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傅志遠/醫療上的同理心

2022-04-17 12:10聯合報 傅志遠

醫院本身沒有好壞之分、工作的本質也不因醫院層級不同而有差別,但必須持平而論,基層...
醫院本身沒有好壞之分、工作的本質也不因醫院層級不同而有差別,但必須持平而論,基層醫療的行醫壓力是大的。 圖/ingimage
我目前服務的機構,是一級教學醫院與醫學中心,在此之前,我也曾在幾家基層醫療院所工作,對各層級的甘苦都有體會。

醫院本身沒有好壞之分、工作的本質也不因醫院層級不同而有差別,但必須持平而論,基層醫療的行醫壓力是大的。

除了醫院本身軟硬體設備與醫學中心的差異之外,民眾對待不同層級醫院醫師的態度也不同:同樣出現併發症、同樣是病患死亡,若是在醫學中心,家屬多半可以理解是疾病的嚴重度所導致的回天乏術;然而若發生在基層院所,有的家屬會質疑醫療方。

即使眼前複雜的病情,對大醫院或小醫院都一樣困難,但在大醫院裡有同事能商量、有老師能請教、有強大的後勤設備支援,能緩解不少第一線人員的壓力。

我曾在基層醫療時遇過無法處理的併發症,深刻體會孤立無援的痛苦,必須按捺家屬的不信任,八方聯繫在大醫院服務的老師或師兄弟後續照顧,有時候還被人家酸說是幫我「收爛攤子」。

不久前接到同事的請託電話:「我有個朋友在某中型醫院開刀,據說開完後恢復不好,可否轉到貴院,請你接手照顧?」同事的請託,我當然一口答應。

對方醫師希望能與我直接溝通,說明治療的細節,而非透過轉診病歷的文字紀錄,於是我們通上了電話:「病人的胃破了一個五公分的大洞,我本來想直接修補,但是洞太大補不起來,而且病人狀況也很不穩定。」

「破洞有五公分大,恐怕真的不好補,有可能要把部份胃切除,保留組織較好的部份。」我說了自己的看法。

「我同意應該要切胃,可是坦白講,我已經太多年沒做這個手術了,有點沒把握。」我知道對方是比我資深許多的前輩,也在基層醫療服務幾十年,應該不常遇到複雜的病例。

「所以你在手術中做了什麼?」

「我把腹腔盡量洗乾淨,放了引流管讓感染源流出來,其他的我真的不敢弄。」

「好的,那我瞭解了,快點轉過來吧!」

我很感謝他沒有貿然進行自己沒把握的手術,也很誠懇地告訴後手醫師他遇到的困難。電話放下,我大概知道該怎麼做,雖然手術困難,風險也一定很高,可是後線醫療有後線醫療的責任。

病人抵達急診時已經休克,我向家屬說明了必須再次手術的建議,也解釋了有極高死亡風險。

「我知道!前一家醫院的醫師有跟我說。他說他那邊處理不來,所以要轉給你。」家屬講這些話的時候,語氣略帶不滿。

「不能怪人家,病情有時候比想像中複雜,至少他馬上做出轉院決定。」手術真的相當困難,脆弱易流血的組織與嚴重發炎的沾黏,讓我吃足苦頭,前一位醫師一點都沒誇大,我費了一番力氣才把爛掉的胃切下來。後續在加護病房又努力幾天,才終於轉到普通病房,一周後順利出院。

家屬很感謝我,也不再對前手醫院與醫師有抱怨。

對於有強大的後勤支援與家屬的信任,我充滿感恩。但對於前手處理的醫師,我也感謝他願意無私地告訴我遇到的困難,讓我能多些準備。

或許當年那些經歷與曾遇到的挫折,今時今日都讓我對整件事有更圓融的處理。

醫護人員

傅志遠

林口長庚紀念醫院外傷急症外科主治醫師
長庚大學醫學系教授
台灣外傷醫學會秘書長
知名部落客Peter Fu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