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蘇上豪/一場「顛簸」與醫學的美麗錯誤

2016-07-11 15:56聯合新聞網 蘇上豪

1993年初春,下部隊擔任醫官的我被指派為「伙委」三個月,意即要負責全衛生營的伙食工作,不只要採買食物、開菜單、對開伙人數精算,避免伙食浪費或有弟兄們吃不飽的情況,更要監督做菜的衛生。

那是一個很難得的經驗。有人認為是長官要整我,浪費我可以替師部診療處看門診的主要功能,以訓練為由,讓我嚐嚐伙委的痛苦,因為以當時每位士官每一天的食物料金,要辦出像樣的伙食是有些困難;不過也有人很羨慕我,因為伙委的工作就可以明正言順避免不少公差勤務,像每日清晨必備的五千公尺跑步,還有部隊中出不完的公差與操練—但我是覺得甘之如飴,心態上除了新奇之外,也不怕被稱讚或被檢討,反正也是做了以後才會知道。

當伙委最辛苦的是一大早必須跟著大卡車去台南市的副食供應站採買食材。 通常我們起得很早,在料峭春風中,躲在防寒大衣裡打盹。雖然從車頂與帳蓬的開口灌進的冷風吹得讓人不是很舒服,但不知為何,在軍用卡車裡的我和其他一起出發的阿兵哥都可以安然入睡,不管車體因路況造成顛簸有多大,每個人都不為所動。

現在回想起來,那種「顛簸」是很好的助眠劑,彷彿是母親用手推動搖籃的感覺,讓人可以身心安頓;即使我如老僧入定般閉目養神,也讓我可以短暫忘記部隊的紛紛擾擾。

如果把在軍用卡車內的顛簸說是種治療方式,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可以。

「顛簸」醫療史

翻開醫療的歷史,和我有想同想法的人似乎也有,只是他們選擇製造「顛簸」感覺的交通工具和我不一樣。

十九世紀醫師克拉夫特˙埃平(Kraff-Ebing)及喬治˙比爾德(George Beard)曾經告訴他們的男性病患,可以藉由馬術訓練得到快感及高潮;而在1974年,美國伊利諾州立大學的歷史學家,更提出報告,在上述同一時期的美國醫師,更擴大其效能,吹噓可以利用馬術可以治療陽痿—他們的立論基礎就是一個字,叫「震動(Vibration)」,可是單純的震動並無法傳神地翻譯出那種感覺,我覺得自己所使用的「顛簸」,那種馬在路面上行走,或奔跑造成的搖擺與震動,對於生殖器的摩擦,才是那些有豐富想像力醫師重要的「治療靈感」。

知道有這種想法的醫師存在,所以在同一時代有醫師將「搭火車旅行」用做治療的手段,你也會見怪不怪了。因為當時火車軌道及車體動力設計,都不若現代平穩舒適,以地廣人稀的美國而言,如果你要搭火車長途旅行,那可就非得忍受一段時間的顛簸之苦,於是有醫師就認為這「運動量」,就比馬術訓練的強度還大,一定得好好運用。

如果你要搭火車長途旅行,那可就非得忍受一段時間的顛簸之苦,於是有醫師就認為這「運...
如果你要搭火車長途旅行,那可就非得忍受一段時間的顛簸之苦,於是有醫師就認為這「運動量」,就比馬術訓練的強度還大。 圖/shutterstock
因此不管男女,搭上了長途旅行的火車,對他們而言,在過程中只要善加利用火車不穩定的晃動,就可以達到性高潮,其效果和真實的性愛相去不遠。有位名叫查爾斯˙威廉˙馬爾喬(Charles William Malchow)的美國醫師因此出版了一本相關的書藉,教導民眾在乘坐火車時,要利用身體姿勢不斷的變換,藉以達到不同刺激的效果。

上述的書藉於1864年發行第一版,到了1923年根據統計,共發行了六版27刷,堪稱是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曠世巨著,其書中延伸的觀念所揭示,在火車座位上以向前彎的坐姿,對女性患者容易引發高潮,所以是治療「歇斯底里」的妙方。不過他也警告,女性患者除此之外,少騎腳踏車及使用縫紉機,因為這樣可能由於大腿內側過度摩擦而造成手淫的效果,那可是十九世紀不得了的大事。

這些令人不敢恭維的醫師們,我想並非是歷史上第一個提出交通工具可以治病的前輩,在十八世紀法王路易十五的首席御醫西拉克,我看才是應該可以申請專利的人。

西拉克在路易十五的皇宮是以「好醫師」著稱,因為他常能「治療」王公貴族因為尋歡作樂、生活不正常造成的胃痙攣腹痛。這位在羅克舍福爾發生「鼠疫」時,成功治癒某些患者而聲名大噪的醫師,被召進皇官後,沒有多久就成為首席御醫。

他治癒腹痛最拿手的是讓患者坐上經過改造過的驛站馬車,其實也沒有什麼,就是把車上座位中間挖空,像廁所的茅坑。

第一位坐上此車的人是皇宮侍衛長,他屁股是直接對著空氣,坐上這輛車跑上三天三夜。西拉克很有自信地說,馬車在坑坑凹凹的路上「顛簸」地行走,可以讓他們體內因為腹痛位移的臟器歸位—他的方法可能是嚇得沒有王公貴族敢說自己腹痛吧!

還好在當伙委時並沒有看到上述的歷史故事,否則和阿兵哥坐在軍用卡車上可能覺得「毛毛的」而無法放鬆心情打盹入睡,必須正襟危坐在車上,一直到副食供應站才會覺得好過點。

還好科學昌明,破解了一百多年前那些喜歡天馬行空亂想的醫師所提出的古怪理論,否則今日的火車上,我看不管平時假日都會坐滿曠男怨女,或是想重振雄風的老伯,而平穩快速的高鐵可能就沒有人要搭乘了。

不過這種坐火車的療法並不是真的那麼神奇,在十九世紀中末期有很多人會向醫師抱怨因為搭車而造成背痛,有位醫師約翰˙艾里克˙艾里克森甚至更出一本書「坐火車及其他神經系統的傷害(On Railway and other Injuries of the Nerve System)」,來探討這些病人神經系統的傷害。

為何會有這樣的患者出現,是因為早期的鐡路系統安全性差,容易有對撞或出軌的情形發生,不過後來安全性改進之後,因為意外的情形減少,卻仍是有患者會向火車公司抱怨,並要求補償。

對於這樣的情形,曾在全世界的醫學會議有激烈的攻防,1886德國著名神經學家赫爾曼˙奧本海姆(Hermann Oppenheim)就主張搭火車確實會造成肢體的神經受損,而法國的學者尚˙馬丁˙沙可(Jean-Martin Charcot)卻認為這些人根本是歇斯底里,身體沒有問題,但到底如何,至今一直沒有令人滿意的解答。

唉!管他的,大家當成是天方夜譚,看完笑一笑就好了,不要太認真!

蘇上豪
性高潮
胃痙攣
腹痛
醫師公衛

蘇上豪

醫界的說書人。豐沛的創作能量,透過簡短的故事,深入淺出介紹醫學科普散文迄今。就讀醫學院時代,連續獲得國防醫學院「源遠文學獎」1988及1989年小說獎第一名。著有《國姓爺的寶藏》、《開膛史》、《DNA的惡力》、《鐵與血之歌:一場場與死神搏鬥的醫學變革》。

延伸閱讀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