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傅志遠/開這一個 是為了救下一個

2021-10-03 10:23聯合報 傅志遠

儘管人力有限,當病患需要協助,第一線的外科醫師需要支援,所有人義無反顧堅守崗位。...
儘管人力有限,當病患需要協助,第一線的外科醫師需要支援,所有人義無反顧堅守崗位。 圖/ingimage
今年某個颱風夜,我在醫院值班。照理說該是「風平浪靜」的一晚,外頭風雨交加,大家都躲在家裡不出門,平常忙碌的急診,應該會清閒一些。

可惜外傷無處不在,年輕機車騎士與汽車擦撞,第一時間送到其他醫院,經初步處置後轉診至我服務的醫學中心。到院時重度休克,大量輸血後血壓勉強回升,電腦斷層看起來是大範圍肝臟撕裂傷,而且持續出血中。

病患狀況危急、假日又是半夜兩點,人力少之又少、又遇上颱風……所有不利因全加在一起

「血管攝影!快!」我衝到放射科醫師休息室,告知有個病人需要他們幫忙,同時打給手術室:「先讓病人做血管攝影止血,如果止不住就要馬上開刀,請先準備!」放射科醫師看過電腦斷層影像,立刻同意我的處置:「我去聯絡技術師還有血管攝影室。」手術室護理師:「我趕快協調人力,你那邊有需要立刻打電話過來。」

儘管人力有限,當病患需要協助,第一線的外科醫師需要支援,所有人義無反顧堅守崗位。

沒多久,放射科主治醫師抵達現場,雖已貴為主任,颱風夜還是在第一線值班,在我們最需要他的時候,如天神般降臨。如果血管攝影止血能成功,病人將有機會避開風險與死亡率極高的手術;相反地,若是沒辦法執行,那就真的得「拿命來拚」了!

當所有人都在忙著血管攝影止血時,身為外科醫師似乎是現場最沒有角色的人物。然而我看著這一切,看著這迷人的一切,思緒突然有點脫離現實:我何其有幸,能和這麼了不起的一群人共事。在颱風夜裡、幾乎所有人都躲在家裡休息的時候,這麼多人聚在這裡,為了挽救一條命。

「出血量太大了,血管攝影可能沒辦法完全止血,我盡量把能控制的出血都處理了。」放射科醫師告訴我。

「太感謝了。」另一頭我拿起電話:「準備開刀,我現在要把病人推進手術室!」

思緒回到現實,接下來是我的戰場。

年輕人是第五級肝臟撕裂傷,藏在肝臟後方的肝靜脈出血,也是外傷醫師最頑強的敵人。其治療困難點在於出血位置在肝臟深處,手術極難直接找到出血點;而肝靜脈和下腔大靜脈直接相連,出血又快又急。醫學文獻上的死亡率報告是80%到100%。

「病人隨時會死亡,請做好心理準備,也請聯絡其他家屬,這可能是最後一面。」我將手術同意書遞給家屬,知道接下來將是九死一生的搏鬥。

多年前,我和一位資深外傷醫師一起處理過這樣的案例,病患沒有救活,大量鮮血從我們看不見止不住的地方一直湧出。那時候我沮喪地替這台手術收尾,資深醫師告訴我:「雖然死亡率非常高,但這是唯一機會,非開不可。開這一個是為了救下一個,總是會有救活的機會。」

果然一如預期,鮮血從肝臟的大裂縫裡不斷湧出。我只能用大量的止血紗布,緊緊地將裂縫塞住,施行損害控制手術。這是對技術、耐心、膽量的多重考驗。

病人的運氣好,我的運氣也好,血止住了,後續的恢復也還不錯。

「開一個死一個」不足為懼,「開這一個是為了救下一個」才是外傷醫療的使命

急救
急診

傅志遠

林口長庚紀念醫院外傷急症外科主治醫師
長庚大學醫學系副教授
台灣外傷醫學會秘書長
知名部落客Peter Fu

延伸閱讀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