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醫療/ 精神.身心

診間印象 「房思琪」的自我論斷、崩潰與瓦解

當大家義憤填膺,甚至失控的肉搜、謾罵、遷怒……,用各種合理、牽強、甚至武斷的辯證來化約林奕含,乃至於她的書寫-「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時,閱聽大眾總以為我們抓住了正義、光明、勇敢……,我們用「他硬插進來,而我為此道歉。」這個強勢的節錄與介入,來定義林奕含、房思琪與房思琪們。

林奕含圖片擷自林奕含臉書
林奕含圖片擷自林奕含臉書

而筆者身邊的男男女女,一個個進出精神科診間、會談室那既蒼白又寂寞的靈魂,亦是固執、癡傻地認定自己即是「房思琪們」,並非誘姦是個案們的共同經驗,而是「為什麼我不知道如何拒絕?」「為什麼我不說不要?」「為什麼我讓他這樣對待我?」的自我究責與悔恨,房思琪揭開了許多脆弱而沒機會好好癒合的傷口,隨著事件擴散,診間裡,我看到的並不是真理的暢快彰顯,而是殘忍的自我論斷、崩潰與瓦解。

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首章,林奕含便使用近乎嚴厲、執拗的語言,假託劉怡婷的領悟,寫道:「……當小孩最大的好處,就是沒有人會認真看待她的話。她大可吹牛、食言,甚至說謊。也是大人反射性的自我保護,因為小孩最初說的往往是雪亮真言,大人只好安慰自己:小孩子懂什麼。挫折之下,小孩從說實話的孩子進化為可以選擇說實話的孩子,在話語的民主中,小孩才長大成人。」

讀到此,我們屏息無言,筆者身邊對號入座的「房思琪們」是怎樣被社會消音、錯待?在漫長而孤獨的療傷過程,周遭充塞不解、誤解與不諒解,「房思琪們」被禁錮於社會的牢籠中,許多話永遠不能說,深怕一不留意,潰堤的情緒將引致身旁的反撲與指責,於是「房思琪們」身體心上戴著鐐鎖孤單的生存,在曾有的痛苦、悲哀、心傷、無助與滅亡之中,這本書、乃至於林奕含所激起的波濤洶湧,就是對其所處境遇的交代,或許有一絲絲的救贖。

清明如您,您必在林奕含和她的書寫、社會觀點的聚集裡,找到您自己的位置。林奕含受訪當時曾說:「當你在閱讀中遇到痛苦或不舒服,我希望你不要認為『幸好是小說』而放下它,我希望你能與思琪同情共感,我希望你可以站在她的鞋子裡...」

您準備好自己,曾經、正在或將要與思琪同情共感了嗎? 誠摯邀請您來回答以下的問題>>goo.gl/6XUgHg

編輯推薦

精神科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