸福人」不是個遊戲,它是個人生指引,在告訴我們一些人生的哲思

十七世紀法國詩人拉芳登《寓言集》裏說了一個鞋匠與財主的故事。有個辛苦工作卻僅能餬口的修鞋匠,雖然窮困,卻很快樂,每天都心情愉快地一邊工作,一邊大聲唱歌。他的鄰居是個終日憂心的財主,被隔壁鞋匠的歌聲吵得無法入眠,財主想了又想,找到一個雙贏的方法來解決他的困擾:財主送了一大筆錢給窮鞋匠,讓鞋匠不再需要為錢去工作。

鞋匠拿到這筆錢財非常高興,但沒多久卻開始擔憂小偷光顧、盜匪上門,憂心忡忡之下,他沒心情工作,也不再唱歌了。財主很高興,計謀得逞,再也不會有惱人的歌聲擾人清夢;鞋匠失眠了,在輾轉難眠的煎熬之下,鞋匠最後把錢退還給了財主,因為他最想要的,只有自己快樂的歌聲與安穩的睡眠。

也許這個鞋匠設定的「幸福人」人生目標中,財富的比例極低,他主要追求的,是快樂。

常延法師在法鼓山的學佛五講中,說了一個故事,她去旅遊,走沒多久就到了景色不特別的目的地,驚愕之餘,才發現這趟旅程的重點,是旅程中的周遭事物,是過程中的點點滴滴,而不是目的地的風景。

希臘神話中的薛西弗斯,聰明絕頂,桀驁不馴,他利用宙斯的偷情擄人情報,從尋女河神父親阿索波斯手中換到河流改道,讓他的城市科林斯永不缺水;他用計鎖住死神逃過自己的死亡,也讓全世界無人辭世(比古往今來所有的醫師都厲害);還設局騙過冥后,從地府復活重返人間。

後來諸神給他的懲罰,是答應只要他能把石頭推上山頂就能獲得救贖,但每當快成功時,石頭總會功虧一簣地滾回山谷;諸神以為最可怕的懲罰,莫過於永恆的努力卻換來徒勞無功的絕望。

以薛西弗斯打敗諸神的智力,怎麼會不了解推石上山是個不可能的任務,但他選擇了絕不放棄。哲學家卡謬認為薛西弗斯把被懲罰視為自我的反抗,卡謬覺得最感興趣的,是石頭掉下去後的下山回程,「我看見這個男人以沉重卻平穩的腳步走下山,走向他不知何日終結的折磨。這段時間像是一個喘息的片刻,也一如他的苦難必定會再出現,那是有意義的時刻……今天的工人們天天做著相同的工作,持續一輩子,這樣的命運並不會比較不荒謬……然而,那些將人擊垮的事實,一經承認就消亡……朝向山頂的戰鬥本身,就足以充實人心,我們應當想像薛西弗斯是快樂的。」

真實人生中,財富、榮譽、快樂三者該如何分配呢?但更重要的,也許是要像薛西弗斯一樣,享受人生的每一個艱難奮鬥。

洪惠風

洪惠風

新光醫院教研部副主任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