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焦點/ 杏林.診間

救了許多原不存在的孩子,白色巨塔鬥爭卻讓他重拾畫筆…婦產科權威陳持平,被醫務耽誤的藝術家

對繪畫藝術可說是如痴如狂的陳持平醫師,談起他的繪畫創作,有錢鍾書的味道。
(圖/林建榮攝)
對繪畫藝術可說是如痴如狂的陳持平醫師,談起他的繪畫創作,有錢鍾書的味道。 (圖/林建榮攝)
只要提到繪畫藝術,陳持平醫師馬上瞳孔放大、眸子透亮,十足是個畫痴;一旦介紹自己的作品,陳持平立即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簡直就是畫狂。這痴與狂的原始動力,來自他那源源不絕、濃得化不開的烈愛──熱愛他所做的一切。

《論語》:「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孔子的意思是說,如果找不到中庸的人做朋友,就與狂狷者交往,狂者敢做敢為,大有所為,狷者清高自守,有所不為。縱觀歷史,狂狷者多有大才,沒有才,想狂也狂不出名堂,想狷也狷不出骨氣。譬如,錢鍾書曾說,即使司馬遷、韓愈住隔壁,也懶得去拜訪;李敖更自豪自己是五百年內中國人寫白話文的前三名。

陳持平談起他的繪畫,有錢鍾書的味道;陳持平聊起他的醫術,有李敖的自負。

為鑲嵌性染色體異常的胎兒賭一把

「孕婦好不容易懷孕了,產檢時醫生卻告訴她,胎兒的細胞有異常的染色體,很可能是畸形兒。如果你是醫師,你敢勸說孕婦把胎兒生下來嗎?」馬偕醫院婦產科醫師陳持平自問自答:「絕大多數醫師不敢,沒必要賠掉自己的名譽和工作嘛,不過,我敢!」

為什麼敢?一方面緣於他對遺傳醫學最新技術的掌握程度,自信可以派上用場,一方面認為他走在一條見證上帝作為的道路上,是做一件榮耀主名的事。接著,他頭部微揚、滿臉漾著笑地說:「我沒有丟馬偕的臉,更沒有丟上帝的臉喔!」

現在產前遺傳檢驗,已有基因定序、基因晶片等技術,但20、30年前,透過羊膜腔穿刺術取羊水細胞做培養和檢測,是確定胎兒是否異常的唯一技術。臨床上,絕大多數羊水檢測結果都很明確,但有不到0.1%是鑲嵌性染色體異常的個案,即染色體是正常與異常混合,非常難判讀。這時,醫師只能據實以告,正常異常比率各多少,異常結果帶來的健康風險有哪些,讓準爸媽自行衡量是否要生。

於是乎,有些準爸媽跑遍各大醫院,一遍又一遍檢測,總希望得到不一樣的答案,尤其是準媽媽來找陳持平醫師時,常常一坐下來就淚流滿面;但依照標準作業流程,也只能再做一次。假若重複檢測,還是正常和異常混雜,多數醫師和準爸媽會選擇引產。但陳持平往往猶豫不安,因爲他發現有些引產下來的胎兒外觀正常,甚至進一步詳細檢查胎盤、胎兒皮膚、血液、重要器官,都找不出任何異常。

「我救了許多原本不存在的孩子!」陳持平手機裡一張張滿是幸福的家庭合照。
(圖/陳持平提供)
「我救了許多原本不存在的孩子!」陳持平手機裡一張張滿是幸福的家庭合照。 (圖/陳持平提供)

「我很震撼,原來羊水細胞在培養過程中,竟然會產生這種鑲嵌性體染色體異常的結果。」陳持平決定,對有疑問的個案,絕對不能只做培養的羊水細胞檢測,還要以基因晶片、螢光原位雜交探針、生物多樣性標記基因檢測,去分析未培養的羊水細胞。結果有些培養後羊水細胞檢測呈現部分異常或高比率異常個案,未培養的羊水細胞卻是正常或是低比率異常。陳持平採信未培養羊水細胞的結果,生下來的寶寶正常的機會很大,所以就非常大膽地鼓勵家長把孩子生下來。寶寶出生後,是個正常健康的孩子,持續追蹤,也得到同樣的結果。

陳持平又獨創性發現產前羊水檢查有鑲嵌性染色體異常的案件,若是同時有正常的染色體,則正常的染色體會隨著胎兒成長成為主流佔多數,異常染色體的比例就會下降,所以胎兒出來後,在新生兒的血液及身體的細胞逐漸都找不到異常的染色體了。這是一個全世界創新的重要發現,船過水無痕,虛驚一場。如此一來可以勸說準父母勇敢生下小孩子了。結果都是如大家所期待的,皆大歡喜!

從2010年至今,陳持平救下至少100個以上鑲嵌性體染色體異常的嬰兒,並將成功經驗發表在國際期刊上,還被英國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版的教科書引用為參考文獻,成為無數胎兒的保護傘,後來還有其他國家的醫師透過這種方法成功守護新生命。

「這都是上帝賞賜的恩典、智慧及勇氣,幫我們和家長救了這個小孩,」他說:「每次進開刀房前,我都會望著置衣櫃的十字架,邊換手術袍邊禱告,將今天的手術交在上帝手裡。」 從醫學專業的角度來看,「我敢!」那句話的背後,是他對產前遺傳診斷研究的痴,及其成功經驗所累積「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狂,更根本的動力則源於他對上帝及生命的愛。

(本文獲《醫學有故事》授權刊登,更多內容請看>>精采全文)

染色體異常 產前遺傳診斷 基因檢測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