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洪惠風/小南門外的鼠疫研究

  • 分享
  • 讚大獎
  • 分享
  • 留言
  • 列印
2019-08-18 13:00聯合報 洪惠風
  • 讚大獎

老鼠示意圖/ingimage
老鼠示意圖/ingimage
小南門外,從現在的和平醫院到植物園後門一大片區域,日本時代是台北衛戍醫院跟它的宿舍。日本文豪井上靖的軍醫父親就曾外派到這裡服務,國民政府接收後先成了陸軍總醫院,逐漸變三軍總醫院,最後除前面一小塊是和平醫院外,其他都成了住宅區。

小時候我住在總醫院圍牆外面,那是由日本宿舍改建,中間用薄薄三夾板分隔成兩家合住十五坪大的醫院宿舍,井上靖暑假來探望父親時,應該就住在這一邊的宿舍區吧。從我們住的地方要去外面得跟憲兵叔叔打交道從後門穿過醫院,不然就要從旁邊繞一大圈,但對我們這些頑皮的小朋友來說,還有個更調皮的方法,就是爬過上面是鐵絲網的圍牆,經過醫院裡面出去。

跳牆進去的落點有很多大樹,有個平房總是有個奇怪的伯伯守著,我們被警告不可以被他抓到,不然會被抓進去做實驗,所以每次經過時我都全力奔跑,不敢稍作停留。

有一次翻牆進去,在角落裡看到了一隻死老鼠,大一點的小朋友就嚇唬我們說這隻老鼠一定是鼠疫死的,鼠疫會傳染給人,每個得到的人都會死翹翹,害我連續幾天睡不好,很久都不敢經過那個區域。

其實小南門外的這個地區,還真的曾經是研究鼠疫的重鎮,我們還真的不該隨便闖入。

在日本人整頓以前,台灣傳染病盛行,被認為是「瘴癘之地」「鬼界之島」。1896年政權剛轉移時,台南安平就爆發了黑死病(鼠疫),日本現代衛生學之父緒方正規為此來台灣研究,他的實驗室就設在台北的小南門外,確切的地點並不清楚,但大概就離我小時闖入的這個區域不遠。

緒方正規到達台灣時,台北的城牆都還在,1884年完工二十年後就被拆除的台北城,是人類歷史上最後一個依風水建造的中國式城池,小南門跟其他東南西北四個碉堡式城樓的形狀都不一樣,它是廊柱型的城樓,有人說因為小南門是板橋富賈林本源家族為了避開艋舺泉州勢力,方便出入臺北府城所捐建的,所以獨一無二。

台北知府陳星聚設計的台北城面對正北,破土後臺灣兵備道劉璈卻認為這種設計萬萬不可,「後無祖山可憑,一路空虛,相書屬五兇。」把城廓順時鐘旋轉了13度,讓七星山成為台北的靠山,至今許多道路還依著原先的設計對著北方,卻跟城牆拆除後留下來的街道產生了角度。

緒方正規跟北里柴三郎同年,東大畢業的時間卻早了三年,來台灣之前,曾被北里推翻了他的腳氣病病源說,同門結下樑子,也因此緒方的東大醫學院與北里的傳染病研究所勢不兩立。北里在1894年香港鼠疫流行時,宣布發現了鼠疫的致病病原菌,但法國科學家葉赫森卻聲稱另一隻桿菌才是正主。緒方1896年之所以來台灣,除了為裁決北里跟葉赫森鼠疫病原菌的真相外,我想也有些討回顏面的成份吧。

緒方在小南門外設立了研究室,發現葉赫森的桿菌才是真正的病原菌,也發現了人、鼠均是由老鼠身上的跳蚤傳染病菌,現在鼠疫桿菌學名叫「葉赫森屬鼠疫種」(Yersinia pestis),簡稱葉赫森菌。

我小時候見到死老鼠的時候,跟緒方正規來台灣的年代差了七十年,但要是日本文豪井上靖到台灣探訪父親時跟我一樣翻牆見到了死老鼠,故事恐怕就完全不同了。

老鼠
傳染病
洪惠風
醫師公衛

洪惠風

新光醫院教研部副主任

延伸閱讀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