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洪惠風/這病毒好毒,不要進來!

2020-02-09 10:17聯合報 洪惠風

N95口罩講究氣密,戴著說話時口型不能太大,也不能大笑,因為這些動作都會讓它漏風...
N95口罩講究氣密,戴著說話時口型不能太大,也不能大笑,因為這些動作都會讓它漏風,影響到密閉性與保護力。 聯合報系資料庫
「你們的急診是怎麼搞的?我昨天進去只不過半天,就被隔壁床傳染上重感冒!」病人一進門診的診間,就雙手叉腰,對著我咆哮。

「你不知道去急診就是要戴口罩的嗎?不戴本來就很容易被傳染。」

「你們沒有人跟我說過,我怎麼會知道?」病人的聲音越來越大。

「害我現在流鼻水鼻塞又咳嗽,比沒去急診時更難受。」

我看了看他:「你想知道為什麼在急診會被傳染上感冒嗎?」

「當然!看看你們醫院做的好事。」病人還是非常生氣。

「因為你隔壁床的病人,跟你現在一模一樣,感冒了還不肯戴上口罩,就傳染給別人了。」

「………」

這些日子,口罩該到哪裡買,該怎麼戴,該使用哪一種口罩,多久該換,該不該禁止出口,產能夠不夠,價格該如何定……成了熱門話題,但對我來說,卻是惡夢重現,回到了那個不想面對的SARS年代。

那時整個醫院都充滿肅殺的氣氛,沒人知道SARS會持續多久,會感染多少人,全國的防護器材都不夠,醫院之間相互爭奪醫療資源,手段盡出,甚至也聽說有同一家醫院的不同病房之間,為了器材的分配勾心鬥角,人心浮動。

那時大家都擔心,怕被病人傳染上,繼而傳染給家人,幫病人插管的同仁,更是冒著生命危險,只要防護器材出了差錯,或是作業一點點疏失,付出的代價可能就是自己的生命。當看到從和平醫院轉來的醫護同仁在生死中掙扎時,更是不捨與不忍。

曾有被染上SARS的護理同仁,在隔離病房中,戴著高濃度的氧氣面罩,隔著玻璃,對著外面的醫護同仁一面喘,一面寫下「這病毒好毒,不要進來」的手板秀給外面的人看。每個穿著隔離衣進去的人,忍住盈眶的熱淚,卻又得故做淡定,悉心照護。她已經生病了,卻還念著其他的醫護人員,不願意有人為了照顧自己,而染上這個可怕的疾病,但她最終仍然不敵病魔。

那時N95口罩供應吃緊,大家各顯神通,從不同管道拿到的每一枚都是寶貝。一個N95要支撐一整天,為了用更久,在N95外面再罩一個外科口罩,定期更換外面的外科口罩。

N95口罩講究氣密,戴著說話時口型不能太大,也不能大笑,因為這些動作都會讓它漏風,影響到密閉性與保護力。但就因為它的講究氣密,讓我苦不堪言。

SARS時草木皆兵,同仁都戴著N95看診,這時如果病人太多,反成了折磨。我的鼻子不好,當空氣不好或是濕氣太重時,就會打噴嚏流鼻水,每當戴上N95問診,不用十分鐘就會開始打噴嚏流鼻水,但這樣時口罩裡面的濕度就更大,惡性循環,沒多久就開始流眼淚,變得涕泗縱橫,真的是看診看到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戴口罩的規矩,是盡量不要汙染到口罩,當N95口罩裡面積滿了我的鼻涕跟口水時,真不知道到底還有多少防護作用。我當時看門診,每十分鐘就得暫停,小心翼翼的洗手、摘口罩、擦眼淚、擦鼻涕、戴回潮溼的臭口罩、再罩上外科口罩、再洗手,這種日子,直到了SARS過去才畫上句點,那時戴口罩區域的皮膚,都已經紅腫破皮,長滿了青春痘。

武漢新冠狀病毒疫情來襲,意味著可怕的日子又來臨,但為了保護自己跟他人,這一次我還是會跟大家一樣,好好的戴上我的口罩。

SARS
武漢肺炎
新型冠狀病毒
洪惠風
醫師公衛

洪惠風

新光醫院教研部副主任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