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蘇上豪/一串念珠

  • 分享
  • 讚大獎
  • 分享
  • 留言
  • 列印
2016-01-13 12:12元氣網 蘇上豪
  • 讚大獎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小佩是我至今看過最小的器官捐贈者,只是她的出現造成醫院的器官移植小組有些心裡壓力,但這股壓力並非來自她的年齡,而是其他的原因。

說起小佩的身世確實有點可憐,國小六年級的她是由爺爺撫養。小佩的出世對她年紀甚輕的父母親是個很大的負擔,浪蕩的父親在一次酒醉開車去世後,母親竟也頭也不回的離去了,將她交給爺爺,而那時的小佩只有四歳。

從社工的口中得知,小佩的爺爺是位相當負責任的長輩,雖然必須身兼父母及爺爺的職務,但小佩的成長似乎沒有太大的影響。在同儕和師長的口中,她功課雖並不是頂尖,但脾氣與個性卻受到大家的認同及喜愛,形容她是位善體人意、處處替別人設想的好女孩,不只如此,她個性更是十分爽朗,父母親的結局似乎沒有在她幼小心靈烙下不好的印記。

在小佩住進醫院的前一天,小佩的爺爺拗不過她的請求,騎著摩托車帶她去買芭比娃娃,在某個十字路口粗心地大左轉,結果被一個心急的轎車駕駛從後面追撞,爺爺全身多處骨折,小佩因此造成很大片的顱內出血。

小佩接受了緊急開顱手術。在取出血塊後,為了怕腦部組織腫脹壓迫,神經外科醫師將她的左側頭蓋骨暫時取出,只將頭皮縫合回去,依然無法阻止顱內壓升高的情形。在手術的第三天,小佩的瞳孔放大,頭部電腦斷層顯示有腦幹壓迫的現象。

經過幾天的觀察,小佩的神經外科主治醫師確定她是「腦死」的患者,在內心極度煎熬下,通知了社工以及器官移植小組,將她通報為器官移植捐贈者的「候選人」。

說真的,當時負責器官移植的協調師小苓姐內心受到不小的衝擊,不只是因為小佩才年僅十二歳,和她兒子年紀差不多;更重要的是,北部某醫學中心剛發生一件事,讓我們心裡有著很大的壓力。

原來在前述的醫學中心裡,最近剛好有一位和小佩年紀相仿的小女孩,在父母親的同意下也變成了器官移植的捐贈者。

她是什麼原因變成了器官移植的捐贈者我並不清楚,只知道接受了她「遺愛人間」器官的患者,沒有一個有好下場:她的兩個腎臟各捐給了一位尿毒症病人,可惜兩人在術後都產生了急性排斥,再度返回定期洗腎的名單;接受她肝臟移植的病患,術後沒幾天產生了很厲害的敗血症也是一命嗚呼;至於幸運得到她眼角膜的病人,都沒有重見光明的機會。

然而,在接受這位小妹妺器官移植的患者中,有個人一開始似乎十分幸運,他是同一家醫學中心的心衰竭病人,在葉克膜的支持下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由於有小妹妹心臟的捐贈才獲得重生,術後他恢復得相當良好。

當其它醫院接受這位小妹妹器官移植失敗的情形陸續傳回該醫學中心時,大伙兒的心裡都蒙上一層陰影,但看著那位心臟移植病人日益好轉時,似乎可以鬆了口氣,只是心中仍有個大疙瘩存在。

果不其然,不幸的事還是在那位接受心臟移植手術患者即將出院之前發生。在死亡前的那個晚上,他的心情十分恐慌、而且焦躁不安,因為他看到床尾有個小女孩一直伸著手對他說:

「把我的心臟還給我!」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那位小妹妹的故事流傳了全台灣負責器官移植的醫院,所以小佩成為器官捐贈的候選人時,可想而知,小苓姐是相當不安的。

其它醫院的協調師都說,大概是「那位小妹妹的父母親沒有在床邊告知小妹妹要器官捐贈,所以她沒有心理準備,然後……」

我是不相信這套說詞,只能看著在小佩耳裡不時嘀嘀咕咕的小苓姐,然後搖著頭苦笑。

知道我是個佛教徒,有背誦「般若波羅密多心經」的能力,小苓竟央求我替小佩抄寫一份「般若波羅密多心經」,放在她的床頭上。

我考慮了一下,心想既然可以安定大家的心,於是用麥克筆寫了一大張「般若波羅密多心經」,貼在小佩的床頭,而且我還加碼,將跟隨我多年、一直掛在手腕的念珠別在她手上。

或許心經和念珠起了作用,接下來小佩的「腦死判定」,以及之後所有器官捐贈的移植手術都十分順利。

有一天小苓姐很高興對我說:

「蘇醫師,謝謝你的心經和念珠,它們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咦,你的念珠呢?」

「那天小佩進手術室時,不知那個護理人員自作聰明把它跟著小佩走,之後也跟她進了火葬場!」

「唉!對不起,是我疏忽沒有交待好。對不起!我買一串賠給你 ……」

「什麼話!結緣、結個善緣,大家平安就好!」

小苓姐覺得很抱歉,只能頻頻説對不起,但我不以為意,反而用金剛經的一句話勸她說: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是如來。」

「蘇醫師,這是什麼意思呀?」

「意思就是說,你都多慮了,我的心經與念珠都是假的,重點是小佩。她是那麼善體人意,所以接受她器官移植手術的患者都是福氣,尤其你又在耳邊提點過她,謝謝她的捐贈,自然小佩就不會有怨念!」

我是真的相信小佩是個與眾不同的女孩子,她一定聽到小苓姐在她耳邊所說的話,心甘情願、而且歡喜地做了一位菩薩,將自己的器官無私地捐了出來!

「她應該已經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了!」

到如今,我的心中依然相信小佩最終的命運是如此!

器官移植
器官捐贈

蘇上豪

醫界的說書人。豐沛的創作能量,透過簡短的故事,深入淺出介紹醫學科普散文迄今。就讀醫學院時代,連續獲得國防醫學院「源遠文學獎」1988及1989年小說獎第一名。著有《國姓爺的寶藏》、《開膛史》、《DNA的惡力》、《鐵與血之歌:一場場與死神搏鬥的醫學變革》。

延伸閱讀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