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許瑞云/我的背好痛!

2018-10-28 10:32聯合報 許瑞云

平碩來看診的時候,已經罹患僵直性脊椎炎一、二十年了,家裡還有兩位年輕的親友也都得到這個病,每次去醫院拿藥,都只是免疫抑制劑。平碩雖然覺得自己可以忍痛,但是服藥這麼久,卻沒有明顯改善,每次半夜或清晨醒來時,都感到特別疼痛,要等到起床活動兩三個小時後,痛感才會減緩,但一整天都覺得背部僵硬,原本只有下背部疼痛,最近連上背部都開始痛了。

背痛的能量往往跟恐懼不安有關,平碩說自己從小就容易緊張,很難放鬆,但他實在不明白自己莫名的恐懼究竟從何而來。有些能量會埋得很深,像是不安和害怕的感覺,好像無論做什麼事,都會莫名浮現恐懼感

我看了平碩的能量場,發現是跟他的父母有關,因為他的雙親也都很容易緊張。我請平碩想著父母,跟著我說:「謝謝爸爸媽媽生養我,我把您們的不安和擔心還給您們,您們的年代比較動盪,得離鄉背井來到台灣,生活也比較窮困。但我的年代很安全,我的生命也很安全,請爸爸媽媽祝福我。我會跟我生命源頭的土地連結(中國大陸),也會跟台灣連結,感謝這兩塊土地孕育了我和祖先。」說完後,平碩覺得手比較不痛,背部也開始鬆了些。

平碩全家都是很容易緊張的人,所以他從小就學習這樣的模式,一般僵直性脊椎炎的問題是脊椎沾黏,平碩的疼痛主要位於膀胱經,僵硬的地方也是以膀胱經兩側的肌肉比較明顯,跟個人內在深層的恐懼與莫名的緊張有關,受到父母的思維或教養模式影響,平碩對很多事都抱著擔憂緊張的心情,動不動就覺得:「糟了、慘了!」

平碩出生的時候,爸爸已經50歲了,所以平碩從小就擔心父親會死掉,直到父母往生以前,都由平碩照顧,但他心裡一直認為父母的離世都是因為他的疏忽。平碩的爸爸是在餵藥時不小心嗆到突然過世的,而媽媽則是血糖一下子飆高到八百,沒有預警的離開。

平碩上背部的問題跟悲傷與內疚有關,我一面調整他的能量場,一面告訴他:「很多事情老天都有衪最好的安排,不是人為可以控制,包括父母什麼時候會走,該走的時候就是他們的時間到了。畢竟很多人嗆到也沒有死,有人血糖飆得再高也沒有走,很多事情就只是時間到了而已,跟我們怎麼做沒有關聯。時間到了,人就會以各種方式離開,去到下個旅程。肉體有生就有死,我們只是來世間學習,最後都要離開,進到下個階段。」聽完之後,平碩感覺整個上背部鬆掉了,但下背部還是很緊繃。

平碩下背部的緊繃跟擔心太太孩子有關,他很容易因為擔心害怕而想要管控。我請平碩想著太太和孩子,跟著我說:「我不需要擔心你們,我不需要管控你們,我只要祝福你們就好,畢竟每個人有自己的生命選擇,你們都大了,我尊重你們的選擇。我們只是來地球玩一玩而已,你們也不會真的壞掉,所以我把責任還給你們,我們都很安全。我只要祝福你們就好。」說完之後,平碩覺得下背部也鬆掉了,整個人感到難得的輕鬆。

我告訴平碩,回去之後不要又胡思亂想,對家人不要想管控,也不必擔心,只要祝福他們就好。建議常做DVD裡膀胱、腎、三焦的能量運動。五天後平碩回覆,他不敢置信回去之後居然都沒有復發,只是還沒有時間練習DVD,但之後一定會找時間做。

臨床經驗裡,大多數疾病只要身體沒有發生永久性變化,例如骨骼嚴重扭曲變形,或器官整個壞死,多數都有逆轉的可能,但還是要找出病源,從根源改變。病人會好靠的不是醫師,而是自己願意改變,才能走出生命的困境,疾病往往是生命給予我們的珍貴禮物

僵直性脊椎炎
背痛
許瑞云
醫師公衛

許瑞云

慈濟醫院一般醫學內科主治醫師

延伸閱讀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