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名人/ 鄒頡龍

鄒頡龍/從「琴之森」、「阿瑪迪斯」談嫉妒

鄒頡龍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泌尿部婦女泌尿科主任

放下比較的心,勇敢面對自我生命的淬煉和痛苦,才能向更高的境界邁進。<br />圖/ingimage
放下比較的心,勇敢面對自我生命的淬煉和痛苦,才能向更高的境界邁進。
圖/ingimage
音樂,是小男孩雨宮的夢想,從小在父母的栽培下日夜苦練,希望能成為優異的鋼琴家。有一天,他的世界崩解了!他遇見渾身髒兮兮、愛打架,甚至沒有正式學過鋼 琴的男孩─海,竟然彈出他一輩子難以想像的音符。那是上帝親吻過的手,雖然不認識樂譜,但是無論是蕭邦、莫札特,曲子只要聽過一次,海就能在琴鍵揮灑出如鳥兒飛翔、雀躍愉快的天籟。

在聽過那個男孩彈的曲子後,他痛苦的哭了,雖然自己的演奏依舊精準美好,但他知道,自己無法達到那個境界!

如果你是故事的主角,怎麼辦?會嫉妒?會恨他嗎?

這是2007年日本動畫「琴之森」的情節。個性鮮明的人物,優美動人的鋼琴音樂,推出大受好評。劇中最大的衝突,就是雨宮面對出身低微,卻閃耀萬丈光芒的海,他哭泣,痛苦,甚至否定自己。在天才的面前,凡人的努力顯得何等渺小!接下來,該仇恨這個天才嗎?甚至毀了他?

雨宮沒有這麼作,雖然海的音樂確實帶來壓力,卻也成為巨大的動力,彼此惺惺相惜,為「成為世界第一流的鋼琴家」而努力。

類似情節在1985年奧斯卡獎最佳電影「阿瑪迪斯」(Amadeus)也曾出現。當紅的宮廷音樂家薩里耶利擁有名聲和地位,但是當他聽到莫札特的音樂,讓他幾乎崩潰,那純淨脫俗的樂音,竟成為自己的庸俗的嘲笑。薩里耶利開始怨恨上帝,痛恨自己沒有如此天賦,他做了最壞的選擇,設計加害莫札特,甚至加速他的死亡。

然而,毀了這個天才,他快樂了嗎?電影最終,薩里耶利孤獨的在瘋人院中度過晚年,他的作品早就被遺忘,莫札特的音樂依舊傳唱。

我們都有和他人比較的時候,若不如對方,難免有嫉妒之心。嫉妒可能會結出怨恨的果子,導致傷害對方,最終毁滅自己。但這股力量也可以化為激勵自己向上的動力。提到中國文學的天才,蘇軾(東坡)當之無愧,前、後赤壁賦,千年之下讀之,依舊暢快淋漓!試想:若是和蘇東坡在同一年代的文人,能不自慚形穢?甚至心生嫉妒?當時已是文壇泰斗的歐陽修卻說:「讀蘇軾之書,不覺汗出,快哉!吾當避此人出一頭地。」這何等寬厚的胸襟!事實上,歐陽修不嫉妒蘇東坡,成就蘇東坡,絲毫無損自己,反而成了千古佳話。

如何能夠做到「不比較、不嫉妒」呢?論語提到子路這個人:「衣敝縕袍,與衣狐貉者立,而不恥者,其由也與?『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好一個「不忮不求」!如果我們不追求名利,不追求財富,則心如風光霽月,名利於我何有哉?

聖經詩篇139說:「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為奇妙,這是我心深知道的。」因為我們都是上帝獨一無二的創造,生命本身即是珍貴的賜予,相信一切上帝都有最好的安排。重要的是成就自己,完成上帝賦予我們的使命。有了這樣的認知,就不需與我們周遭的人做比較,更不需要嫉妒。

在《琴之森》,最後雨宮和海都進入五年一度最重要的「蕭邦鋼琴大賽」,世界一流年輕鋼琴家齊聚一堂面,對巨大殘酷的競爭。究竟,誰是你的對手呢?面對挑戰,海說:「最大的對手,只有自己!」放下比較的心,勇敢面對自我生命的淬煉和痛苦,才能向更高的境界邁進。

鄒頡龍 醫師公衛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