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蘇上豪/古代醫師協助用毒殺人

  • 分享
  • 讚大獎
  • 分享
  • 留言
  • 列印
2015-01-09 10:02聯合新聞網 蘇上豪
  • 讚大獎

 每次到了選舉的時侯,我的頭就很痛。因為台灣一旦陷入選舉的氛圍,不想被它影響就很難,不只是街道上有人不停揮手致意,或是有冒失鬼到處發傳單,媒體,也會各取所需,努力將選舉相關的資訊,努力塞滿報導的空間,彷彿這段時間只有「選舉」這件事可以做;更有甚者,候選人並不是努力宣揚自己從政的理念和抱負,往往流於死纏爛打的「鬥爭」泥沼。

 野蠻一些的,就自降格調,極盡八卦、抺黑之能事,學習扒糞記者,用揭醜、暴露,甚至是煽情的方式,想一舉打倒政敵;而文明一點的,就採取「按鈴申告」來對簿公堂,不過到底是告人或被告,恐怕沒有多少選民會去看。

 但是當我在翻查醫學史的資料時,會讓我頭痛的感覺頓時減低不少,而且還很慶幸自己活在現代的文明社會,要是把時序往前拉個二千年,那些古代人物對付政敵的方式,不是「嘴皮子功夫」而己,嚴重的人是明目張膽找人刺殺對手,而低調的人就在食物或飲水裡下毒,此時醫師可能就是最好的「幫凶」或「保護者」。

 我的話聽起來可能有些危言聳聽,不過我若將一些歷史故事提出來,相信會改變你心中的成見。例如,西方的醫學之父希波克拉提斯(Hippocrates)在他著名的誓詞裡,就有一段瞹眛的敍述:

 「余願盡己之能力與判斷力所及,恪守為病家謀福之信條,並避免一切墮落害人之惡行。余必不以毒物藥品與他人,並不作此項之指導,雖人請求,必不與之…….。」

 由上面的誓詞就可以推敲,早在古希臘羅馬時代,「用毒藥殺人」就是種很普遍的手法,自然身為救人的醫師不管是否牽涉其中,至少應該修習「解毒」的技能,也不容否認,可能有不肖醫師,就是用「善於使毒」而招攬客戶,但由於身份敏感,當然沒人敢以此揚名於世,落千古惡名。

 所以很多人的政敵暴斃,「醫師」應該逃不了成為幕後的那一隻黑手。

 上述的論點可能會讓你覺得我胡亂語,但是有位在美國愛荷華大學任教的吉布森(Gibson)教授,有一篇專文叫「Doctors in Ancieut Greek and Roman Rhetorical Education(古希臘羅馬醫師的修辭學教育)」,其中赤祼裸揭露,這時期的醫師談吐上的訓練,並不是為了與病患交流,讓應對進退有所依據,而是為了在法庭上辯護,使自己在可能「毒害病患」的法律案件中,能夠順利脫身。

 這也無怪乎古羅馬帝國時的雄辯家西塞羅(Cicero)在演講時痛陳,經由下毒而致人於死的謀殺案,比例實在太高了。

 至於歷史上醫師牽涉下毒最有名的案子是羅馬皇帝克勞狄烏斯(Claudius)的猝死案。根據塔西佗(Tacitus)編年史的記載,他是在吃了皇后阿格里披娜(Agrippina)準備的,他最愛吃的菇類料理晚餐後,在當天就一命嗚呼,不過最後給他致命一擊的,是御醫色諾芬(Xenophon)放到皇帝喉嚨裡,那隻沾滿毒藥的羽毛管。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畢竟自己是救人的醫師,不想在「用毒殺人」的題目著墨太多,只想拿一些有趣的故事和大家分享。因為在翻查這些史料發現,當初幾個惡名昭彰的毒物,如今還如夢魘一樣,存在我們的處方中。

 例如顛茄(Belladonna)這種有毒植物,它的一顆莓果,就足以使人喪命。羅馬帝國皇帝奧古斯都(Augustus)的妻子莉維亞(Livia),曾經狡猾地將顛茄毒汁灌入皇帝私人無花果盆栽,想要神不知鬼不覺毒死皇帝,而顛茄主要成份「茛菪鹼(Hyoscyamine)」所製造的藥品Buscopan,是現今治療胃痙攣、輸尿管結石引起的絞痛,還有腹瀉等病症的第一線藥物。

 另外在早期統治歐洲北部的厄勃隆尼斯(Eburones)部落的領導人卡度弗克斯(Catuvolcus),他是用紫杉(yew)提煉的毒品自裁的,而如今從這種植物的樹皮、根、枝葉提練的紫杉醇,是治療癌症的當紅炸子雞,目前還投入治療白血病、糖尿病的研究。

從「毒藥」變身為「特效藥」,可能是歷史的「必然性」造就的偶然,對於醫師配合毒藥殺人,在歷史上不堪的一頁,我只能一笑置之,但對於毒藥可以治病的發展,我也只能寄予厚望,但不知怎麼搞的,就是覺得心裡毛毛的。

毒藥
蘇上豪

蘇上豪

醫界的說書人。豐沛的創作能量,透過簡短的故事,深入淺出介紹醫學科普散文迄今。就讀醫學院時代,連續獲得國防醫學院「源遠文學獎」1988及1989年小說獎第一名。著有《國姓爺的寶藏》、《開膛史》、《DNA的惡力》、《鐵與血之歌:一場場與死神搏鬥的醫學變革》。

延伸閱讀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