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為何當病患說出「我好冷」 急診室醫師就知道有人情況危急了?

2018-08-01 11:40臉譜 文/摘自《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現代醫學的邊境來信,一位人道救援醫師的自白與生命省思》

【文/選自臉譜《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作者詹姆斯.馬斯卡利克】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流動有各種不同的種類。急診室的流動、醫院的流動,還有在人體血管中的流動。身為醫生,我們所受的訓練是要特別留意最後一種。流經我們體內的液體各有不同名稱,例如血液或脊髓液,那是無視於地球引力的變動海洋,會來回滲漏,之後排出。

人體每天都有兩公升的水流出,會透過呼出的霧氣離開,也會透過皮膚與尿液排出。天氣熱的時候會流失比較多,發燒時更多。腹瀉時,大量病菌在你的胃酸中存活下來,在你腸子內大啖食物,有毒的軍隊使你原本你緊密的連結鬆開,於是水分湧出。如果湧出的速度比你補充的速度還快,你就會乾涸,留下的鹽分會使你死亡。

體內的變化是不停歇的。每個零件都會更換,有些部分會故障,或被分解得更小,打造成新的東西。體內的一切必須動個不停,才能創造出新的。如果血管中沒有足夠的液體產生大而緩慢的搏動,把東西四處推,就會以快速的小搏動取代。這麼一來,我們會心跳加速:八十。九十。一百。一百四十。

那可不妙。

再嚴重一點,如果繼續排出水分,心臟就會乾得無法跳動,導致血壓往下掉,開始休克。這個過程開始失靈。這是最後能見到的跡象。

「我⋯⋯好⋯⋯冷。」

聽到這句話,外傷急救室的護理師與急診醫生就知道,有人距離忽然死亡僅有幾步之遙。

這感覺迫在眉睫,即使在記憶中我彷彿也碰觸得到。那種恐懼令人難忘,其他人必須親身感受,才能體會。正因如此,你不能透過電腦教學,或只是捐錢。在試算表上列出死於腹瀉的孩童或死於生產失血過多的產婦人數,並不會不寒而慄。你必須親上火線,與問題搏鬥,同時傾聽哀嚎,才會知道為什麼情況危急。否則就只是個遺憾,無法從中累積出任何長久的成就。

我曾在納米比亞與索馬利亞之間一條乾燥、狂風吹拂的道路上,經過坦克與大砲護衛隊。上百支部隊的士兵遮住眼,抵擋陽光與飛沙。在我後方,五十萬索馬利亞人住在帳篷中,再後方是他們拋下一切,剛穿越的模糊邊界。部隊並未在營區停下。

戰事越漸嚴重之後,邊界兩邊都有人到此地停留,多數人逃到世上最大的難民營—達達阿布。不久,產房的地上躺滿產婦,而餵哺中心滿是行走了幾個星期、口渴舌燥的孩童。途中幾乎沒有什麼水,數以千計的難民突然抵達難民營後,會發現水也多不到哪裡去,絕對不足以洗滌衣服或身體。

數以千計的人離家時,只帶了能帶的東西。為了規畫用水,就需要花時間掘井,或是用卡車載送每人少少十公升的水,供煮食、清潔、洗滌與飲用。十公升聽起來似乎充分,甚至奢侈,直到你發現每個加拿大人一天就使用了三百公升的水。這多出來的兩百九十公升用來把排泄物沖進下水道、灌溉啤酒花來釀啤酒,或是推入焦油層以獲取石油。不久的將來,人類就會為了剩餘的水交戰。衣索比亞築壩攔下了尼羅河水。埃及與蘇丹很焦慮。葉門首都已經乾涸,洛杉磯也是。中國絕大多數的井水都受到污染。這情況來得比我們想像得還快。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如果沒有水,成年人會在五天內死亡,孩子更快。有些家庭缺水太嚴重,因此一到這裡,地上有什麼水他們都喝。雖然用布過濾過,但水依然色深污穢,漂浮著細菌。

在烈日下,哺育中心外鋪著白色塑膠布的白色桌子上,躺著一排脫水的孩子。在一些病到無法吞嚥的孩子細瘦手臂上,護理師設法綁一圈橡膠手套,而幾秒後,負責讓液體流進心臟的塌陷血管,就會膨脹到能把針插入。我總是無法看到那扁扁的血管,找不到黑色皮膚下細如鉛筆筆芯的東西,但護理師鮮少錯過。每當孩子哭泣,母親們總是咯咯地安慰。

靜脈導管及通過導管中心的血與水,讓婦女能在大量失血的生產過程中生存下來,使液體能流到危及生命的乾燥中。以相同長度而言,直徑兩倍的導管能讓流量多十六倍。這是摩擦力的問題,管徑粗的導管有較多流速較快的內層。我的老師總是反覆問,如何治療假想中瀕死的病人?我重複答案的次數相當頻繁,使答案幾乎連成一個單字:「兩條大管徑點滴流速調快。」

我們把鹽水滴入這些孩童體內,有些會活下來,有些會死去。同時有一份研究出現,確認了我們從經驗中學到的事:若水流得太快,有些人反而會讓肺部淹水,喘氣而死。但很難分辨哪些人會發生這情況,哪些人又需要盡快輸液。

.書名: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現代醫學的邊境來信,一位人道救援醫師的自白與生命省...
.書名: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現代醫學的邊境來信,一位人道救援醫師的自白與生命省思
.作者:詹姆斯.馬斯卡利克
.譯者:呂奕欣
.出版社:臉譜
.出版日期:2018/06/30

關於《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現代醫學的邊境來信,一位人道救援醫師的自白與生命省思》

二十四篇時間跨度逾十年、交錯在衣索比亞與加拿大急診室的故事,

人道救援醫師以行醫札記,向急診室的悲歡、貧病、絕望與希望,深深致意。

急診室
休克
脫水

延伸閱讀

同類文章

醫病平台/肝苦人生與肝苦醫生

醫病平台/牽手半世紀! 同時病痛的考驗使他們領悟夫妻之間互相照護支持更是幸福的泉源

名醫與疾病的對話/胃腸科名醫忙到5天沒排便 宿便太多腸阻塞

醫病平台/ 人生下來都是殘缺的一半,直到找到另一半才算完整!

醫病平台/結婚68周年的91歲幸福夫妻 先生唸婚前寫給太太的信給她聽,把承諾用一生時間去實現

讓醫療與教育平等!陳宥達,展臂接住遲緩兒

醫病平台/台灣的健保需要您我共同守護

醫病平台/醫師對病人如何用愛心說誠實話

醫病平台/醫師眼中台灣病人求醫的心理

醫病平台/緩和療護也協助喪親家人走出哀傷

救了許多原不存在的孩子,白色巨塔鬥爭卻讓他重拾畫筆…婦產科權威陳持平,被醫務耽誤的藝術家

醫病平台/轉身之前,告別之後! 隨著年歲的增長,關係的練習開始從「生離」轉向了「死別」

醫病平台/走出喪親之痛的三大步驟:關懷至親、建立興趣、參與社群

醫病平台/「病人的需求究竟為何?」 請病人固定的回診,才能時刻看到病人的需求

名醫與疾病的對話/骨科名醫健檢才知有糖尿病 輕忽小傷口致動刀住院

外科醫師怎會變成樹木醫師?肝硬化讓他從頂峰人生慢下腳步

醫病平台/「你的情況很不樂觀,請做好心理準備」該如實把病情告知病患,還是只告知家屬?

醫病平台/協助病人面對病情、接受治療

醫病平台/如果時光倒轉,我會堅持放回父親的鼻胃管嗎?

在醫學界專研幹細胞,在文壇書寫台灣原住民故事!《傀儡花》斜槓暢銷作家陳耀昌,本業是血腫科醫師

醫病平台/守護「看、聽、動、食、樂、智」六大內在能力,預約健康的老年生活

醫病平台/「老衰死」老人醫學該上的課

醫病平台/當個「老而快樂」的智慧老人! 盡管時光不停地流逝,心中定會留下許多美好回憶

遵從父命棄文從醫,卻始終無法壓抑對文學的迷戀!陳克華,擺盪在文學及醫學之間

醫病平台/感恩夫妻白頭偕老 陳榮基的莫非定律:太太永遠是對的!

醫病平台/新冠餘生,賺回此生!

醫病平台/臺灣百年前疫情的「懷思憑弔」 疫情烽火下的我見我思

名醫與疾病的對話/膝蓋2度受傷 骨科醫師自療

從癌症治療到安寧緩和…台灣癌症醫學之母彭汪嘉康:「為病人多做一點,就不會遺憾」

醫病平台/全民防疫運動:從個人情緒免疫保健談起

猜你喜歡

替四叉貓驗抗體恐挨罰 禾馨診所:為什麼一般人不能知道自己抗體?

龍劭華糖尿病纏12年曾暴瘦8公斤 醫研判4情況釀死因

左腦萎縮罕病纏身 詹雅雯認當媽30年「什麼都值得」

潘懷宗罹癌化學去勢治療 涉詐333萬「能站起來」就到庭

苦等第二劑卻一直打不到,擔心疫苗保護失效? 研究顯示「這種疫苗」第一劑效力撐最久! 

無聲殺手「胰臟癌」! 因症狀不明確患者發現都很後期,五年存活率不到5%

68歲龍劭華糖尿病纏身12年,在沙發上猝逝 ! 網不捨《含笑食堂》3實力演員「都已成天使」

好市多綠蘆筍鎘超標 1920公斤遭退運、銷毀

服血壓藥不能吃柚子 這些飲品也不能混某種藥吃

住院看護111年可望納健保給付 健保會23日討論

什麼是暈針?當「暈針」發生時如何處理、如何避免暈針的發生

龍劭華驚爆猝逝 曾暴瘦8公斤、糖尿病纏身12年

中秋處理烤肉食材小心魚蝦刺手! 急診醫曝「危及3大症狀」:恐致命

寵物知識+/貓狗失蹤了怎麼辦?日專家:切勿大聲呼喊其名

吃藥配柚子「超毒」! 除了葡萄柚跟柚子,這些食品都不能跟藥一起吃

明年總額協商上看8180億 首度討論住院看護納醫院總額

羅一鈞也愛用 疫情記者會幕後的字幕功臣是他們

亞洲換肝之父陳肇隆微傳記今發表 影響力足以「定潮」

打疫苗頭暈癱軟是暈針還是休克?醫曝5項辨別指標

私密處是女人第二張臉 國內首間婦科美學診所開幕

名醫與疾病的對話/胃腸科名醫忙到5天沒排便 宿便太多腸阻塞

衛部研討住院看護明年納健保 家總:盼減輕民眾負擔

陸禁我蓮霧釋迦 食藥署:不會報復提高抽驗率

農藥超標!北農抽檢1025件蔬果 高達2853公斤銷毀

有越複雜的器官會有更多基因?植物基因數量往往是動物的2倍

疫情下的居服員/遇疫實習中斷 照服員生力軍少了兩萬

「共住共老」 給星兒一個安全的家! 鄭文正:理想的生活不容易,但只要不放棄努力就有機會更靠近

東洋備89萬劑流感疫苗 公費對象可於10月1開打 

毛孩3大飲食禁忌 柚子、烤肉都不能吃

網球運動員為何在揮拍時吼叫?其實是一種跨感官策略

天涼好個秋/爬山享受森林浴 登高望遠好愜意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