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40歲男人每天堅持晨跑4公里 對身體好還是不好?

咩姐.come on/母子互相折磨一輩子,該怪誰?

2016-04-13 11:10聯合新聞網 咩姐.come on

圖/咩姐
圖/咩姐
醫院這個地方,是個濃縮的小型社會,人們來來去去,每個家庭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

在父母的愛當中成長的孩子,也許不一定溫柔體貼,但至少,大多數都能擁有辨別是非的能力;但在寵溺當中成長的孩子,又會變成什麼樣子?


中午,我打開持續關閉的病房房門,迎面襲來的是濃重的大便臭味和許久未洗澡的身體酸臭味,兩者在室內巧妙地混在一起--難以言喻的味道,讓戴著口罩的我差點大聲作噁。我快步走向窗戶,用力拉開緊閉的鋁窗,口中碎唸著:「誰啊,我不是才打開嗎?為什麼又關起來了,臭死了!」

醫院的窗戶並不能像家裡的窗戶一樣完全打開,聽說是為了防止病人輕生從窗戶跳下去。我個人覺得這種安全機制很聰明,畢竟醫院中充滿了久病厭世的人,誰都不能預期他們會做出什麼事。然而為了安全,窗戶最多只能打開五公分,在某些時候也著實讓人感到困擾,譬如現在--濃郁的惡臭要從五公分的縫隙散去要花多少時間?

「我……剛剛關起來的,我怕風吹進來……他會冷……」回應我碎唸的,是個個子矮小的阿嬤。她語氣顫抖,彷彿我剛才說了一句威脅她的話。她頭上的白髮在日光燈下發亮,佈滿青筋的雙手無助地相互抓緊。

我知道阿嬤很可憐。

「阿嬤……」我放低了聲音,想表達我並不是在責怪她,話還沒說完,耳邊傳來大罵的話語。

「X你娘咧!X你媽的X!我叫你把我放開!」

不堪入耳的髒話。

我順著髒話的來源看去,病床上,一個乾癟的男子在橘色床墊上不斷蠕動。他的四肢被約束帶綁著,身體呈現大字型。把他五花大綁的人不是別人,就是我。不這麼做的話,他會把身上所有的管路(靜脈針、尿管)全都拔掉(他過去24小時已經各別拔掉了兩遍),然後用他那無力的雙腳下床,像狗一樣在地上到處爬,不受控制。

男子是個吸食強力膠的毒蟲,從十八歲開始,一直到現在五十歲。他被推床送來病房的時候,油膩的頭髮結成一條一條、綠色的眼屎卡在兩隻眼睛的眼角、嘴角的口水不斷滴落,推床的床單也被他的尿浸濕,臭氣襲人,當下我們每一個人都不知道該無私地徒手移動他,還是先戴上手套和穿上隔離衣。

長年吸食強力膠的結果,是中樞神經受損,男子眼神呆滯、精神恍惚、無法控制情緒、喪失自我照顧能力,一整天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睡覺,醒來就開始大吼大叫,只要不順他的意就開始罵髒話和打人。才剛換的床單馬上又被他的大小便弄髒,他的指甲縫裡也塞滿了咖啡色的糞便。雙人房的健保房,充滿他擾人的噪音和混雜的惡臭,他的隔壁病床完全沒辦法讓其他病人入住。

照顧他的,是他的老媽媽,是高齡八十五歲的老媽媽。

老媽媽每天早上六點來到病房,她佝僂著背,讓原本就矮小的她顯得更渺小。她踩著小碎步送早餐給男子,雖然大部分時候男子都沒吃完。他不想要吃早餐,只想要一樣東西--強力膠。

「X你媽的,X,叫妳拿來給我是沒聽到喔,X!」男子對老媽媽大罵。

「這裡是醫院,你不要這樣,你不要這樣。」老媽媽顫抖地站在床邊對他說,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

看著一個老人家被自己的孩子這樣罵,任何人看了都會覺得可憐。然而年紀漸長,有一句話我卻能夠認同,「可憐之人必有其可恨之處。」

男子要老媽媽拿來的,是強力膠,而長年供應他吸食強力膠的人,就是他的媽媽。

男子是家中排行最小的孩子,也因為高齡得子,從小就被媽媽捧在手中寵溺著,想要的東西伸手就可以得到。十八歲那年,他從朋友那了解到強力膠的「美妙」之處。於是,他開始伸手和媽媽討強力膠。

從來不會讓小兒子失望的媽媽,即使知道這件事是錯的,還是順他的意了。一錯,就是三十二年。

我想起小時候,當我想買展示櫃裡的玩具,卻被媽媽拒絕。

「你已經有很多個相同的玩具了。」媽媽這麼說。我在店裡大聲哭鬧,希望藉此讓媽媽屈服。她蹲下來,盯著我哭紅的眼睛說:「你這樣做是沒有用的,該買的東西媽媽會買給你,但不該買的東西,不管你怎麼吵鬧都是沒有用的。」

媽媽總是這樣,愛我卻不寵我。

孩子們需要的,是耐心的愛和教育,而不是無限的縱容和寵溺。

「X你媽少跟我說那麼多啦,叫妳拿來就拿來。」被五花大綁的男子只剩下一張嘴可以囂張,他一邊罵,一邊流著口水。

「你不要這樣,在這裡真的不可以,你這樣子很丟臉。」老媽媽低著頭。

眼前的景象令人不忍,我拍了拍老媽媽的肩膀,「阿嬤,妳先出去一下吧,他現在這種狀況,沒有和他辦法講道理的,妳在這裡不會有特別的幫助的,妳先出去吧。」

老媽媽猶豫了一下,點點頭走出去。踏出房門之前還回頭看了床上的男子一眼,滿頭白髮在日光燈的照射下發亮。

經過兩週的治療之後,男子出院了,他的內科症狀已經治療到一個段落:腎臟功能雖然和健康的成年人相比之下仍然差了一些,但比住院時改善許多,接下來只需要用藥物控制即可(雖然我很懷疑他可會按時服藥);剩下的是他受損的精神狀況,然而那是長年吸食強力膠,毒物累積在身體裡所造成的,已經不是短期的醫療可以挽救的了。

男子出院時,老媽媽跟在救護車人員後面小碎步走著,經過我的時候,她小小聲地對我說了謝謝。我看著她小小的背影慢慢遠去,心中想著:「這兩個人還要互相折磨到什麼時候。

男子和老媽媽,誰該怪誰?

雖然有點不盡人情,但事實上這兩個人的人生,走到今天這種局面,彼此都不能怪對方。

圖文漫畫
咩姐.come on
強力膠
毒癮
中樞神經

咩姐.come on

由咩姐與牛皮共同經營的臉書專頁《咩姐.come on》,一個畫畫一個寫作,一個爛軟一個積極,一個粗線條一個少女心,一個讓你噴飯大笑一個一不小心就讓你淚留滿面,兩人個性迥異目標是一同攻佔你的心。

延伸閱讀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