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名人/ 林思偕

林思偕/每天都是好日子

林思偕

示意圖
示意圖
圖/ingimage

這孩子先前已看過三位醫師,輾轉來到我的門診。我也看了好幾回,毫無頭緒。

即使住院投了藥,狀況仍没改善,一直高燒不退。

哪裡出錯了?孩子實驗室數據在變壞,我眉頭深鎖,反覆探查。夠了,一大早就糟透了。這病超越我的能力。我趕緊照會感染科同仁。

今天真是我的「壞日子」。

我垂頭喪氣踱回辦公室。迎面走來一位護理師,親切跟我打招呼: 「林醫師,您好。」

有點尷尬,我不認得她。戴著口罩,我仍被她輕易辨識。

寒暄幾句,原來是教學部的督導,曾經邀請我去上過課。她說有看我的臉書,我說謝謝。腳步突然輕盈不少。

疫情關係,醫院大樓某些出口 ,都有各部門人員看管,確定只有員工才能進出。我正打算掏出識別證,刷卡,值勤的人員看了看我,主動幫我開門。

「林醫師好。」「今天很冷,你怎麼穿那麼少?」

我的心頭不禁暖了起來 。

忙亂一整天,來到傍晚。打開辦公室的門,發現所有的椅子都被搬到桌子上面。醫院的清潔工已經開始打蠟的工作,一位年輕人很親切問我:「醫師,你的房間需不需要打蠟?」

「不用了,謝謝你。」並不是因為我的地板乾淨,而是裡頭東西堆了一地 ,實在太雜亂。

「你吃晚飯了嗎?」我問。偌大的辦公區域,他們幹的可是體力活。

「吃了。 醫師,你人真好。 」

我小心避開他拖過的地板區域, 並稱讚他把醫院打掃得煥然一新。

「病人一進來,就覺得神清氣爽 ,病都好一半了。都是你們的功勞 。」他聽了開心地笑了。

肚子有點餓了,我直奔醫院地下街。經過一家賣燒臘的餐店,老闆和我年紀差不多,抬頭一看到我就說:「你是林醫師吧?我有在報紙上看到你的文章喔。」

用這樣的對話起頭,使我不好意思不停駐,向他點餐:「來份三寶飯吧。」

「像我們這種年紀都不習慣看電腦,所以還訂報紙。」他一邊準備我的餐點, 一邊和我聊天。

「疫情期間,生意不好做吧。」 他無奈點頭,對我說:「再怎樣也沒有醫師辛苦,工作到這麼晚。」

付賬時,我發現我只有千元大鈔。他說沒零錢,找不開,改天再付就好了。

COVID-19的疫情嚴峻時期,我偶而聽到團隊成員彼此加油打氣聲,一些不經意的小讚美,不僅撫慰周遭的人,也提振了自己。

在醫院走跳久了,很多我不認識的人認得我。他們慷慨地在我身上,加諸小小善意。

雖然不確定的還是不確定,憂心的依然憂心,但感覺不那麼孤獨了。我感到片刻幸福,一道發自心靈深處的光,在黑夜創造了一個庇護所。

離院前,我再去看一次那個小孩。

「醫師,很謝謝您。剛剛感染科醫師有來看過了,謝謝您那麼仔細為我們孩子檢查。」爸爸說。

開車回家時,想著發生過的一切 。我從寬認定,今天也算是我的「好日子」。

林思偕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