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泌尿科醫師:要有規律的性生活 不然攝護腺會出問題

《照護的邏輯》:病人到底有沒有辦法自己做選擇?

2019-02-20 16:30左岸文化 文/摘自《照護的邏輯:比賦予病患選擇更重要的事》

【文、圖/選自左岸文化《照護的邏輯》,作者安瑪莉‧摩爾】

照護是人們要在每天的實作中形塑、開展、調整的東西。 圖/ingimage
照護是人們要在每天的實作中形塑、開展、調整的東西。 圖/ingimage

西方的陳腔濫調

「個人的選擇」並不只是在健康照護的領域被讚頌為一種理想,而是在很多地方浮現。如何安排學校、扶養小孩、找工作、蓋房子、煮飯燒菜、創作音樂、資助媒體,清單可以一直延長。大家不應該為了享有自主性而犧牲別人,但是應該保有自主性是確定的事。這不只是一種強烈的道德關切,自主(autonomy)與他律(heteronomy)的差異,也可以彰顯「西方」(the West)與「他者們」(the Others)的差別。在這脈絡下,「西方」被分配到的角色是在地點/時間上都支持人們進行個人選擇,而「其他地方」就是會把做決定鑲嵌於所屬的社群之中。上帝、傳統,以及群體,都賦予「他們的」生活某種意義感與一致感,「我們西方人」卻認為自己在啟蒙時代之後,就已經不受這些嚴格的束縛所控制。這種特定的分野多半沒被好好討論。「我們的」解放是兩世紀以前,在伏爾泰以及他朋友們的時代,所發生的嗎?還是要到一九六○年代,在年輕人反叛以及避孕丸問世的時代?還有,到底誰屬於「西方」世界的「我們」?只有那些真正世俗化的人們嗎?或是也包括那些也把宗教納入私領域的人們?只有那些理性主義者、或是男人、或是受良好教育的人、或是所有住在所謂西方國家的每個人嗎?美國南方各州的基本教義派也算嗎?新加坡、里約熱內盧、約翰尼斯堡或是貝魯特的居民,也算嗎?如果不去明確地探問這些問題,「我們」的邊界就一直很模糊,也被當成理所當然。重要的是,「我們」被說成是個人化的、自主性高的,就是這點使得「我們」很現代,歸屬於「西方」。

在學術文獻上,這種新殖民的意識形態暴力,受到很多批判回應,這些回應透過各種方法,駁斥那些對於非西方世界的嘲諷。有些作者主張,他們所知非西方社會的「自我性」(self-hood),可能不是那麼「個人主義」(individualism),但也不是「完全浸淫在集體主義裡」。其他學者提到一些做工的人(而且他們多半很年輕就過世),在種植蔗糖的大農場、長程的船上、港口、以及新興工廠中工作,以便提供給同時代的一些人(其實非常少數)進行個人主義化的物質條件。然而,其他作者也描述了一些場域與情境,呈現「個人主義化」並無法運行。以西非為例:當倫敦的咖啡館、巴黎的沙龍、阿姆斯特丹的證券交易所,正慶賀著個人的自由權,西非的民眾得相互幫助,以防範來自英國、法國、荷蘭的奴隸販子,因為只要落單就會沒地方可以躲藏。這類後殖民研究,一直在批判這些自我陶醉的啟蒙幻想。我想要加入這一類的作品。然而,我的作法不是繼續反擊這些有關「他者」的陳腐說法,而是重新調整有關「西方」的陳腔濫調。

在「西方」的「我們」,真的是自主的個人嗎?答案是,不是!「我們」並不是。這宣稱並非原創,已經有人多次提出了。社會學家一直強調,所有人類都是赤裸而無助地來到世上,有好幾年的時光都需要他人協助,才能存活。即使是成年人,西方人還是彼此依賴,而且越來越是如此,因為大家已經不再自己栽種食物、自己縫製衣服、或是自己處理死亡。有些社會學家研究大家在「自由社會」實際上如何做選擇。他們發現,做選擇需要很多精力,不是每個人都有這些精力,或是想要這樣花費精力。他們也發現,選來選去,「我們」最終選了很相似的東西。事實上,有些學者提出,自主一點也不是他律的相反。事實上,他們說,讓大家渴望選擇,投資心力來做選擇,其實是種規訓的手段。

所以,「我們」在「西方」也許沒有我們所想的有那麼多的「選擇」,或是說,也不是那麼喜歡做選擇,也未必採用了選擇這種方式,就讓我們變得跟其他人有什麼不同,我們也不見得因為有選擇就變得自由,反而可能被耍了。除了選擇的「理想」之外,還有更多的事是在「西方」圍繞:例如團結、正義、互相尊重、互相照護。對嘛,照護。眼前這本書,當然不是第一本探討照護有多重要的書,之前已經有很多探討了。神學家把照護當作是無私的活動,受到慈善與愛的啟發。人類學家把照護的循環流動,對比於在交換過程中隱藏的計算性互惠,並把照護當作是一種禮物。工作社會學提出,很多人在工作過程中的照護與投入,跟僱傭契約的形式很不相容。然後,還有家長對子女的照護,如何跟有給職工作不同,又如何能結合?或是,另一個問題,只有(母性的)溫暖適合照護,還是(父親的)規訓也同等重要?最後,照護被放在倫理之中來討論。照護倫理學家宣稱,「好的照護」不是可以用泛泛之言來捍衛的,彷彿有什麼原則在那裡(像倫理傳統會去捍衛像是正義那樣的理想)。照護是人們要在每天的實作中形塑、開展、調整的東西。

上述每一句短句,都指向一書櫃的書。這些來自神學、人類學、社會學、教育學以及倫理版本的照護,都強調「西方」並非僅是已受啟蒙,西方並非僅是盛讚理性、自主以及選擇,也有豐富而多層的照護傳統。當然,這也已經受到很多討論,但是我還有想貢獻的地方。透過彰顯糖尿病生活照護的特定細節,就有可能把「照護」從「善意、奉獻以及慷慨」這種太快被我們聯想在一起的特質分離。並不是說,善意、奉獻與慷慨與日常照護無關,這些元素非常重要,但是,只要照護最常跟「溫柔的愛」放在一起談,就會變得跟科技對立,成了現代社會的前現代遺跡。也許這樣的照護,可以是友善的附加品,也許已被科技所侵蝕,但是這兩種說法,都意味著照護與科技相互排斥。照護真的跟科技不相容嗎?前者人性化而友善,後者策略性且只仰賴理性?這正是我想要介入探討的。我所要討論的照護,並非與科技對立,而是包含科技。而我所要討論的科技,並非透明、可預測,而是需要與照護好好配合。

「西方」(不管是從哪裡到哪裡)從來就非同質。西方有很多可怖的事,同時也有各種理想的混雜,其中之一就是「良好的照護」。否認這件事,堪稱一種形式的內在殖民,因為這代表過於簡化「西方」,只看重多種傳統當中的某一種,現在還把這一特質當作是主導西方的傳統。這讓良好照護的理念更加挫折,使得病患被邊緣化,讓我們對於身體與病痛,除了關照之外,還難以想像有什麼其他可做的。這也會使得我們隱藏「忽略」(neglect)一詞,這詞幾乎都快從我們的詞彙裡消失了。最後,這也會強化「西方」以及「其他地方」的差距。其實,我們該做的是去面對與其他地方共有的問題(像是到處傳播的病毒,或是我們在地球生活的生態限制),或是去探索其他類型的對比差異(像是貧富的差距,或是健康之人,與那些腸發炎、瘧疾、飢餓、或是會因愛滋而終的人,這之間的差距)。這是這本書的全球脈絡,以及主要動力。我喜愛我吃的西方美食,以及我溫暖舒適的床,但是我不想成為那種「西方」的一員,因為我擔心到處說大話,又沒關注「忽略」的議題,而跟「其他世界」疏離。說清楚「良好照護」的內涵,是想要避免那些不歡迎的既成概念。本書試著要正面迎擊這種內在殖民:只把各種型態的西方傳統,窄化成選擇與理性主義的單一理想。所以,即使我要告訴各位的,是很在地且特定的故事,這些故事背後其實有更大的背景。故事從荷蘭糖尿病患者的日常生活開始講起,但是這些敘事不只是要介入健康照護的討論,也要促發我們重新認識:科技的樣貌、太過美化的理性、以及太單一的「西方」。

.書名:照護的邏輯:比賦予病患選擇更重要的事.作者:安瑪莉‧摩爾.譯者:...
.書名:照護的邏輯:比賦予病患選擇更重要的事
.作者:安瑪莉‧摩爾
.譯者:吳嘉苓, 陳嘉新, 黃于玲, 謝新誼, 蕭昭君
.出版社:左岸文化
.出版日期:2018/11/21

糖尿病
血糖值
胰島素

延伸閱讀

同類文章

大陸研究顯示 糖尿病恐導致多種癌症風險升高

腳麻了走不動 別以為只是血液循環不好 嚴重可致命

有人天生吃不胖有人呼吸都會胖 原因竟是腸內菌影響

秋葵水、苦瓜茶這些偏方真的有效嗎? 專家建議這樣吃有助降血糖

她9歲確診糖尿病 認真控血糖卻差點在講台上倒下

可能不是沒洗乾淨 孩子脖子、腋下變黑要擔心血糖值

保溫瓶加冰 幫胰島素保冷

沒想到吧!保溫瓶可以是糖友保存胰島素的好工具

她罹患糖尿病 血糖控制不佳竟和這壞習慣有關

天天灌飲料 10多年不喝開水 罹糖尿病、高血脂

密切監測血糖、控制飲食 她幾乎把爸爸的血糖藥減掉了

10年沒喝白開水 他糖化血色素高出一般人2倍

吃粗糧、無糖食品最好?糖尿病常見12個迷思和誤解

睡不好血糖控制也會變差 專家說有3個機制可調整

選襪子注意!為什麼糖尿病患最好穿淺色襪子?

中醫也有眼科?糖尿病患中西合併治療搶救視力

糖化血色素值高兩倍 中西合併治療改善視網膜病變

天天喝苦瓜汁,可以治好糖尿病不用再吃藥?

糖化血色素有對應的血糖值 1張表看血糖控制是否理想

近70%糖尿病足病變 竟是因為穿錯鞋

迎戰糖胖症 減重手術有機會一併「減」掉糖尿病

不只控糖 糖友更該護心

中彰投糖尿病比例高 營養師:遠離糖尿病從降腰圍做起

228連假要出遊?醫提醒年長與慢性病者別忘這動作

為何糖尿病患自己測量血糖值,可以讓照護變得更好?

血糖過低是身體警訊!醫師提醒:即時的處理非常重要

你測的血糖值是提供訊息的事實或是教科書的目標值?

過年胖一圈?三高患者別放縱

沒痛風也會尿酸過高?尿酸正常也會痛風?生活習慣病這樣改善

低血糖竟有失智風險 醫提醒勿吃巧克力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