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小卷、花枝怎麼煮最Q嫩?別再滾水川燙!

洪惠風/病史本土化,不是病歷中文化

2019-01-15 13:52聯合報 洪惠風

醫學會時,常常看到講者轉向外籍講者,用英文跟他們致歉「我必須要跟XX教授致歉,因為接下來的演講我將用中文說,但我的幻燈片上全都是英文,相信XX教授從幻燈片就能了解我演講的內容。」

把病史改用本土語言書寫,可以忠實記錄病人的言語,其他醫師看到前面醫師寫的病歷,才...
把病史改用本土語言書寫,可以忠實記錄病人的言語,其他醫師看到前面醫師寫的病歷,才能以最多的細節,做出細膩的判斷。 圖/本報資料照片
外籍講者沒有例外,都是頷首微笑點頭,國內講者接著就轉換語言,用國台英語夾雜的方式,接續著下面的演講。

醫學院上課或是醫護之間的交談,用的既不是中文,也不是英文,而是一種混雜專業英文醫學術語的語言。

「68歲男性,3個月前CVA時,右頸動脈放過支架,當時Cath發現Left main加DVD,但病人一直不肯開刀,前天non STEMI來急診,Troponin I最高0.83,外科已經會了,預計下周一開刀。」

早年病歷的紀錄,從希臘文,轉拉丁文,到各國自己的語言。日本時代台灣病歷是用獨逸語(德文)書寫,到了國民政府來台後才改成了英文。那時日本統治的國家(台日韓)都使用德文,現在日本用日文,韓國用韓文(專業名詞用英文),為什麼呢?

英國俗諺說,翻譯基本上是一種背叛行為

多年前有一次我在看門診的時候,遇到了一位回來複診的病人,我看了一下上次在門診時用英文寫的病歷「chest tightness」,問病人「這回改藥仔,心肝綁綁有卡好沒?」不料病人聽我這麼問,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瞪了我一眼,回答說:「醫師啊,我就不曾心肝綁綁,我是胸坎匝匝。」

胸坎不是心肝,匝匝不是綁綁!語言很奇妙,許多用語就算聽起來只有一點點差距,意思卻可能大不相同。例如病人會用來形容胸口不適感的各種形容詞:綁綁、匝匝、堵堵、ㄗㄜㄗㄜ、ㄇㄢㄇㄢˋ、憋憋、悶悶、縮縮、漲漲、緊緊、壓壓、幽幽……來表達不一樣的疾病,或是不同的嚴重程度。

如果病人說胸坎匝匝,狹心症的機會可能只有一半;但是如果他用綁綁來形容,就很像是狹心症,如果病人說感覺ㄗㄜㄗㄜ,就要考慮是胃酸逆流。可是寫成英文病歷,不管綁綁,還是匝匝,當時間緊迫想不清該怎麼翻譯時,最簡單的方式,就是選擇最常用的單字來代表一切。

為什麼敘述性的病史,需要使用自己國家的語言呢?讓我們來看看:「胸坎匝匝,中氣不透,請用XX運功散。」這前面八個字「胸坎匝匝,中氣不透」,如果要用英文的話,該如何寫呢?「跟著媽祖繞境,神轎跑真快,走了四天,胸坎真甘苦,攏ㄉㄧㄡˋ ㄉㄧㄡˇ,幽幽阿痛,但是回來給人推推就好了。」英文病歷又該如何書寫呢?

舊約聖經中有一段箴言「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但學者考證,這是來自一篇翻譯錯誤的古希伯來文章。它真正的意涵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翻譯,是非常容易出錯的,差之毫釐,失之千里,自古皆然,以後也不可能會少的。

「我手寫你口。」我都會這樣的要求我的住院醫師。

「病人怎麼說,病歷就怎麼寫,醫護怎麼溝通交班,病歷就怎麼寫。」

從歷史長河看來,更改病歷書寫語言也不是什麼驚天動地、大不了的事。把病史改用本土語言書寫,可以忠實記錄病人的言語,其他醫師看到前面醫師寫的病歷,才能以最多的細節,做出細膩的判斷。至於專有名詞中文化,既不重要也不是重點,我主張的,不是「病歷中文化」,而是「病史本土化」

狹心症
洪惠風
醫師公衛

洪惠風

新光醫院教研部副主任

延伸閱讀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