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立委提陸身心失能者申請在台定居 健保、長照吃到飽?

李明亮/如果當年台大外科當掉我…

2018-11-26 00:37聯合報 李明亮

台大醫學院學生時代是我20歲上下年紀。現在回想起來,雖只有短短七年,但對我求知之基本態度目標、 自立及執著,經過60年沒變。7年幾乎定了我一輩子之行徑。

我今年80歲,大腦功能去了一半。我準備80至90歲去讀近代理論物理,90歲後如果還活著,剩下腦細胞還堪用,我想去讀高等數學,希望回去見大老闆(上帝)之前能解開我心底迷惑。我不敢相信,但也不得不相信,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跟做法都是當年就定下來了。

我想對求學時代做一個簡單的自論。我常說我們這世代是Pachinko generation(小鋼珠世代),是沒有mentor的世代,沒有人帶領的自由落體。我幸運未被時代淹沒,但也沒有創造出什麼天搖地動的東西。雖然如此,我對師長,如李廷堅教授、魏火耀院長、林國煌教授、黃伯超教授、潘以宏教授,心存感激。

逃課 找到感興趣領域

一個人做一件事,尤其是年輕時代,往往無法預知後果。當年進入台大醫學院,完全不知大學教育為何,父母也不知道這個兒子在做什麼,在知識大海中浮沉7年。莫名其妙地逃課、自以為是的到處旁聽,自己找感興趣的領域。頭二、三年的迷茫,使我沉澱到生命之基本問題自我定位到遺傳學。繼之瘋狂地尋求思想的出路,以至於對這門新生科學有走在前端之突出。

如果沒有李廷堅教授、魏火耀院長之愛護,沒有潘以宏老師之寬容,我就沒有當年之起跑。如果潘老師警告我量力而為,讓我知難而退;如果放射科關醫師沒有讓我獨自使用那麼久、可讓人致死的鈷60儀器;如果沒有吳成文學弟助我一臂、臨門一腳; 如果當年台大外科把我當掉,我就沒有那篇讓人另眼相看的論文。沒有那篇論文,我就沒機會被Duke(杜克)大學小兒科主任Jerrome Harris把我收入美國小兒科一流學術單位。

如果沒有Duke的Jerrome Harris主任推薦,就沒法順利入Miami(邁阿密)大學分子生物學/生化學的博士班,沒有Miami大學,我就沒機運拿到Helen Hay Whitney獎學金,沒有Duke就沒有機會到劍橋大學分子生物學重鎮,沒有劍橋就沒有Johns Hopkins(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遺傳醫學開山祖師爺Victor McKusick教授的提拔。

沒有McKusick教授推薦,就沒有New Jersey(紐澤西)州立大學遺傳醫學科主任位置,沒有New Jersey經驗,就沒有回台當醫學院院長、校長的經驗;沒有慈濟大學經驗,就沒有當衛生署長的機緣,也不會有其後帶領抗煞(SARS)的經歷,更不會有之後在國際衛生的機運,也沒有之後在台的各種各樣機會,以至80歲才千推百辭得以退休。

當年起步 影響60年人生

真不可思議,當年起步影響其後整整60年。我常說一個人出頭的成因,IQ、EQ之外有健康因素(HQ,health quotient),更重要的是要有運氣(LQ,luckyness quotient),我曾把這簡列為一方程式(SQ,successfulness quotient)

SQ =1IQ+2EQ+3HQ+4LQ

我實在夠幸運,LQ超高,這不是可以努力的,更不是可以強求的。這不是上世修來的嗎?

(本文作者李明亮教授為前衛生署長,本文摘自李明亮著作景福叢書10—「彈珠台的一顆小鋼珠—給醫學生與年輕醫師之十封信」)

●健康名人堂邀請國內外醫藥公共衛生專家分享健康觀點與視野,每周一刊出。

SARS

延伸閱讀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