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名人/ 林思偕

林思偕/住院病人是最弱勢的族群 處於人生最易脆的時刻

林思偕

住院病人是最弱勢的族群,處於人生最易脆的時刻。繁忙匆促的臨床工作中,找張椅子,坐下來,聽病人說點什麼,是極為珍貴的相遇 。<br />圖/ingimage
住院病人是最弱勢的族群,處於人生最易脆的時刻。繁忙匆促的臨床工作中,找張椅子,坐下來,聽病人說點什麼,是極為珍貴的相遇 。
圖/ingimage
一位醫學生首次披上白袍來找我報到。年輕的眼睛,好奇的想探索一切。做為臨床老師,我領著他看診查房,為他描繪未來的願景,窺探一下那些跟他有關, 尚未發生的可能性。

學生自始至終都認真學習,但這兩個禮拜我太忙,到處開會,被病人包圍,太累,沒什麼時間和他討論。他大部分時間都守在電腦螢幕前,或在討論室閱讀文獻,鮮少到床邊去看病人。

他說他有志於「腫瘤醫學」。我說,在這個領域,知識體系龐大,許多病仍束手無策。醫師要迎接許多未知的恐懼,和生命的無常短兵相接。

我告訴他,最重要是知道病人的困境何在,他在想著什麼,他內心的渴求。醫師必需移駕到床邊,傾身向前,注視病人,專注的傾聽對談,才可能得知。看著學生無辜茫然的眼神,我召喚起三十多年前的自己……

在内科值班時,明明病患狀況穩定,只需要觀察。家屬竟然跟我說:「我們知道你是最小的,啥也不會,把你們老大(主治醫師)叫來,我有問題要問他。」

我連病人生什麼病都不知道,就開始CPR,一個晚上三到四枱,一直在壓胸,彷彿這是我唯一可以勝任的事……我感到無力 ,充滿挫折感。

 我困於階級,看輕自己,覺得自己是一個「冒牌貨」。惶惶不可終日,傷痕累累。醫院有時像一個黑暗不見底,絕望的礦坑。

趙傳那首歌唱得傳神:「……明天沒有變得更好。我是一隻小小小小鳥,想要飛呀飛卻飛也飛不高……」

幸好實習的日子也不盡然晦暗。有一次跟查房,大隊人馬已呼嘯而過,我在隊伍最後面, 不小心被病人兒子逮到。他看了看我白袍上的名字。恭敬地說:「林醫師,您好。麻煩您幫我爸爸辦出院。」再補一句:「 謝謝您,醫師。」

醫師?我很少聽到有人這樣叫我。我搔搔頭向他坦承:「對不起,我現在還是見習醫學師,不能做決定,待我請示上級。」

沒想到那人說:「噢!真的嗎?可是我覺得穿白袍的就是醫師,你不要再謙虛了。」那一瞬間,我自信地把腰桿挺直了。

慢慢的,我也勝任一些雜事,生活出現小小的驚喜與勝利。某次我問完病史,和一個老先生多聊了些瑣事。他說:「住院真的把我嚇壞了。多虧醫師你來看我,花時間向我解釋,我知道有人用心為我擬好治療計畫,安心多了,種種的不舒服,也無所謂了。選擇來這裡是對的。」

病人肯定的話語,像晨曦穿透濃霧,微風在耳邊輕拂,24小時值班的疲累煙消雲散。

現在,我叫學生跨出舒適圈,不必畏縮,迎向自己的恐懼。勇敢推開病房那一扇門。保持單純助人的心,讓病人知道,你是他的醫師,你值得信賴。

你可以對他說 :「交給我吧。 我會為你最大的利益而戰。」

永遠不要忘記,住院病人是最弱勢的族群,處於人生最易脆的時刻。繁忙匆促的臨床工作中,找張椅子,坐下來,聽病人說點什麼,是極為珍貴的相遇 。

我也告誡自己,學生也是屬於易脆族群。要關心他們的進展,不要把學生晾在一邊,要好好教他們,鼓勵他。

「只要你有困難,我就在這裡。」努力做學生在暗夜裡獨行的一盞明燈,確保他走在通往光明的路上。

林思偕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