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黑米和紫米何者更營養?營養師1張圖解答兩者差異和優缺點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醫療/ 精神.身心

企圖輕生6次都沒有成功...他在精神病院領悟這個道理

憂鬱症示意圖。圖/ingimage
憂鬱症示意圖。圖/ingimage

可以難過,但「難」完了要「過」

待在精神病院的那六個月是我生命中很難得的經驗──是的,我曾經被關在精神病院,長達了六個月的時間。

在那個被鐵門管制進出的樓層裡,我的「同學」很多,有躁鬱症憂鬱症、強迫症、思覺失調症等患者,我們雖然各自服用不一樣的藥物,卻同樣在那個區間被集體放養著,就像一群羊,在各自的人生裡做著自己的夢,沒有前因後果,這一秒平靜也可能在下一秒就大發作,然後突然變成狼:有人發狂地撞牆搥牆、有人蹲在角落哀號地哭,也有人在那樣詭譎的氛圍裡,還可以安靜又規律地一直開開關關著水龍頭,一天好幾百次。

我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很正常,有時候會懷疑自己是不是瀕臨瘋狂。我知道自己在精神病院,但我覺得自己更像在地獄。我每天繃緊神經,提防身邊會突如其來的攻擊或情緒爆發……但即便如此我還是經常被打,最常打我的那個人,他在白天跟我還滿要好的,但是他會在半夜躁鬱症發作的時候,跑過來揍我,好幾次我就是在睡夢中痛醒,可是第二天他竟然什麼都不記得了。

我不怪他,每個來這裡的人都有一個傷心的故事,都一定有一個生命的難關。

整個醫院,唯一沒把我當精神病看的人是我的心理輔導師,她是一個女生,她沒說但我知道,她從來不認為「同性戀」是一種病。在那個同性戀還沒有「除罪化」的年代,她是我的明燈,我的恩人。

她鼓勵我開口,把我想說的話說出來,在我的陳述之後,她對我最常使用的語法是:「那你覺得呢?」,她從來不會預設立場,也不會給我答案,她要我從自己的內心找解答──她的方式,就像拋出一條從天而降的繩索,要我靠自己的力量,爬出我的生命黑洞。

而她就是那個洞口的光,她讓我相信自己是正常的,是可以像一般人那樣去爭取、去實現自己的夢想。在那六個月,每周兩次的心理治療課程裡,她不但讓我找回自己,找到重新面對人生的勇氣,她還提供我專業的性向測驗與分析,讓我不只敢再逐夢,更知道「廣告」業可以是我接下來的人生裡,具體去追求的座標。

我永遠不會忘記,她對我影響最深的那句話:「只要活著,就有希望!」在我企圖死了六次都沒有成功之後,這句話更讓我刻骨銘心。在我一路從軍官禁閉室到那個受盡羞辱的小單位,最後到了精神病院,我以為自己走入的是一個絕境……結果我竟然是在這裡得到了重生的勇氣跟重新面對人生的智慧,那是我在多年後回頭,更深的感觸與認同:

真的!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人生有時候會很難,眼前的關會不好過。不要壓抑你的情緒,不必假裝你很勇敢,「難過」是真誠的表現,是付出後的紀念,「難過」是你人生最踏實的證明。所以你當然可以「難過」,只是「難」完了要「過」。

別一直執著在那個「難」,別強化對難的想像,讓「難上加難」。而所謂的「過」,就是先努力往前走。覺得很難的時候,讓我們先努力往前走,也許是後來會遇上的某個人,也許是過程中新的啟發,很多在當時很難的問題,後來都會有答案;很多在當時很辛苦的關,後來都會成為你生命裡最特別的轉折跟契機。

直到現在我還是偶爾會想起當時在精神病院裡的「同學」,他們都是把自己留在那個「難」裡的人,我希望他們後來都能走過。而我又是何其幸運地可以走過那一段,於是後來才能再揮灑了那些我想要的人生。於是我告訴自己,將來我也要做一個引光的人,就像當年在洞口為我引光的那位心理輔導師一樣。

那就是我現在正在做的事。

那就是我在走出生命的地獄之後,最想跟你分享的故事。

本文摘自《禮悟:在脆弱的盡頭,看見生命出口》/時報文化出版/作者: 蔣承縉、李小光

精神病 躁鬱症 心理輔導 憂鬱症 思覺失調症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