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陳光超/「我真的被球打到!」可以打破耳膜的球

2021-04-19 16:46元氣網 陳光超

「是什麼球打到?竟然會造成耳膜破裂!」 示意圖/ingimage
「是什麼球打到?竟然會造成耳膜破裂!」 示意圖/ingimage
除了因頭頸腫瘤求醫的,仍然絡繹不絕之外,COVID-19讓耳鼻喉的病人明顯的減少了。我的耳科門診,相對清閒了許多。

「叮咚!」有人在門診外的報到機上,插入了健保卡。走進來的是一位有認真化妝的美眉,頂著皮靴,穿著時髦,顯得十分摩登。我心裡想,她大概是在百貨公司的專櫃小姐。

「有什麼事情,我們可以幫忙的嗎?」我先問。

「我耳膜破了。」名字叫做倩倩的她說。

「什麼?」我改變語氣,「耳膜破了?」很驚訝地重複一次。

「是呀!」她用很平穩地聲音繼續回答。「我剛剛被球打到,左邊耳膜就破了。」說完還有點不好意思地對我微微笑。

我完全不相信她!幾個理由:1. 連我聽到耳膜破了,都有點驚訝了,怎麼她這麼鎮靜?由她的「完全裝扮」來看,應該是昨晚參加通宵趴。是不是想來騙我一張請假診斷書,好請假去補眠的嗎?2.剛剛把耳膜弄破,誰都會驚慌失措,會一直追問醫師要怎麼辦?她卻沒有!反而面帶一絲絲靦腆地笑容,正坐在我面前,眨著長長的假睫毛,靜靜地等我回答她。3. 哪有化妝畫的好好的,卻大清早跑到球場,妳到底去幹嘛的?跑趴的女孩,應該都很晚起。4. 倩倩破的是左邊的耳膜,「應該」是被搧一個大巴掌造成的。因為大部分的人都是慣用右手的,面對面時,挨打的就是左耳。

一般門診看到的家暴情形,女生都是摀著左耳,哭哭啼啼地來到門診,臉上都還有手掌印。

「ㄧ定是!」我心裡想。「臉上的妝就是為了掩蓋手掌印。」「妳這個小把戲,還想騙過我這老鳥!哼!」

「倩倩小姐,」我說,「我後面還有病人,妳要告訴我實情,因為病歷的記載,會有法律效力的喔!」我的意思是,我後面還有病人在等,妳別鬧了,快說實話!

「我是真的被球打到啊!」她又眨眨她那長長的假睫毛,平靜又認真的說。

我不想再理她,拿起耳鏡,靠近她,撥開她的長髮,一陣洗髮精的清香飄了過來。輕拉著她的耳廓,觀察了一下左耳。

「妳耳膜破的不小耶!」我有點吃驚。「而且破損的耳膜有的部分向內捲,有的向外捲,非常不規則。」「這一定是被打的!」我心裡下了結論。

「匡匡,我這裡有一位要做緊急鼓室成形術的病人。」匡匡是有一雙巧手的手術醫師。

一般創傷性耳膜破裂,不管是挖耳朵或者竹籤插入,打耳光...等等所造成,都不需要處理,只要維持乾燥,三個禮拜自然會長好。

「什麼是緊急耳膜修補術?」匡匡問。「為什麼要現在做?不是自然會長好嗎?」

Emergent tympanoplasty 緊急修補耳膜,說實在的,我這30年來,僅僅碰到兩次。

「你說的對,但這病人破裂的耳膜,有的向內捲,有的向外捲,」我回答匡匡,「我們需要幫忙它,把捲起來的耳膜擺平,確保它會長好。」

「我現在正在看門診,沒有時間幫你弄。」我轉頭跟倩倩說。「等一下你去樓上手術室找匡匡醫師,由他主持手術,幫你把耳膜暫時修補好。」

「好呀!」倩倩面對要做手術,仍然一派鎮定,又眨著眼睛,很乾脆地說。也沒有問會不會痛,實在不像跑趴嬌貴的女生。只再問了一句,「手術後,要再來看你嗎?」

「三個禮拜後再來,」我壓制內心的一堆問號,回答她「記得要維持乾燥,耳朵不要進水。」

「我再問妳一次,」但我還是忍不住,「耳膜到底是誰打破的?」

「真的是被球打破的,」倩倩很無奈的再說一次。「被一個籃球打到耳朵。」

「籃球?」我更吃驚了,用手比了一下籃球的大小,說「這麼大顆的籃球?」籃球的體積大。壓力會分散,力量不會集中在一小點,那就更不可能把耳膜打破了。

******

「呃!被球打破耳膜!」思緒被拉回兩年前。門診外面的病人已經出現陣陣騷動,因為下午的門診,已經拖延到晚上,仍然有很多還沒看到診,大家實在等太久了。突然間,門口闖進兩個很高大的壯漢,就像兩根柱子一樣,杵在狹小的診間裡,非常搶眼。不管門診小姐怎麼解釋,就是大聲的跟門診小姐吵著要先看。

「兩位先生,請你們出去,等到號碼到了再進來。」我實在看不下去,出聲幫小姐解圍。

「我們是劉醫師介紹的,」其中較「矮」的一位說。「他要我們趕緊過來。」

「劉醫師說什麼呢?」我問。

「他說Jimmy的耳膜破了。」他指了一下高的叫Jimmy的那一位。「我是教練。」他自己補充介紹了自己。

「教練,我們這邊每個都是耳朵有問題的,還是請你先出去,等號碼到了再說,麻煩兩位了。」我趕他們出去。

「不行,我們很急,一定要先看。」教練堅持。

「耳膜破是常有的事,一點都不緊急。」我也不退讓。若是破例的話,外面久等的病人會造反。

「但是Jimmy的耳膜是剛剛被球打破的!」教練強調「剛剛」發生。

「球打破耳膜?」這話引起我的好奇心。「怎麼可能?這可是我第一次聽到。」「是什麼球打到?竟然會造成耳膜破裂!」我的好奇心,讓我沒有繼續趕他們離開,反而追問下去。

「網球!」教練還是很急。

「怎麼可能,除非那個球,絲毫不差的正好命中耳道開口,把空氣快速灌入耳道,巨大的壓力,才能衝破耳膜。」我對教練的說法嗤之以鼻。

「真的,因為我的球很強!」教練很震驚我竟然不相信他,所以很無奈的說。

「蛤?你的球很強?」教練說他球「很強」時,我覺得這個教練實在太臭屁。這麼臭屁,態度應該很狂妄,但怎麼表情是那麼愧疚呢?

「唉,就是球質太強,才打破Jimmy的耳膜。」教練繼續以他「低調」的方式懺悔。

「為什麼你的球很強?」我繼續好奇下去,不管外面的病人等很久了。

「因為我都是用腰在發力!」教練很認真的回答我之後,即刻催促我。「陳醫師,拜託你趕快幫Jimmy看一下。」

「每一個人打球都是用腰啊!」我根本對耳膜破沒興趣,我只對他如何打球的說法有興趣。「每一個教練教打球,都是教人家用腰力打,再三強調用手打球,會有運動傷害發生!」我很不服氣的說。

「不是,他們都是用手打。」教練不耐地揮揮手,不想回答我。「可以先看一下Jimmy嗎?」這才是他關心的。

「你們先出去,我們已經浪費太多時間了,大家都等很久了,不可以插隊。」我堅定地拒絕這位,直接否定過去所有我學到該如何打球的教練!

用「送客」的眼神,看著悻悻然的教練及一臉無辜的Jimmy, 轉身離去,直到診間大門關上為止。

******

「陳副,匡匡來電。」小姐把我從回憶裡叫回到現場。

「喔!」我晃了一下頭,讓自己清醒一點。「匡匡,有什麼問題嗎?」

「報告陳副,倩倩我處理好了。」匡匡回報。

「順利嗎?」我問。

「很順利,」匡匡說,「我參照國外文獻,用很細的吸引管,把捲進去的耳膜吸出來鋪平,再剪一小塊透氣的美容膠,貼在這些破裂的耳膜上,幫忙固定。」「病人沒有頭暈也沒有什麼不舒服。」匡匡把所有重點一次就報告清楚。

「匡匡,你真強。我30年才碰到兩例,你才入行,就有這樣的經驗。」我也用我的方式,讚美了匡匡一下。

******

「你說我們都是用手打?」Jimmy終於坐在診療椅上了。我還是沒去看他的耳朵,反而質問站在旁邊,越來越著急的教練。「對,你們都是用手打。」教練用關心的眼神看著他的愛徒,根本沒有看我一眼,就草率地回答。

我實在有一點生氣了,站了起來。這時他才轉頭看著我,以為我終於要移駕去看Jimmy.

「教練,看著!」我左臂伸直,手刀指向2 點方向,直接在他面前一口氣完成轉腰,拉拍,揮拍及收拍動作,力量大到身上略微寬鬆的白長袍飄舞起來,甚至連醫師袍口袋內的檢耳鏡都飛了出來!我相信這樣的威力,足以把用腰揮拍的機制,完美詮釋給這個臭屁教練看。

「這是完全用手打。」他只瞄了我不到一秒,就把眼光投射回Jimmy 身上。「陳醫師,可不可以幫Jimmy 看一下,他到底要不要緊?」吼,這個教練完全不關心我的揮拍!

「我用手- - 打- -?」我用很高的音調質疑他。真是令人失望。

「對啦!」「我們現在不要談這個問題好不好?」教練真的不耐煩了。「那你先看了Jimmy 後,我再跟你說。」

我乖乖地聽他的話,拉來顯微鏡,檢查了Jimmy的耳朵。心裡在想,這是什麼狀況,怎麼情勢180度反轉,醫生變成服從伴醫者的命令了呢?

Jimmy的耳膜果然是破的,但是他的破洞形狀是圓形的,需要時,是要開刀修補的,幸運的是技術難度不高。

要下班時,先去病房查房,Jimmy開完刀,正在休息。我告訴他手術順利,有把握可以修好他的耳膜。之後就聊到我對陳教練的不滿,覺得他實在太瞧不起人了,說穿了,就是覺得他怎麼可以瞧不起,自認為打球打得不錯的我!

「你真的是用手打。」Jimmy大概覺得已經開完刀了,就不怕得罪我,直接嗆過來。他看我滿臉不服氣,就提出了一項交易。「你今晚放我出去打球,我就把教練找出來,示範給你看。」

「不行,下午才剛開完刀,晚上就偷跑出去,被抓到了,要被罰款的。」我當然是說不行。

不行歸不行,好奇歸好奇。不久之後,暗黑的員工停車,出現了一幕主治醫師開車,載著剛被自己開完刀的病人,偷偷溜出醫院的怪象。這可是我生平第一次載著病人,沒有請假,溜出醫院,而且還是用自己的車喔!

******

倩倩又是笑咪咪的坐到我面前。「開完刀三個禮拜了嗎?」我問她。

她點點頭,笑笑沒說話。

「時間真快。」我一邊說,一邊靠近她的耳朵,清理了一下,並且照了一張相片給她看。

「耳膜完全長好了!」我指著照片說。

「太棒了!」倩倩這次真的開心的笑了。「匡匡醫師好厲害喔!」她就只稱讚小鮮肉,我像是空氣般的不存在。「不用再複診了吧?」她有點在撒嬌!

「不用!」我斬釘截鐵地說。「但妳現在總可以老實的告訴我,妳的耳膜是怎麼破的吧?」

「就是被籃球打到的呀!」她仍然沒有改口。

「那為什麼妳會被籃球打到呢?」我盯著她問,但倩倩沒說話。

想到教練為了Jimmy,那麼的著急,我再追問「妳怎麼會那麼鎮靜呢?」倩倩還是眨眨眼,讓我清楚地看到她的假睫毛,以她那撒嬌的微笑作為回答。

「那為什麼是一大早發生這種事情呢?」我好像是柯南。

倩倩終於開口了,「你說不用複診齁,bye bye!」起身,走了,留下千古謎團。

我在倩倩的病歷上,發生耳膜破裂的原因欄位,打了一個問號!我總不能像我老婆那樣天真,搞錯人家受傷的原因。老婆大人從美國搬回來,對台灣狀況還不太清楚,半夜三點被急診叫去,幫一位傷患縫眼睛,這位傷患是被警車從林森北路送過來的。她問病人,眼睛是怎麼打破的?病人老實的回答,是被球棒打的!我老婆更老實,立馬責備病人,「那麼暗了,你幹嘛半夜4點去打棒球!」¥^_^?@$

當場不僅病人翻了白眼,連護送的警察都昏倒了。欸,這位美國來的醫師,林森北路上,多得是酒店,夜店,KTV..., 就是沒有一座棒球場,這樣妳知道了嗎?

PS

教練真的是對的,我們溜出醫院,看教練和Jimmy互相拉球。聽那厚重的乒乒乓乓的抽球聲,讓我大開眼界。經過教練的指導,也比較看得懂Roger Federer 如何發力,如何發球。以前我們看不懂,就是因爲我們自己以為是用腰在打球,實際上卻是不折不扣地是用手打。只是要真的做到像Federer 一樣,很難喔!

耳膜破裂
挖耳朵
耳道
頭暈

陳光超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 全聽健中心 耳鼻喉部 副院長

延伸閱讀

猜你喜歡

家庭群聚會造成社區感染嗎?醫揭高危險家庭類型

為什麼打了疫苗還會確診?醫曝2個關鍵感染途徑

乳癌細胞會不會惡性轉移?研究發現「骨微環境」是關鍵

身上味道怪怪的是細菌感染!醫教你辨別氣味成因

柯富揚/讓中醫參與長照 成為預防醫學支柱

李偉文/蔬菜跟水果有什麼不一樣?

飯店最髒的地方在哪裡?研究揭曉:你一定會碰到

比馬桶蓋髒400倍!醫師曝辦公室最髒的地方在這裡

性生活總是不如意?專家:改變說「不要」的習慣

許金川/攝護腺肥大 老公為尿苦

劉秀枝/現代銀髮族常超乎你的想像

吳佳璇/從同理心出發的安全文化

為何有些國家為疫苗接種前段班 疫情卻仍失控了?

為什麼機師容易被傳染新冠?醫師曝4大高風險行業

許金川/保護心肝寶貝 定期做腹超

陳光超/「我真的被球打到!」可以打破耳膜的球

林頌凱/媽媽手 不是媽媽才有

李淑貞/智慧樂齡 照護創新 國家隊嘉惠國人 進攻全球

蔡淑鳳/疼惜護理人員 「守」腳並用

傅志遠/見證「起死回生」的外傷科醫師

許金川/感染B、C肝 定檢避免癌變

林靜芸/每個人都應該準備一張給醫院的自傳

王正旭/健保部分負擔調整 應前瞻改革

許金川/服藥控制B肝 避免走上不歸路

潘懷宗/百花齊放花粉熱 2因素加劇爆發

陳昭姿/藥物共擬會 新藥納健保關鍵

洪惠風/產出10個諾貝爾獎的替代役----黃扁帽醫師科學家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