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養生/ 保健食品瘋

並非完全沒風險 權威期刊揭專家對褪黑激素補充劑的疑慮

林慶順教授(科學的養生保健站長)

褪黑激素補充劑通常是安全,但並非完全沒有風險。 不良反應包括頭痛、疲勞、頭暈、嘔吐、以及白天嗜睡。<br />圖/ingimage
褪黑激素補充劑通常是安全,但並非完全沒有風險。 不良反應包括頭痛、疲勞、頭暈、嘔吐、以及白天嗜睡。
圖/ingimage
美國醫學會期刊JAMA大前天(2022-7-27)發表一篇醫療新聞Climbing Melatonin Use for Insomnia Raises Safety Concerns(為治療失眠而持續上升的褪黑激素使用引發安全擔憂)。重點如下:

褪黑激素產品<br />圖/取自科學的養生保健
褪黑激素產品
圖/取自科學的養生保健

從 2007 年到 2012 年,4 至 17 歲兒童和青少年使用褪黑激素增加了 7 倍,而從 2012年到 2021 年,又增加了5.3倍。也就是說,在這14年期間褪黑激素的使用增加了將近40倍。

美國CDC在2022-6-3發布Pediatric Melatonin Ingestions — United States, 2012–2021(兒童褪黑激素攝入——美國,2012-2021),指出在 2012-2021 年期間,兒童攝入褪黑激素的年度數量增加了 530%,而大約 1.6% 或 4555 次攝入產生了嚴重後果。 2 名 2 歲以下的兒童在家中死亡,5 名需要機械呼吸。在醫療機構接受治療的 27795 名兒童中,4097 人需要住院,287 人被送入重症監護室。

成人使用褪黑激素也持續上升,從1999-2000 年周期中的0.4%增加到 2017-2018 年周期中的 2.1%。

褪黑激素的銷售在短短三年裡增長一倍多,從 2017 年的 3.39 億美元,到 2020 年的 8.21 億美元。可以預期的是,褪黑激素的銷售將持續增長,原因是人口老化而面臨的更大睡眠問題風險,以及越來越忙碌的生活方式可能導致焦慮和睡眠障礙

褪黑激素在大多數國家只能通過處方獲得,但在美國卻是可以任意購買,而且市售產品的成分和製造幾乎不受任何監管。一些研究對這些非處方藥產品的質量控制和含量提出了擔憂。例如,一項對加拿大安大略省銷售的非處方褪黑激素補充劑的研究發現,褪黑激素的含量比標籤所顯示的含量高出將近五倍,並且在不同批次之間可能會有很大的差異。在測試的 31 種產品中有 8 種含有血清素,這是一種褪黑激素分解的產物,具有潛在的健康風險。

數據還顯示,更多成年人使用大於 5 毫克的劑量,這使血清褪黑激素水平遠遠超過典型的夜間峰值濃度。在 2005-2006 年 NHANES 調查之前,沒有參與者報告每天服用超過 5 毫克,但到 2018 年,大約八分之一的褪黑激素使用者這樣做了。我們大腦松果體所釋放的褪黑激素是以picogram(皮克)來衡量的(1皮克等於一百萬分之一毫克),而用於治療晝夜節律紊亂的劑量(約半毫克),也是遠低於許多市售產品的劑量。(插圖裡的產品都是10毫克)

褪黑激素補充劑通常是安全,但並非完全沒有風險。不良反應包括頭痛、疲勞、頭暈、嘔吐、以及白天嗜睡。小型研究還記錄了潛在的更嚴重後果,包括同時服用褪黑激素和抗高血壓藥物的患者的葡萄糖耐量降低以及血壓和心率增加。

我們對褪黑激素的長期安全性知之甚少。例如,最近的一項分析得出結論,需要根據褪黑激素如何影響其他激素和動物性行為的研究來評估褪黑激素對青春期的影響。

哈佛大學神經科教授Judith Owen醫生說,希望 CDC 的報告能促使臨床醫生和父母不再給小孩服用褪黑激素。許多產品是以水果口味或作為軟糖或咀嚼片出售,並且缺乏兒童防護包裝。她指出,做父母的人將褪黑激素稱作「糖果」或「維他命」來讓他們的孩子服用,可能是在傳遞錯誤信息。

她補充說:「就像任何助眠藥一樣,褪黑激素充其量也只不過就是一種繃帶,它不能解決根本的問題,而這些問題通常是行為問題。」

註:我四年前發表褪黑激素奇蹟療法,批評一本在台灣發行,鼓勵大家吃褪黑激素的書。今天這篇文章的插圖也顯示,保健品公司只顧圖利,為了吸引民眾消費而製作出像糖果一樣水果口味的褪黑激素產品(而且是超高劑量)。

原文:褪黑激素的濫用

褪黑激素 睡眠品質 睡眠障礙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