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李明亮/善用「剪刀論」 工作伙伴1+1>2

2019-03-17 23:51聯合報 李明亮/衛生署前署長

在加入一團隊之前,要做的一個重要選擇是要加入那一個團隊?除了你對該團隊的領導人已有相當瞭解之外,你要看該團隊由何許人帶頭,他們在外面的聲望怎樣?是一群很有秩序、有倫理,認真在做事的一群人,還是只有一個領導人而底下沒半個人的孤寂的一「隊」人?

團隊工作學問大

太多的人、資源,包括空間及費用,都會互相排擠,但孤苦一個人獨自在一個角落裡埋頭苦幹,也不是很好受的。成功的時候沒有人共享喜悅,失敗的時候沒有人分擔你的失望,都不好受。所以有一合理的人群是一個應有的要求,至於團隊裡的人的水平到哪裡?也要好好思考。

開始的時候,你希望領導的人是較「慈祥」的,而不是大聲喝斥的人。到了一個時期,你會慢慢有自己的團隊,要找自己合作的對象,到這個時候就要想所謂「剪刀論」的模式。

能力互補力量大

「剪刀論」是說,合作對象跟自己在研究上要有互補作用,也就是你們的長處可以互補,這樣1加1才會大於2。剪刀的二葉看起來是同樣的,但其實外同內異,二者有絕大的互補作用,二葉剪刀合起來可以剪出非常大的力量,剪刀之單一刀葉無法做事情。

Watson與Crick就是一很好的例子,一個是一流的物理學家,一個是絕頂聰明的experimental biologist。兩者合起來就湊出雙螺旋的DNA構造。Edward Tatum及George Beadle在Neurospora crassa共同創立了〝One Gene, OneEnzyme〞的Biochemical Genetics(生化遺傳學)。Max Perutz及John CowderyKendrew也一起證明了X光在生物學上可以扮演的角色。所以,不可以忘記,甚至忽視二片剪刀合起來可以做的事。

方法學裡智慧大

其次,我要談東方人容易犯的一個觀念上的錯誤,也就是對方法學(methodology)的錯誤認知。對於一些以考試為取才標準的國家,人們有一種傾向,說理論才是重要的,才是有智慧的。至於如何去達成目標,屬於方法學。方法論(methodology)是動手的部分,理論屬於用腦,動手是廣義的勞工的一部分。

不少人說,選對了題目就是成功的一半,這我是可以接受的。但選對的題目應包括可以做得到的題目,所以包括正確的方法學(methodology)在內。

當我剛到劍橋不久,與我的老闆聊天,他問我:「你知道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劍橋實驗室is so great嗎?」

我說,因為你們集了世界上最好的一批人在此。他說,不完全對。是因為我們會做別人不會做或不能做的實驗,仔細想想,果然這是他們很大的特點,也就是他們的methodology高人一等。

方法高於別人,也就是智慧高於別人,因為高人的方法是由高人的智慧想出來的。所以重方法並非全是重勞工。這一點,注重考試的國家,包括台灣,特別容易犯這個錯誤,因此看不起方法學,研究的成敗就差了一大截。

(本文摘自李明亮著作景福叢書10—「彈珠台的一顆小鋼珠—給醫學生與年輕醫師之十封信」)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