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為何當病患說出「我好冷」 急診室醫師就知道有人情況危急了?

2018-08-01 11:40臉譜 文/摘自《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現代醫學的邊境來信,一位人道救援醫師的自白與生命省思》

【文/選自臉譜《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作者詹姆斯.馬斯卡利克】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流動有各種不同的種類。急診室的流動、醫院的流動,還有在人體血管中的流動。身為醫生,我們所受的訓練是要特別留意最後一種。流經我們體內的液體各有不同名稱,例如血液或脊髓液,那是無視於地球引力的變動海洋,會來回滲漏,之後排出。

人體每天都有兩公升的水流出,會透過呼出的霧氣離開,也會透過皮膚與尿液排出。天氣熱的時候會流失比較多,發燒時更多。腹瀉時,大量病菌在你的胃酸中存活下來,在你腸子內大啖食物,有毒的軍隊使你原本你緊密的連結鬆開,於是水分湧出。如果湧出的速度比你補充的速度還快,你就會乾涸,留下的鹽分會使你死亡。

體內的變化是不停歇的。每個零件都會更換,有些部分會故障,或被分解得更小,打造成新的東西。體內的一切必須動個不停,才能創造出新的。如果血管中沒有足夠的液體產生大而緩慢的搏動,把東西四處推,就會以快速的小搏動取代。這麼一來,我們會心跳加速:八十。九十。一百。一百四十。

那可不妙。

再嚴重一點,如果繼續排出水分,心臟就會乾得無法跳動,導致血壓往下掉,開始休克。這個過程開始失靈。這是最後能見到的跡象。

「我⋯⋯好⋯⋯冷。」

聽到這句話,外傷急救室的護理師與急診醫生就知道,有人距離忽然死亡僅有幾步之遙。

這感覺迫在眉睫,即使在記憶中我彷彿也碰觸得到。那種恐懼令人難忘,其他人必須親身感受,才能體會。正因如此,你不能透過電腦教學,或只是捐錢。在試算表上列出死於腹瀉的孩童或死於生產失血過多的產婦人數,並不會不寒而慄。你必須親上火線,與問題搏鬥,同時傾聽哀嚎,才會知道為什麼情況危急。否則就只是個遺憾,無法從中累積出任何長久的成就。

我曾在納米比亞與索馬利亞之間一條乾燥、狂風吹拂的道路上,經過坦克與大砲護衛隊。上百支部隊的士兵遮住眼,抵擋陽光與飛沙。在我後方,五十萬索馬利亞人住在帳篷中,再後方是他們拋下一切,剛穿越的模糊邊界。部隊並未在營區停下。

戰事越漸嚴重之後,邊界兩邊都有人到此地停留,多數人逃到世上最大的難民營—達達阿布。不久,產房的地上躺滿產婦,而餵哺中心滿是行走了幾個星期、口渴舌燥的孩童。途中幾乎沒有什麼水,數以千計的難民突然抵達難民營後,會發現水也多不到哪裡去,絕對不足以洗滌衣服或身體。

數以千計的人離家時,只帶了能帶的東西。為了規畫用水,就需要花時間掘井,或是用卡車載送每人少少十公升的水,供煮食、清潔、洗滌與飲用。十公升聽起來似乎充分,甚至奢侈,直到你發現每個加拿大人一天就使用了三百公升的水。這多出來的兩百九十公升用來把排泄物沖進下水道、灌溉啤酒花來釀啤酒,或是推入焦油層以獲取石油。不久的將來,人類就會為了剩餘的水交戰。衣索比亞築壩攔下了尼羅河水。埃及與蘇丹很焦慮。葉門首都已經乾涸,洛杉磯也是。中國絕大多數的井水都受到污染。這情況來得比我們想像得還快。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如果沒有水,成年人會在五天內死亡,孩子更快。有些家庭缺水太嚴重,因此一到這裡,地上有什麼水他們都喝。雖然用布過濾過,但水依然色深污穢,漂浮著細菌。

在烈日下,哺育中心外鋪著白色塑膠布的白色桌子上,躺著一排脫水的孩子。在一些病到無法吞嚥的孩子細瘦手臂上,護理師設法綁一圈橡膠手套,而幾秒後,負責讓液體流進心臟的塌陷血管,就會膨脹到能把針插入。我總是無法看到那扁扁的血管,找不到黑色皮膚下細如鉛筆筆芯的東西,但護理師鮮少錯過。每當孩子哭泣,母親們總是咯咯地安慰。

靜脈導管及通過導管中心的血與水,讓婦女能在大量失血的生產過程中生存下來,使液體能流到危及生命的乾燥中。以相同長度而言,直徑兩倍的導管能讓流量多十六倍。這是摩擦力的問題,管徑粗的導管有較多流速較快的內層。我的老師總是反覆問,如何治療假想中瀕死的病人?我重複答案的次數相當頻繁,使答案幾乎連成一個單字:「兩條大管徑點滴流速調快。」

我們把鹽水滴入這些孩童體內,有些會活下來,有些會死去。同時有一份研究出現,確認了我們從經驗中學到的事:若水流得太快,有些人反而會讓肺部淹水,喘氣而死。但很難分辨哪些人會發生這情況,哪些人又需要盡快輸液。

.書名: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現代醫學的邊境來信,一位人道救援醫師的自白與生命省...
.書名: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現代醫學的邊境來信,一位人道救援醫師的自白與生命省思
.作者:詹姆斯.馬斯卡利克
.譯者:呂奕欣
.出版社:臉譜
.出版日期:2018/06/30

關於《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現代醫學的邊境來信,一位人道救援醫師的自白與生命省思》

二十四篇時間跨度逾十年、交錯在衣索比亞與加拿大急診室的故事,

人道救援醫師以行醫札記,向急診室的悲歡、貧病、絕望與希望,深深致意。

急診室
休克
脫水

延伸閱讀

同類文章

名醫與疾病的對話/膝關節清創,對麻醉不良反應 心外名醫吐血休克險死

512國際護師節 國泰醫院湧入感謝留言

醫病平台/失智症的家人與醫病互動——回應「陪父母做失智檢查,心情好複雜?」

曾遭家人反彈 創世護理師李幸蓉堅持照顧植物人18年

許惠恒導入AI管理 讓病人準時開刀 不重複用藥

醫病平台/陪父母做失智檢查,心情好複雜?

醫病平台/「填」不進屬於主流社會的表格 女同性戀的醫院填表格經驗

醫病平台/女同志病人一定沒有過插入式性行為? 面對多元性別病患,該如何落實性別友善的醫療

醫病平台/癌末男同志臨終仍得不到父認同 父親:叫他去死吧!

醫病平台/醫學的凝視——正確與精微的探尋

專業觀點/壓力症候群 照顧者應尋求協助

我的經驗/照顧生病長輩 人生變黑白

醫病平台/與癌症末期的病人站在同一線 醫生能夠相信奇蹟嗎?

醫病平台/同理是可以跟別人一起體會別人的不幸! 一位醫學生對醫學人文教育的觀察與體悟

醫生成病人 動刀等開刀 皮膚整形名醫運動傷害恢復歷程

醫病平台/32年前發生嚴重的視網膜剝離! 醫師補破網與眼疾共舞

名醫與疾病的對話/單車犁田鎖骨斷裂 皮膚科名醫竟也怕開刀

醫病平台/慢性肝病在台灣十大死因中多年高居第六!B型肝炎醫病皆難為

醫病平台/與肝炎同行 醫師的肝炎奮鬥甘苦談!

兒童醫療貢獻獎 謝謝你們守護孩子

醫病平台/醫謢先士卒伸出手臂接受疫苗施打 疫情中醫病同心且同境!

專業觀點/腦中有病灶 最好別開車

我的經驗/得腦瘤22年切除又復發 做好三件事至今無恙

醫院管理心法 許惠恒公開6張處方箋

醫病平台/後事實時代的疫苗猶豫

醫病平台/醫病關係與神經衰弱的興衰

醫病平台/一盒被退回的鳳梨酥:怪胎與自閉症的兩種文化

名醫與疾病的對話/體重破百直腸科名醫陪兒路跑甩肉20公斤 病患以為看錯醫師

醫病平台/「病人角色」如何在日常生活中運作?

醫病平台/醫院裡不可或缺的存在! 美國麻醉科醫師照顧新冠肺炎病人的內心世界

猜你喜歡

阿扁躺病床變電線人 陳致中透露父親症狀

老伴、長女、么兒相繼離開…失智母卻不悲傷!有時候,忘了也很好!

台北榮總神經醫學中心副主任鄭宏志/鄭宏志手術救回癱瘓親弟 畫下母親祈禱畫面登國際期刊

疫情再爆發!醫師籲抗疫「奇」招食出自我防護力

UC2比葡萄糖胺厲害2倍? 運動權威醫師:還需4大配方才加倍靈活關鍵

7歲童柔道課遭重摔昏迷18天 父按摩小手小腳盼勇敢兒快醒來

穿厚重裝備負壓室揮汗手術6小時 北榮搶救骨肉瘤少女避免截肢

初期感冒可食療 營養師教3類型感冒自療法

美國務卿籲WHO力挺台灣恢復WHA 陳時中「4個字」回應

高溫、停電、缺水…小心熱傷害!國健署教3大自保策略:這時間避免外出

許惠恒導入AI管理 讓病人準時開刀 不重複用藥

女星懷胎十週寶寶「沒有鼻骨、腸外露」 患愛德華氏症忍痛引產

名醫與疾病的對話/膝關節清創,對麻醉不良反應 心外名醫吐血休克險死

骨肉瘤及時診斷 北榮推諮詢服務

好市多又出包! 美國酪梨重金屬超標 上千公斤退運銷毀

葉黃素、魚油都吃錯了?醫師、營養師教你檢視3大關鍵!

醫病平台/癌末男同志臨終仍得不到父認同 父親:叫他去死吧!

熟年如何安居/母親生病後照顧生病的雙親 和兄姊分工以「成為父母的照顧者」為榮

寵物知識+/狗狗健康主人要顧!盤點12種常見疾病和如何預防

別讓樓梯成為行動障礙!上樓身體前傾 下樓握緊扶手 按摩6穴位更輕鬆

醫病平台/陪父母做失智檢查,心情好複雜?

北榮院長許惠恒 「AI快思 你慢想」新書發表會

醫病平台/女同志病人一定沒有過插入式性行為? 面對多元性別病患,該如何落實性別友善的醫療

三明治世代的照顧難題/上班顧父母兩頭忙 盼仿效日本顧老假

好朋友生理期會同時來?流傳已久的都市傳說揭密

三明治世代的照顧難題/婆婆到日照中心 喪孫心情才好轉

「紅外線治療器」對痠痛有沒有幫助? 醫:5個眉角要注意,六大族群不適用

國衛院開發鼻噴佐劑 接種疫苗免打針

刮痧可以排毒又提升免疫力?真的有那麼神奇嗎?

氧氣面罩太緊壓破皮 「金惜皮」讓患者不再耳朵痛

「綠的抗菌洗手乳」生菌超標?廠商下架銷毀、加強送驗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