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高向鵬跌倒昏迷1年後過世 名醫:跌倒後需注意兩大症狀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名人/ 林思偕

林思偕/我的臉書人生

林思偕

昨天半夜,我開始發現自己登不上臉書,今晨起來測試一下,依然如此。

臉書不曾這麼久不理我,這使我坐立難安。該不會永遠無法復原吧?有太多東西在裡面,包括成長的軌跡,隨手拍下的相片,未完成的草稿。

臉書統治我太久了,我每天向它朝貢,三不五時回頭檢查,關心它些微的枝葉顫動。

我臣服於臉書上面的追蹤數、好友數、留言數、被按讚數。正如我崇拜學術論文的影響係數一樣。沒錯,數字最能激起比較之心,它從來不虛無縹緲。

年輕時一邊看診,一邊專注寫論文。醫學殿堂中,學術是一盞永遠的明燈。可是,寫論文有既定的成規,相似的麻煩。我被困在同一個地方,日子過得一模一樣,漸漸的,我找不著追求真理的初衷。感覺像在應付,就慢慢不喜歡了。

年紀稍長,發現原本平靜的,聽診器的那端,不斷有東西在騷動著。一雙雙愁苦的眼神吸引我的專注,通往病人世界的一扇門在眼前洞開 ,風景扣人心弦。

我有意識的開始另一種「寫作」,把醫病遭遇記錄下來。醫師的身分提供我特殊的視角,臉書提供我最好的平台。

我習慣性在熹微的晨光中,尚未消失的夢境裡,打開手機,在臉書「想些什麼」的框框,用文字把醫師和病人相遇的種種,串織在一塊兒。按下發佈鍵。

 起初「回應」寥寥無幾,可能此刻大地尚未甦醒。後來慢慢興旺,眾聲溫柔,總有願意傾聽的耳朵。許多未曾謀面不知其真實姓名的「類知己」四面八方湧來,彷彿在輕拍我的肩膀 。

現實世界的「朋友」從嚴錄取,「臉友」則從寬認定。可以是變動的,若即若離的,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不要求忠誠,但天堂就在「臉友」按讚的瞬間。

或許地球上有千千萬萬的陌生人,在不同的星空下,和我經歷相同的感覺 。在茫茫人海之中, 臉書把相似的靈魂湊在一起,彼此交換理解的眼神。即使只是限時動態,也夠幸福的了。

有一次門診電腦大當機,令人崩潰的程度不亞於昨晚臉書。我藥方開了,卻印不出來。總不能眼巴巴盯著螢幕,我乾脆轉頭開始與小病人閒聊。

住哪兒?唸哪一個小學?南崁國小?附近有羊稠步道我常走, 對面有個家樂福,油管路上還有一個南美國小……就學很方便, 南崁國中、南崁高中都在附近。 再過去有個五福宮……

小病人話匣子一開,對我說個不停。我們侃侃而談,診間氣氛突然輕快不少,我不再板著臉,也開始回憶塵封的童年,他這年紀,我在做些什麼。

白色巨塔內外,鮮活的人間萬象都成為我臉書的素材。我每一到兩天發文一次,確診為「臉書上癮症」,暫時還不想被治癒。

電腦終於修好。我的病人,也從病歷上的代名詞, 變成一張張輪廓清晰的臉。天使藏在病人故事裡。努力傾聽,勤於記錄,可以找到行醫的理由。

固然臉書有諸多壞處:浪費時間,使人耽溺,看到別人的光鮮亮麗,懷疑自己的人生……

但對我而言,臉書的分享像及時雨,溫潤我乾涸的心靈。所以快按讚我吧。在它下次當機之前。

林思偕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