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皮膚搔癢怎麼辦?狂抓恐致傷口惡化、感染 醫曝7大臨床表現,預防與日常照護指南一次看

最新文章

more

大家都在看

more

疾病百科

more

我要投稿

內容提供合作、相關採訪活動,或是投稿邀約,歡迎來信:

udn/ 元氣網/ 名人/ 傅志遠

「說不定是弄錯了」家屬逃避現實,堅持要檢查到沒癌症!醫師怒了

傅志遠

林口長庚紀念醫院外傷急症外科主治醫師傅志遠   圖/傅志遠提供
林口長庚紀念醫院外傷急症外科主治醫師傅志遠 圖/傅志遠提供

聽健康

00:00/00:00

某天值班,接到急診會診。

一位中年婦女持續腹痛,在外院做過初步的治療但沒有改善,因此轉診到本院。看過病人的影像檢查後,我有自己的判斷,但同時也有一些疑問。

病人的膽道明顯擴張,這是典型膽道阻塞的表現,也因此黃疸指數也偏高。通常造成膽道阻塞的原因,不外乎結石或腫瘤。而這個病人的檢查中,並沒有明顯的結石,反而是膽道周邊有不少不該出現的增生組織,這樣的影像讓我強烈懷疑是膽道腫瘤。

但令人不解的是,雖然膽道阻塞,但裡頭卻有一根支架,顯然病患先前已經接受過治療。所以我必須把病史給弄清楚。病人對自己的病情一問三不知,她兒子表示三個月前因為同樣症狀去過另一家區域醫院,但關於外院的診斷、治療,都講不出個所以然。

比較明確的是,他們似乎對外院的處置不甚滿意。

「當時的醫師有告訴你們,令堂得的是什麼病嗎?」

「他們就只說膽管阻塞,然後放個支架就叫我們回家了。我母親究竟是什麼問題?」

「就膽管阻塞的處理來說,外院放的支架已經解決,但造成阻塞的原因還要再檢查。就目前的影像檢查,腫瘤的可能性比較大。」

「你說『可能』,那就代表也可能不是腫瘤對不對?如果是腫瘤,是良性還是惡性?」

「這個部位的腫瘤很少良性的可能。不過要住院做進一步檢查。」

「你所謂很少有良性腫瘤,那就是說還是有機會對不對?」

病人的兩個兒子,急切地想知道答案。家屬無非希望從我口中聽到一些比較正面的消息,自然把期望放在那可能性不高的例外。

接下來的幾天,病人陸續又做了不少檢查。但每一項都指向病人可能是惡性腫瘤,而且是第四期無法切除的型態。

最後的檢查只剩下病理切片的結果。我請放射科醫師從皮下穿刺到病患的肝臟附近,取得檢體化驗。這是個有高度風險,但又不得不做的檢查。我得用病理切片來證實癌症的存在,如果能接受化療,或許有機會延長壽命。

不過,當切片結果沒有看到惡性細胞時,並不代表病患沒有癌症,可能只是取得的檢體不足以確診,應該再做第二次。簡單來說,雖然還沒有最後的病理報告,但病人有癌症的事實已經確定。做檢查的目的是為了「證明癌症的存在」,而不是「證明癌症不存在」。這個邏輯,我花了不少時間說服家屬。

由於病情相當複雜,我打算將個案提報到腫瘤團隊會議中做進一步討論。這是一個由胃腸科、放射科、外科、病理科所組成的專家會議。因此會議所做的結論,應該是具有相當的公信力。

會中所有人一致認為,這是個無法切除的惡性腫瘤,結論和我想的一樣:當病理報告確定癌症的診斷後,就該開始化學治療。只是大家也不理解,何以外院的醫師沒有針對膽道阻塞原因做進一步檢查。

切片檢查的結果約需五到七天,等待的過程中,什麼治療也沒辦法做。雖然家屬總期待著化驗報告沒有惡性細胞,但這卻是我最不樂見的結果。因為這意味病人得再做一次檢查,再承受一次針插入體內的疼痛與風險,預期的治療又得再等下一輪的五到七天。

結果出來了。報告顯示雖然有部分異常細胞,但檢體量太少,還無法達到確定診斷的等級,因此建議再重做一次切片檢查。

沒想到,正當我準備召集家屬說明病情之時,負責帳目的書記人員,拿了一張「重大傷病確認單」給我。這表示病患的健保卡中已被註記了某項符合重大傷病的診斷,書記要我確認病患此次的住院,是否符合這項重大傷病。

病患的重大傷病是:膽道癌

這令我相當意外,理論上重大傷病是註記在健保卡上。當病患就醫時,應該就查得到這筆資料。何以住院一星期後,才出現這個診斷?

「這是昨天健保局才核准的,送審時間是兩星期前。」書記把詳細資料遞到我面前,送件醫院是病患前一家就醫的院所,送件時間是來本院就診的前幾天。

病情討論室裡,病患的先生、兒子、媳婦都在場,等我宣布檢查結果。原本我已經準備好的說詞,因為這一個突發事件有了改變。

「病理報告的結果出來了,沒有明顯惡性腫瘤的證據。」

「我就知道來大醫院檢查是對!」家屬們立刻爆出了歡呼。

「理論上應該要再做一次檢查,不過現在已經不需要了。」我面無表情地告訴他們,接下來的計畫。

「為什麼?是不是因為已經確定不是癌症了?」

「剛好相反,因為已經確定是癌症了。」

「可是你不是說,病理切片沒有看到癌症嗎?」

「可以不要騙我了嗎?你母親早就被證實有癌症,連重大傷病卡都核發下來了。」

家屬們臉色微變,但很快就恢復激動。「我不相信小醫院的切片結果,我只相信你們大醫院的!」

「我建議從現在起,清清楚楚地告訴我,你們過去的就醫過程,唯有誠實面對,我才能幫你母親。」

「我母親上星期才剛出院,但我覺得前一家醫院診斷太草率,隨隨便便就說我媽是癌症末期,所以出院後直接轉到貴院,我想再確定一次。」「我怕你會先入為主就認定是癌症,所以才保留了一些事實,就是希望你能重新客觀的判斷。」

事實證明,家屬從頭到尾都知情,我和團隊被當做猴子耍。

「因為你們不能接受事實,結果拿你母親的生命來冒險?我不計較你們騙我,但因為這樣的欺騙,導致你母親接受風險這麼高、卻又完全不必要的檢查!」

我也對前一家醫院感到抱歉,其實人家該做的全做了,我竟然懷疑他們延誤了診斷。

「我就是想要再確定一下,說不定是弄錯了……」

「不會再有檢查了,因為診斷已經確定了。」

「你真的那麼篤定?」

「你母親的癌症是中華民國衛福部官方認定的,難道你要我推翻它嗎?坦白說,過去一周所有的檢查都是原地踏步,不但沒有好處,而且傷害病患。你母親的壽命只剩幾個月,現在又浪費了一星期!」

「我要求再做一次檢查,自費也沒關係。」

「這種高危險侵入性的檢查,如果不是你當初隱瞞病情,我根本就不會安排!」我直接拒絕。「現在有兩個選擇:第一是接受事實,趕緊開始治療,說不定還有機會;要不就是出院,到另一家醫院,同樣的手法再來一次。只是現在健保卡已經註記,大概沒那麼容易成功,而且這是浪費你母親的生命。」

家屬沒被我說服,當天下午立刻出院。也沒有要求複製本院的檢查與病歷,我想知道他的下一站,另一家醫學中心?

沒有籌碼的賭徒,重新發牌豈能改變戰局?

故事講到這裡,我可以理解不肯接受事實的心情,可是看病不是商業談判,保留最後一張底牌,只會滿盤皆輸。

責任編輯:辜子桓

膽道癌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課程推薦

延伸閱讀

猜你喜歡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猜你更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