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自助餐、鹹水雞、滷味攤,竟是糖尿病患者外食最佳選擇?營養師解答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焦點/ 元氣新聞

十二夜讓她走上動保路 一點關注就能匯聚改變的力量

擔任收容所志工期間,帶狗狗出籠散步是Claire最快樂的時候。圖╱Claire提供
擔任收容所志工期間,帶狗狗出籠散步是Claire最快樂的時候。圖╱Claire提供

聽健康

00:00/00:00

每年8月的第三個星期六是「國際流浪動物保護日」,我們在八月底時報導了國內流浪動物的現況與改變。在台灣,還有許多動保人士默默為爭取動物權而努力,一點一滴改變浪浪予人「悲情」的印象。今天推出的番外篇,是一位女孩受電影「十二夜」感召,而與父親投入動保之路的故事。

身穿白色上衣,寵溺的看著身旁浪犬,是Claire給我的第一印象。現任台灣動物保護行政監督聯盟監事的Claire(王愛中),曾擔任新北市兩所動物之家的志工,平日跟著9貓1狗生活,統統都是她從街頭還有收容所陸續收養回來。

從電影院出來後,和爸爸用行動關懷台灣動物權。

談起走入動保領域的契機,《十二夜》是一切的起點。當時的她剛回到台灣,跟著剛從公務機關退休的爸爸一起進電影院看,兩人都哭了,不敢相信這樣的事情會在台灣發生。

她跟爸爸決定要展開行動,她成為動物雜誌編輯,並走進了收容所擔任志工;爸爸則加入動物生命關懷協會,以監督行政機關及立法為目的,保障台灣動物權利,後來更成立台灣動物保護行政監督聯盟,關注動物權立法。

走進收容所當志工,帶狗狗放風是最快樂的事。

台灣的動物收容所早期多建在郊區,一個籠子通常會有8到9隻狗狗一起待著,隨著入所動物越來越多,收容所也逐漸變得擁擠,如果沒有適當的洗澡清潔,很難吸引民眾認養。

因此Claire每周到收容所第一件事情,就是帶著狗狗出來擦洗身體,過程中也會觀察哪幾隻狗的狀態最近比較適合被認養,可以多帶他們出來散步走走,提升認養的機會。牽著多隻收容所的狗狗到野外奔跑活動,對她來說便是去收容所擔任志工最快樂的時光。

曾經有一顆大腫瘤的流浪狗妞妞,在Claire的照顧奔走下完成手術,成為家庭新成員。圖╱Claire提供
曾經有一顆大腫瘤的流浪狗妞妞,在Claire的照顧奔走下完成手術,成為家庭新成員。圖╱Claire提供

對所內動物如數家珍,迅速媒合認養人。

許多志工會親手幫動物拍攝照片、經營社群帳號,讓更多人看見收容所裡的浪浪。也有的志工對所內的動物如數家珍,只要有人上門想認養,他就會是最好的推銷員,每一隻狗的名字、個性、甚至是過去的狀態都很清楚,能迅速為認養人媒合到合適的毛小孩,為他們找到新家。

除此之外,她還會跟幾個志工一起布置環境,希望可以改變收容所過去帶給大眾既定的印象,也可以是充滿音樂、歡笑與創意的地方。

零撲殺關掉了後門,至少是改變的開端。

許多人都認為零撲殺政策上路匆忙,Claire反而認為政策的實施對推動台灣動保仍有正面影響。她說明過去收容所執行動物撲殺有20年之久,這麼多生命離開,收容所並沒有改善,動物的生死在這裡像是一個循環、沒有人在意。

體制上的改變,像是一個齒輪,終於能推動更多人思考如何改變認養的現況,甚至加入更多創意。Claire形容零撲殺政策「像是關掉一個後門」,至少是改變的開端,讓縣市政府願意正視流浪動物問題,甚至著手改善動物收容及認領養環境。

大眾的關注,可以改變收容所的悲情。

「當你讓民眾感覺到你很珍惜這些在所內的動物,讓他們在這邊活得有價值,就會影響民眾對動物的態度,會更認真的對待寵物。」

「收容所只能有悲情嗎?」Claire在部落格上提問。從不敢踏入收容所,到著手改變收容所印象、寫文章推廣領養概念,Claire希望有更多人可以再次給收容所一個機會,撥空走進去看看,「了解這裡需要什麼,缺乏什麼,充滿什麼;大家在努力什麼、我們改變了什麼。」每一個人付出的一點關注與努力,都能促成巨大的改變。而改變,正在發生。

曾經有一顆大腫瘤的流浪狗妞妞,在Claire的照顧奔走下完成手術,成為家庭新成員。圖╱Claire提供
曾經有一顆大腫瘤的流浪狗妞妞,在Claire的照顧奔走下完成手術,成為家庭新成員。圖╱Claire提供

流浪動物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猜你喜歡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猜你更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