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蘇上豪/林肯嗜藍色藥丸

  • 分享
  • 讚大獎
  • 分享
  • 留言
  • 列印
2015-02-26 10:00聯合新聞網 蘇上豪
  • 讚大獎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現在如果談到「藍色小藥丸」,大多數的人可能以為是輝瑞藥廠那顆可以重振雄風的「威而鋼(Viagra)」,但是這裡我要說的,是流行於十七到十九世紀,其風靡程度也不亞於「威而鋼」的「Blue Pill」也叫「Blue mass」的藍色藥丸,雖說是藥丸,有時它也做成藥水或糖漿的樣式。

上述的藍色藥丸風行於西方世界時,可是和當初日本的正露丸一樣可以治百病(註)。根據史料紀載,它適用於梅毒、牙痛、產痛、便秘以及寄生蟲的治療,同時病患如果有口內瘡還可用它來漱口。

更厲害的是在十九世紀初期,英國皇家海軍為體恤長期在海上航行官兵的辛勞,考量他們因為船艦上沒有新鮮的蔬果,所以要求船艦上的軍醫要備上這種小藥丸,以預防官兵們便秘發生。

至於是誰發明這個小藥丸的,歷史上已不可考。不過,它第一次出現在文獻上,據說是某位奧圖曼帝國的海軍將領寫給法國國王法蘭西斯一世(Francis I of France)的信裡,而且如同「自家烘焙」的咖啡一般,每個製作此藥丸的藥師都有一些獨門的祕方在裡面。

不過,大抵不外蜂蜜、甘油、蜀葵等物的混合,當然其中一個最重的成分就是水銀。近代有科學家依樣畫葫蘆照著之前的處方配製了一些,赫然發現每顆藥丸中水銀成分可以高達百分之三十三,而且一顆藥丸的水銀量竟然可以超過今日法定容許量的九千倍。

所以,當我下面談到發生在美國總統林肯先生的故事時,就不會那麼令人感到驚訝。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根據美國一位退休的醫師以及對歷史很有興趣的醫師諾伯特•赫塞豪恩(Norbert Hirschhorn)的研究,在還未當上美國總統的林肯先生,就天天服用前述的藍色小藥丸來治療「憂鬱症」,而且似乎是愈來愈陰沉。因為根據一位近身觀察林肯當時表現的律師惠特尼(Whitney)描述林肯在法庭上的表現是:「他被議事槌驚醒,好像從他陰霾的洞穴裡出來,而且有如一個剛從睡夢中被喚醒的人。」

當然重金屬的中毒不僅讓林肯讓人覺得憂鬱與陰沉,他同時也以脾氣的暴起暴落而出名,尤其當他在參議員的選舉中,在和他的對手辯論時,發生了一件讓大家瞠目結舌的事情。

林肯可能受到對方的言詞激怒,忽然他將身旁的摯友,也是他忠實的支持者費克林(Ficklin)像小貓一樣從座椅上拉起,手用力拉著他大衣的後領,不停地搖晃他,而且大聲對著群眾說「各位朋友,這位是費克林,當時他一起在國會,而且他知道剛剛的事是個謊言。」

據林肯的保鑣雷蒙(Lamon)描述,費克林被林肯搖到牙關格格作響,所以深怕他搖斷費克林的頭,雷蒙只好出手制止替費克林解圍。

不過,費克林畢竟是林肯最好的朋友,脫離林肯的粗暴對待後,他還不忘對林肯自我解嘲說:「林肯啊,你今天幾乎將所有的民主從我身上搖出來了!」被嚇得屁滾尿流的費克林還是不忘替林肯打圓場。

據赫塞豪恩醫師的考據,由於藥物的副作用愈來愈大,在競選總統前,林肯戒除了服用藍色小藥丸的習慣。所以他把林肯能夠平穩、有耐心地帶領美國渡過「南北戰爭」的危機也認為是和這個有關。否則一個原來以脾氣暴躁、陰晴不定著稱的參議員,為何能有如此巨大的轉變呢?

如果你問我對於此事的觀感,我是有些存疑。因為一顆藥丸內有那麼多的水銀,長年服用停止之後,應該會有不少量沉積在體內,免不了有精神渙散、注意力不集中等等現象,如何能安穩面對「南北戰爭」時那種沉苛的壓力呢?

但不管再怎麼扯,總不會比林肯是吸血鬼獵人還無厘頭吧!

註:正露丸一事,讀者可參酌拙著「鐵與血之歌」第187至191頁。

水銀
蘇上豪

蘇上豪

醫界的說書人。豐沛的創作能量,透過簡短的故事,深入淺出介紹醫學科普散文迄今。就讀醫學院時代,連續獲得國防醫學院「源遠文學獎」1988及1989年小說獎第一名。著有《國姓爺的寶藏》、《開膛史》、《DNA的惡力》、《鐵與血之歌:一場場與死神搏鬥的醫學變革》。

延伸閱讀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